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先止暴,社會才能制亂

2019/11/8 — 11:3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德國之聲記者訪問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追問香港勇武派暴力抗爭的合法性。年輕人面對國際媒體經驗不足,不能對記者有意識的挑戰作出回應,顯得有點底氣不足。

暴力有雙重性,有正義的暴力,也有非正義的暴力,抽象的籠統地談暴力是沒有意義的。北京六四時,軍隊對人民正義訴求的暴力鎮壓,當然是非正義的,人民對軍隊的暴力以暴力回應,那是正義的。因此要談論暴力,要先分清楚是政府的暴力,還是人民的暴力,暴力的起因﹑發展的過程﹑損失的性質和程度等等。

平民違法的暴力,政府可以合法制裁,但政府違法的暴力呢,平民用什麼制裁?

廣告

如果不談政府的暴力,勇武派的暴力當然是錯的,但如政府違法使用過度暴力在先,勇武派的暴力就只是對政府暴力的回應。暴力的源頭在政府那邊,不是在年輕抗爭者這邊。

記者問:如果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是錯的,為什麼示威者使用暴力是對的?為什麼?很簡單,如果示威者不以暴力回應政府的暴力,那就意味著示威者永遠捱打,永遠屈服,永遠受壓迫。示威者要反抗,除了繼續和平示威,以及開展種種不合作運動之外,以適當的暴力回應政府,那是正常人性的反應,是平民對專制政府非正義壓迫的正義反抗。
警察傷害市民的身體是合理合法的﹑有必要的﹑正當的,市民的反抗卻必須讉責,天下有這樣的情理嗎?

廣告

這位德國記者特意混淆是非,他只是要挑戰受訪者,可惜受訪者沒有有力的回應。

政府有合法權力壓迫人民,有合法武器鎮壓和平示威,平民既無權力也無武器,有的只是為真理不惜犧牲的精神。如果連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那平民只有束手就縛,只有認命,只有接受永遠被殘暴統治的結局。

從一開始,政府就使用過度的暴力,隨後的發展,都是政府提升武力,示威者才以武力提升回應,直至警察直接開槍。稍微了解這場運動暴力發展的過程,便可明白民間暴力與政府暴力根本不對等,至今沒有一個警察受到身體的嚴重傷害,但有多少示威者重傷危殆,單以此對比,便足以證明。

香港要止暴制亂,一定要先由政府做起,政府有政治責任,有主動權,有行政權,政府要管束自己的暴力,要守法,這是一個文明社會對政府的基本要求。政府如想平息香港暴力浪潮,只有先回歸傳統的香港法治,約束警察的暴力,然後,民間對政府暴力的收歛自會作出回應。相反的,如政府一意孤行,不斷提升鎮壓的力度,甚至期望以大陸的那一套「暴力執法」行之於香港,那只會激起更強烈的公憤,暴力便不可能平息。筆者相信,只要警察收歛,民間的抗暴也會收歛。

當然,這只是筆者一廂情願,在香港警察由大陸公安部直接指揮的今天,只怕警察暴力會再升級,林鄭下台前要維持強硬管控,看來香港的暴力不容易退潮。

關於目前香港的政府暴力,和理非還是缺乏有力的對外宣傳,以至外國媒體和政府都有誤解,應該加強這方面的工作。

與此同時,筆者也認為,勇武派應該更聰明地抗爭,不要做過多無謂的犧牲,避其實攻其虛,揚己長制其短,與此同時,也盡可能減少「私了」和「裝修」的行動。除非現場挑釁者暴力傷人,否則可以說理辯論,但不要動手傷人;而對某些藍營機構的裝修,則可以由黃絲經濟圈的罷買來代替。可以用和平手段的,就不要用暴力手段,可以用低一級暴力的,就不要用高一級暴力,也就是說,在暴力問題上,要盡可能約束自己,一則減少自己的損失,二則也減少負面的政治影響。

在沒有大台的今日,又缺乏調解機制,既要長期抗爭,就要有可持續性的對策,一味硬衝硬拚不是長遠之計。筆者認為勇武派的犧牲已經足夠多了,反而和理非長期的不合作運動,有更強的韌性,更廣大的社會基礎,還有更多發揮空間。

固然,中共會不斷以蠶食的手法,令香港原有的政治生態變質,更嚴厲管控香港人的抗爭。但香港畢竟不是大陸,西方國家在這裡有巨大利益,中共在這裡也有巨大利益,香港玉石俱焚的代價,任何一方都要承受。因此,最要緊是堅持,不管形勢多惡劣都不放棄,然後看看各方博奕之下,香港有沒有機會重出生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