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最怕是價值系統的重整

2020/9/17 — 10:5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其實不只是香港,每一年有名人過世,全球網民都會問:「今年怎麼了?」,每年都帶走了太多,尤其這個2020。

面對死別生離,我們總有短暫的大徹大悟,例如,嗯一定要珍惜眼前人云云,打個電話畀老母,幾日後又講不到幾多句。

悲劇總是叫人反省,我們現今的價值系統真係必要嗎?例如,人都要死了,還努力供什麼樓?又例如,大學都化灰了,為何要考DSE?

廣告

但細心一想,大學管理層的問題,和大學本身雖是千絲夢縷,但不可以完全綑綁。書是要讀的,考大學有其意義,只是DSE的存在叫人費解。

這就是價值系統的重整,想入U的仍然要努力考,但目標不是「考好DSE」,是要「入大學」,或者更深層的追求。

廣告

在破與立之中,能夠將悲劇化為啟發,甚或在悲劇前明白社會缺失的,少之又少。而轉為行動的,就更難能可貴。

那麼,發現香港玻璃一樣的繁勞和安定裡,原來沒有自由。然後把讀書、買樓,向上爬等等傳統價值捨棄,以死相搏換取民主的,就是我們的先驅了。

而這些先驅,很多都變成被捕者。有人流亡,有人罪成,有人失去聯絡。有醫生被捕,有國泰機師遭控暴動,這些舊社會的典型成功人士,為什麼要走到這一步?

他們沒有因為這個2020改變,或者是2019,也許是更早的某年。

一個社會根本的改變,就是價值系統的崩壞與建立。政府失去了人民信任,警察變成了百萬人公敵,國與家分得這麼遠,三權原來已玩完。

政府很努力改教科書、控制教育系統、收編大小媒體,宣揚後真相的歷史2.0。

藍絲會信,樂意至機。黃絲打死不信,什麼政府話聽日有太陽,地球有氧氣,都唔信。

去年林鄭調整按揭政策,方便中產上車做樓奴,結果高風險按揭,借到盡博買中產樓的人急升。這些人若有黃絲,首期已畀,供樓極難,又怎樣看待「攬炒」二字?

林鄭就用盡方法把香港人留在舊系統裡,現在明白價值觀的重要了吧?而為什麼世界各地民主運動,學生角色都如此重要?

因為學子仍未被傳統的奴役價值綁死,他們望見也嚮往自由。所以截至今年6.12,近萬被捕者有38%都是學生。

世事從來如此,今年2020帶走的太多了,如同97後的每一年。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