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沉迷暴力 抗爭運動不息

2020/5/13 — 13:5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Jack Pun】

武漢肺炎疫情開始放緩,港人壓力稍息,但因制度暴力、警察暴力的肆虐,內心卻不得平靜。上週末短短幾日內,先有立法會內工聯會議員郭偉強襲擊泛民議員陳志全,導致其椎間盤移位。後有泛民議員鄺俊宇,在無任何攻擊性行為的程況下,遭防暴警察推撞倒地兼飛膝壓頸。踫巧兩次襲擊事件皆有眾多傳媒在場直播,全港人親賭兩位議員受襲經過,從影像片段可見,施襲者傷害他人身體,並非出於自衛或執法需要。一個是建制派議員,一群是防暴警察,兩者都不顧身份肆無忌憚行惡,而事後政府沒有任何官員出來譴責有關行為,這些人膽敢如此囂張,豈無原因?

我們試想像一下,如果受襲的是建制派議員,建制一方的反應會是怎樣?立法會保安大概會即時阻止吧?建制派議員和政府應該會立刻見傳媒痛斥暴力行為吧?警方大概已立刻進入立法會拘捕涉事者吧?律政司也當然會立刻飛撲出來表示法治不容暴力衝擊了。但原來只要是建制議員施襲,而受襲的又是泛民議員,政府就會視若無睹。容許這樣的事發生在立法會,正是對法治的踐踏。而無論是立法會主席、立法會保安處、特區政府行政機關、特區政府高層、律政司和警察,都是這荒謬事件的幫兇,是構成制度暴力的元素。

廣告

至於防暴警察對鄺議員的襲擊,完全是足以致命。鄺議員當時究竟做了甚麼危害公眾安全的事,以至防暴警察必須要從後把他猛烈推倒在馬路,然後還要被另一警員飛身用膝壓頸?頸椎是人身要害,受傷可大可小,出這樣的重手,怎能解說是出於拘捕需要?連立法會議員也可當街打成這樣,普通市民一旦遇上兇暴警察,豈不是動輒會被打至重傷?任何未經法庭定罪的人都只是疑犯,警察公然濫用私刑,這不是明目張膽在破壞法治嗎?當然,只因受襲的是反對派議員和市民,對警察種種濫權違法行徑,政府又是不置一詞了。

從去年反送中運動至今,政府最愛強調反暴力,但越來越頻密的事例顯示,最沉迷暴力的正是政府自己,他們以為只要手執合法武力,就可無視市民對不公義不民主制度的控訴和反抗。即使市民在走盡和平對話之路後發起大型抗爭,政府仍然拒絕回應民意,反而越發放任警察向市民施暴,只想市民因恐懼而放棄抗爭。其實政府豈不知道甚麼才是真正的黑暴?警察裝備精良,即使部份抗爭者也有暴力行為,但其實還是以卵擊石吧?鏡頭那些被警察當街打至血流披面,手腳骨折的抗爭者所受的才是名乎其實的暗黑暴力!如今警察的暴虐已至此境地,連假日中的商場也成了行刑處所,請政府不要再厚顏談甚麼止暴制亂了,因為它自己正是暴力的源頭!

廣告

既然政府放任建制和警隊向市民施暴,堅持與民為敵,那麼市民也別無選擇,只能繼續抗爭,並以制裁這群用暴力傷害市民的警察和官員為目標,不言敗,也不退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