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監警會的其中一個迷思與出路

2019/11/1 — 21:45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耳熟能詳的八個字。

這八個字幾乎已成為民間主流民意。但筆者一直對此抱開放態度。

不是我不支持。五大訴求由反送中運動開展至今,由本來帶有開天殺價的味道,在政府煽風點火的處理手法下,全部變成有理有據。但我認為社會的有識之士有責任探討五大訴求以外的其他出路,哪怕並不一步到位解決亂局,但這些「五大訴求以外」的討論絕對值得政府參考。

廣告

五大當中其中一個訴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筆者 200% 支持。但想深一層,社會渴求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市民對現有的監警制度失去信心。

改革監警制度,絕對是政府與市民重修舊好的其中一個關鍵。

廣告

健全的監警制度包含三個元素:獨立於警方的調查及檢控權力,執行上的資源,以及監察整個運作的獨立性。後者可由行政長官委任真正獨立之士所補救,但長遠要讓監警組織成為有真正監察力而非紙老虎。現行監警會 IPCC 其實除了需要獨立的調查權力/檢控權,很多人都忽略了執行這些調查所需要的資源。

IPCC 並無主動調查的權力能力,故此一直以來的前綫工作主要以 audit 為主,常規人手可以應付。至於處理投訴的實際調查工作現依賴警察投訴課,這安排讓負責調查的人力資源既有彈性調配,亦可確保調查員有調查相關刑事案件的經驗。

但這樣的安排明顯有利益衝突,已經不可能再為港人所接受。套用我常說的一句:「警察如果可以自己查自己,當初就唔會有 ICAC。」 故此坊間普遍呼聲要求監警制度有獨立於警方的調查及檢控權。但就算讓 IPCC 有獨立的調查權,到底需要多少人手編制才可行? 同時,哪裏找來這麼多有相關調查經驗的人才?

平日充裕的人手,在社會一旦發生反送中之類的衝突時,根本不可能應付過來。而且就算招聘有刑事調查經驗的警察入 IPCC,這個 pipeline 既不穩定,人手編制也欠缺彈性:過度招聘,太平時代會浪費人手;招聘不夠,又難以處理突然增加的案件。

這一直是坊間討論改革警隊以及監警制度的一個盲點。到底如何改革,才可同時滿足監警會調查員所需的培訓及經驗,又不浪費政府資源呢?

本來有人提出過,將整個監警工作交由廉署負責。畢竟廉署的成立就是要監察警隊貪污問題。事實上,IPCC 的前秘書長朱敏健以及副秘書長梅達明俱出身於廉署,有豐富的調查經驗 — 梅先生更出身於警隊,對警方處事的手法有相當了解。

但貪污案件的調查畢竟與其他刑事案件的調查工作不一樣:例如轟動全港的荃灣警員槍擊事件,如交由廉署處理的話,其調查員就不可能有相關的調查經驗。但綜觀全港,亦唯獨廉署人員有長期監察警隊的經驗及準備。

筆者認為難有兩全其美的方案,但看來最好的方案是由廉署挑選適合的調查員接受監警訓練,讓他們了解貪污以外的其他刑事條例。培訓人員除了靠內部建立經驗外,還可聘請退休警官,以及邀請海外專家。如此在廉署編制以內建立一個監警的人才池,供改革後的監禁會執行部門按實際需要借調及輪換。人才池的其他人平常在廉署內繼續廉署的工作,但萬一遇上大型警民衝突的話,要處理的個案大幅增加,人才池就能發揮作用,為監警工作提供充足人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