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派錢是徒然 寬免才可恢復元氣

2020/4/26 — 13:25

當經濟不景與危機的時候,政府的角色就很重要,不是說政府怎樣幫忙派錢紓困,而是政府是否會主動取消不必要的消耗:包括寬限租稅,寬限一切東西的限期,以低成本的方式盡可能減少官司,徹消不必要的管制,讓民間自救。

比方說口罩,歐盟想要自救,就要暫時寬免非歐盟標準的口罩進口,又或者是世界大戰時期勞工短缺,就取消限制對婦女選舉權限制解放女權而變成勞動力。一個回復的時代,就是一個寬容的時代。

所以「寬免」是政府回復元氣的主要責任。

廣告

這也是香港會在這次危機中萬劫不復的原因,香港現在有一個極度僵化死板,以為規則是神聖的,按條例按章工作就可以不顧後果任何做事的政府。以及一整個對此完全沒有意識,不感到有任何問題,只懂像機器一樣執行條例的公務員系統,一個完全沒有腦袋的議會,一個基本上無異於機器零件的特首。

他的運作會粗暴的破壞任何自救的可能,因為經濟不景而被趕出去?誰叫你沒交租?但如果你因為瘟疫失業而交不了租情有可原嗎?他不會管。你的稅遲交?他的稅單還是要你立即來,然後再發出大量的告票。司法系統過載?他只會不斷告人,然後不斷還押,令所有人都要等幾年,像排公屋一樣。

廣告

香港是個一切拉到極限才能「生存」的社會,連劏房的租金都可以吃掉一個人的收入大部份,只要客觀無法做到極限,就會出現大量連鎖爆破。

香港政府就像一道失控的電梯門,電梯門原本不應該能夾死人的,有人在中間就不會夾下去,因為他本來就有防止傷害人的機制。但香港政府因為短視自大而除去了,那他就變成一道會夾死人的電梯門:一個沒有任何牽制的運作,電梯門就能變成殺人機器,它並非故意殺人,只因為粗糙而不顧效果,而變成大量殺人。

他不會顧慮你因為瘟疫受害而導致任何守不了規則之處,就像陳勝吳廣因為天雨而遲到,規則叫他死,香港人就會一堆人跑出來說「是你不對規則就這樣寫所以你死是你的問題」。

道理超越規則,人性超越規則,寬容而不是嚴刻,這是自救之道,但這件事不會發生,香港人對人的嚴刻以及對規則的死守崇拜,將會釀成巨大的連鎖災難。釀出災難的人會完全不自覺自己在破壞社會,他們都只覺得自己是不偷不搶,按本事辦事,盡忠職守的好人。而這些「好人」比任何搶匪,小偷,做出更大的破壞和更殘忍的事。

有時不偷不搶才是人渣垃圾。

這並不是只有林鄭的錯,難道期望她能搞出「大和解」的人沒有錯?難道整個上層公務員架構有人意識到問題?難道基層的公務員有考慮過要怎樣做到多一點寬容?難道一大堆支持這些法律的人,會考慮整套法律可以完全是一個無聊的錯誤?

寬容而靈活的領導,在上一代的香港中是很欠缺的,只有一堆不同種類的腐儒,刻板官僚和 mean 精。

政府派錢是徒然

香港政府要抒困,你怎樣派錢都是徒然的,首先你沒辦法派到需要的人,派錢往往只會導致更大的傾斜,而已經損壞了的商業模式,就算派錢也不能復活的。就像臺灣的裕隆,你再給多少錢都只會惡化。派錢,只是有限地幫到一些真的立即會死的個人,例如乞丐。

錢只有依附在有效的經營模式上才有意義,錢對於已經無效的經營模式,就只是稍為延長一丁點壽命,但他滅亡的方向是不會變的。盡快創造有效的新經營模式,吸引外資,才是錢應當的用途。

而創造有效的新經營模式,就必須盡可能解除不必要的限制,也就是:減少法律。

作者 Facebook

(標題及小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