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市場雙失靈ㅤ庶民自救唯互助

2020/2/6 — 18:48

我聽一位工會朋友跟我說,外判清潔工不夠口罩使用,有人去找食環署協助,官員答曰:這是外判商責任。但目前供應奇缺,外判商買不到足夠口罩,或者積存備患,也屬正常吧。此時還叫人靠市場食自己,正是落雨收傘的惡人惡行。

防疫物資,實物配給

市場有很大效用。然而,凡是戰略性物資,凡是處於瘟疫、戰爭、天災人禍,這時市場就會出現局部或大部失靈(market failure),需要政府補上。市場交換基於自利,自利本身可以很正當,但在出現上述危機時,關鍵防疫物資純粹靠市場分配,便一定造成囤積居奇,供應不足等困難。何況,市場調節有個局限 — 它按金錢分配,無錢莫問。資本主義自然是金錢掛帥,但在瘟疫時期,放任金錢掛帥就是聽任災難發展。病毒不管貧富,碰之遭殃。若清潔工沒錢買口罩,病毒就會加强傳播,結果全社會買單。

廣告

現在連澳門政府都做得比林鄭好,實行口罩配給,確保人人有罩,人人安心。這本是公共權力的本意。反觀香港,在市場失靈之外,正經歷最壞的政府失靈(government failure),不過不是因為政府干預市場而失靈,而是因為應干預而不干預而失靈。[1] 林鄭之罪大焉。

網上有消息說大陸地方政府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 45 條,直接徵用快遞公司代運的口罩。看來,大陸政府有所作為,正在調集口罩給民眾?不過稍微熟悉國情的人都知道,在多數情況下,黨官只會私分或者牟利。而那位發貨人有無按照法律獲得足夠賠償,也是很大疑問。黨官要麼不作為,要麼亂作為,所以大陸現在危機的核心,同樣是政府失靈。畢竟,香港雙失靈不過是大陸雙失靈的餘波而已 — 因為香港自治權早已被北京掏空大半。大陸政府當然要保護香港的自由市場,更確保林鄭繼續不作為,因為這樣才能確保黨官有條逃生路(從買乾淨奶粉到來港治病或者轉飛外國),又確保繼續干預香港施政。

廣告

政府為人民幣服務

政府與市場雙失靈,意味公共權力及重要經濟資源,全部被黨官裹挾,為己所用。政府連最後一點公益作用也丟失,因此最後一點的公信力也消失了。在最需要公共權力提供起碼的公益用品(public goods)的時候,普通人得到的卻是黨官更猛烈的打壓。人民的恐慌,包括昨日瘋狂搶購廁紙,皆由此出。他們本來就被政治打壓到只剩下自己的私生活,一旦風吹草動,便只能、只會拼命自救。但這也是社會解體,陷入大混亂的第一步。

市場有其作用,政府也有一點必要性,但都必須置於民主監督之下,才能發揮正面作用。但回頭談瘟疫,瘟疫倒是不能光靠民主,更不能光靠民意的,而是特別需要醫學專家的意見。可以說,對抗瘟疫,特別需要上述三者的密切配合 — 共同在理性指導下共度時艱。但中國體制可怕之處,正在於它具有神權特徵,以為自己全能全知,狂妄自大到反理性反科學,所以才會有大躍進鬧劇,才會連大科學家錢學森都要為其歌功頌德。現在不過歷史重演,所以八位警告疫情的醫生首先被捕,而不是得到政府支持抗疫。林鄭不過是神權政體下的地方小祭司而已。

研究自製防毒口罩

政府徹底爛掉,人民只能自救。說不定從集體自救中,可以創造出新的健康力量,重建社會。反之,大家若只聽從自利的本能,只會大家都受罪。本來全港口罩存貨足夠人人使用、直到有新貨推出為止,卻由於盲目搶購,結果大家都不夠用,都成為囤積居奇者的受害者。即使自家有足夠存貨,但由於越來越多人沒有口罩,結果也令到病毒更加肆虐,令口罩的作用大大減低。在這個時候,民主派更加需要鼓動公民精神和公益,促進合作共贏,而不是互相競逐。具體操作,就是向上則繼續施壓政府,向下則鼓勵基層市民發動互助合作。向政府施壓方面,根據上述,市民的確大有道理迫使政府就口罩實行實物配給,萬勿受市場萬能論蒙蔽。就鼓勵互助方面,社區組織、區議員、工會、黃色廠家,可以研究和組織義工自行製造有防毒功能的布口罩,首先供應弱勢社群。現在網上已經出現有關訊息,希望好快就有更多切實可行的辦法。

 

[1] 此處是套用《政府失靈》的詞語,而非承襲其理論核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