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資料圖片)

【放寬非本地醫生】張宇人私人草案更「進取」 倡涵蓋非永久居民 不須同時懂英語、廣東話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4 日)在立法會公布,政府將在第二季提交修訂《醫生註冊條例》草案,引入更多非本地培訓醫生,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今(5 日)到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介紹立法框架。飲食界議員、自由黨張宇人同時亦提出私人條例草案,建議政府進一步放寬門檻,包括輸入非本地培訓醫生不限於香港永久性居民,外地畢業的港人,或港人子女醫科生可回港實習等。張宇人又指,外地醫生並非一定要同時掌握英文和廣東話,「當然識英文就必然啦……醫管局而家仲要請識英文同識廣東話,正正收窄晒你可以請到嘅專科醫生。」

現時外地醫生來港,要通過執業試和實習一年才可獲本地註冊資格,若持認可海外專科資格,並於公立醫院、衞生署或兩間大學醫學院工作三年,雖可豁免實習,但仍要考執業試。惟現時無論政府提出的修例建議,或張宇人提出的私人草案,均對符合特定要求的外地醫生,免去考執業試的要求。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指,本港醫生人手短缺嚴重,將成立委員會,擬定約 100 間認可醫學院名單(見另稿),名單內畢業的香港永久性居民,符合條件後,可免除執業試來港,先行在公營醫療機構工作。

張宇人就《醫生註冊條例》提出議員法案,則建議賦權食衞局局長「認可」水平不低於「執業資格考試」,或本地醫科畢業生水平的外地頒授之醫科資格;容許取得該等資格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或永久性居民的子女,畢業後可回港實習,享有與本地醫科畢業生同樣的免試執業路徑。另外,他建議在衞生署,醫管局或兩間大學工作的外地注冊醫生,連續受僱不短於五年後,可免考執業試,取得正式香港執業資格。

陳沛然質疑修例屬政治決定

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均發言支持政府及張宇人的修例建議,甚至傾向支持張宇人。民建聯梁志祥明言,對政府提出輸入醫生必須為永久性居民,他「未必會支持」,認為在此要求下,增加的人手有限。民建聯葛珮帆亦指,政府條件是香港永久居民,最終未必有許多港人醫生會回來,希望政府放寬,只要合資格醫生便可來港執業,強調業界的「保護主義」無法「救命」。

建制派議員又提出,政府的認可醫學院名單委員會組成,不應大部分為醫生,梁志祥指,屆時「利益主義已經蓋過專業要求」,不能作出專業決定。民建聯蔣麗芸甚至反對制定 100 間認可醫學院名單,「可能有時個學校渣啲,但出來個人做得好好」,認為應由專家小組把關人才質素,直斥「(政府)你咁樣係框住自己,我絕對反對,根本不可行。」

保險界議員陳健波指,現時由於政治、資源等原因,許多外地的醫科畢業生沒有實習機會,「好多香港人仔女好彷徨」,認為他們應與本地醫科生享同樣待遇,希望政府修例可「擴闊到好似張宇人嗰個咁」。

醫學界陳沛然發言時,表明對有關修例感到失望,他指,醫生在這一年好努力抗疫,「根據過往經驗,每次傾呢樣嘢,都會引起唔同社會討論,或政治風波,這是一個政治決定。」他要求修例要舉行公聽會。他又指,醫生註冊考試的成立是由於 97 年香港回歸,質疑修例後免試,「係咪去返 97 前的情況?」他指出,過去在有限度註冊下,多數海外醫生會選擇在大學工作,不會到公立醫院最「爆煲」的地方,「在現實環境上,(修例)幫唔到我哋」「希望政府聽清楚,我哋想要啲乜嘢……政府用咁大動作,改一個行之有效的考試制度,不知道對未來的醫療水平帶來多大影響,可能係會得不償失。」

張宇人:不考試不等於「醫死人」

張宇人最後回應時指,市面上多數報章社評,都支持放寬外地醫生來港門檻,不贊成政府提出必須是永久性居民的要求,亦認為不須一定是特定醫學院畢業,「啲魚,你攞網去撈,但係得咁少,你撈得幾多?」他又指,外地醫生並非一定要同時懂英文或廣東話,他不點名引述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我今日都聽到好多啲醫生,有個唔知姓馬嘅,不停咁講『佢識唔識英文』咁,當然識英文就必然啦……醫管局而家仲要請識英文同識廣東話,正正收窄晒你可以請到專科醫生來。」

張宇人又回應陳沛然指,有限度註冊的醫生即使在大學研究,亦要到公立醫院工作,亦可用兩成時間看私家症,「唔係好似啲醫生咁,噏得出就噏,驚唔考試就醫死人。」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國際上只有極少數地方只透過考試才能註冊,大部分會提供不同途徑,「現在香港希望可以與時並進。」她強調,政府非常關注、亦要求有質素的醫生來港,但並非只通過考試一個方法,他們來到公營醫療機構工作,當中涉及對他們的評核、整體工時、本身在外地已是註冊醫生等,都是考慮是否有質素的因素。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