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棄美國護照 不是值得與否的問題

2020/6/21 — 10:12

岑敖暉

岑敖暉

1993年6月11日,我在美國紐約出生。

二十多年來,我在香港長大、在香港生活。

為了參選,我正在辦理放棄美國國籍的手續。美國國籍一旦放棄就是放棄了,這是一個不能逆轉的決定。

廣告

為了參與一條議會戰線,在如今的關頭,放棄一本美國護照,對很多人來說大概是愚蠢的事。說實話,在好一段時間中,我也在掙扎:這真的值得嗎?

但這終究不是值得與否的問題,而是自己是誰的問題,是自己的歸宿到底在哪的問題。想來想去,還是如此覺得:想跟身邊的人一起,繼續留在這裡。

廣告

因為就算可以輕易地到自由的國度開展新生活,那份自由,都終究不會是自己心中所渴望的自由。唯有在自己最珍重的地方,建立起那份共同屬於我們的自由,才是一份真正有意義、對自己重要、對彼此重要的自由。而這些,只能實實在在地在自己的家園建立。

要在這個最壞的時代,逆流對抗強權,建立所嚮往的民主,只能靠我們每一個人在自己的範圍裡,奉獻出自己的所有。

既然我認為議會戰線是眼前其中一條重要的戰線,既然我認為自己有力貢獻些甚麼,就應竭盡所能投身其中,哪怕最終落得一無所有。

那麼,這個決定之於我來說,就是一個最合理的決定。

而當我們回望,在這場運動的手足,何嘗都不是在每條戰線竭盡所能,何嘗不是斷盡自己所有後路,甚至已經陷入絕路呢?

六年前,我們在盛夏的街頭高舉「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橫額。我仍深信著這十二字,我仍希望在此繼續抗爭。

我是一個香港人,我希望在這個城市奉獻,即使代價或許是不能想像地巨大。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