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示範如何斷章取義

2020/5/4 — 11:31

【文:未忘人】

面對各國譴責港共政權打壓異己,港共政權於勞動節再次出稿還擊,[1] 並重申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必要。於洋洋1,800字的新聞稿中,政府先後援引世界正義工程《2020年法治指數》及美國傳統基金會《經濟自由度指數》的數據以作支持,但未忘人在翻閱報告時,卻發現政府的說法是明顯的斷章取義。

政府於新聞稿中以香港於《2020年法治指數》中位處16位,佐證政府「堅定地維護法治」,更特別點名美國排名不如自己。事實上,今次並非政府首次用《法治指數》自我感覺良好,當報告於今年3月出爐時,政府便把排名不變演繹為「過去數月的動盪並未影響香港的核心競爭力,法治基礎仍然穩固」。[2]

然而,援引報告前首先應該讀畢整份報告,否則只怕會貽笑大方。《2020年法治指數》[3]的民意調查結構複雜,涉及128個國家及地區,數據分為「法律專家意見」及「普羅意見」(後者受訪人數遠多於前者,標準是大約1,000人)(pp163)。如此大型的研究需時極長,所以常人都明白報告年份雖是2020年,但其中的數據當然不太可能收集於2020年。報告的〈研究方法〉部分就言明,「專家意見」收集於2019年5月至10月,而「普羅意見」則為2011年至2019年,(pp163)跨度甚大。報告亦有交待,有關香港的「普羅意見」是收集於2017年,涉及1,004名受訪者。(pp167)未忘人倒想問問政府,2017年的數據到底如何反映2019年至今的「動盪並未影響香港的法治基礎」?

政府重視的只是排名,但細項的評分事實上更能反映實際情況。例如香港的整體評分雖然以0.76高於美國的0.72,但在「政府權力制約」(Constraint of Government Power)、「政府開放程度」(Open Government)以及「基本權利」(Fundamental Rights)等方面都低於美國,顯示政府權力過大,缺乏有效監察。在人權方面,香港在「表達自由」(Freefor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與「集會自由」(Freedom of Assembly)分別錄得0.56分及0.62分,於高收入地區中排名尾四。[4] 上述數據尚未完整反映反送中抗爭後的軍政府時代惡政,日後評分恐怕只會進一步下跌。真正動搖香港法治的因素並非社會動蕩,而是公權力的失控。

新聞稿其後又引述美國傳統基金會的《2019經濟自由度指數》,謂「去年香港社會動盪引起的安全問題是其中一個影響香港在『投資自由』下所獲評分的因素」,並以此作為為廿三條立法的其中一個理由。

然而,翻查報告全文[5] 卻可以看到,政府只擷取了對自己有利的部分上綱上線。文中的確提到「持續的政治和社會動盪已開始削弱其(香港)作為最佳從商地點之一的聲譽,從而抑制了投資流入」(The ongoing political and social turmoil has begun to erode its reputation as one of the best locations from which to do business, dampening investment inflows.)(pp252),但報告已明言「動盪」是在「政治」和「社會」兩方面。報告中的「背景資料」中進一步闡釋「動盪」的肇因:「(一國兩制)這種安排固有的政治、社會、法律及經濟的緊張關係,隨政府於2019年提出有利從香港引渡犯人至內地的議案,而一發不可收拾。事件觸發多次大型遊行示威,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動盪及暴力衝突,窒礙了經濟活動,並加劇對大陸干預的恐懼。」(The political, social, legal, and economic tensions inherent in such an arrangement bubbled over in 2019, triggered by a government proposal that would have facilitated extradition from Hong Kong to the mainland. The massive demonstrations that ensued have been followed by months of political unrest and violence that have impeded economic activity and heightened fears of mainland interference.)(pp252)由此可見,報告清晰點出,抗爭活動固然對經濟有所影響,但終究只是過程而非肇因。真正的導火線,一是一國兩制的潛在問題,二是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才終將香港推向深谷。

不過,更重要的是報告對香港整體經濟自由的分析:「香港傳統上的開放與市場導向經濟已經通過貿易、旅遊和金融聯繫,與內地逐步融合,香港經濟自由的風險已相應增加。」(Hong Kong’s traditionally open and market-driven economy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integrated with the mainland through trade, tourism, and financial links. Risks to Hong Kong’s economic freedom have grown correspondingly.)(pp252)對於香港經濟自由的最大損害並非示威活動,而是與中國制度上的融合,令香港失卻經濟開放的傳統。廿三條本身就是把香港「中國化」的手段,但政府卻反倒扭曲報告分析作為推動廿三條立法的誘因,正正彰顯其倒行逆施。

再者,報告開宗明義是《經濟自由度指數》,「經濟自由」自然是整份報告的核心,但政府卻無視這部分的析述,只節錄有關「投資自由」的一句(常理而言,「投資自由」只屬「經濟自由」的一個細項吧),意欲何為?

當港共政權每一秒都在編造謊言,尋找真相就成為包括你和我在內的每一個香港人的義務。

[1]:特區政府嚴正反駁外國政客近日有關香港的言論 https://www.info.gov.hk/…/gene…/202005/01/P2020050100445.htm
[2]:美國「世界正義工程」法治指數 港維持16位 港府:再次肯定地位(香港01) https://www.hk01.com/…/%E7%BE%8E%E5%9C%8B-%E4%B8%96%E7%95%8…
[3]:The World Justice Project Rule of Law Index 2020. https://worldjusticeproject.org/…/r…/wjp-rule-law-index-2020
[4]:WJP Rule of Law Index https://worldjusticeproject.org/rule-of-law-in…/country/2020
[5]:2020 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 https://www.heritage.org/index/ranking?version=495

作者 Facebook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