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權扭曲考試制度,教考生如何存活?

2020/5/17 — 15:20

 圖片來源:考評局

圖片來源:考評局

對於歷史科考題不準考生評論歷史事件有多無稽,很多網上文章已經說過了。這次我想以一個考生的角度,說教育局如何肆意以政治之名踐踏考生。

考試從來六成知識、四成考試技巧,尤其在香港的考試制度更是如此。考試技巧包括時間分配,例如按照題目分數多寡而決定該用多少時間完成。我沒有考過中史科文憑試,但在地理、通識等有多題論文式題目的科目,如何精準分配時間,是確保你能有足夠時間完成所有題目,不致虎頭蛇尾的關鍵。

而考試時千鈞一髮中的考量,並不包括思索題目會否因為政治壓力被刪除,所以我應不應該在此題投放過多時間心機。

廣告

刪除題目並不是只說這一題不算分這麼簡單。還要計算考生在回答這一題的同時,失去了回答其他問題的機會成本。刪除試題,絲毫沒有尊重過在那些選擇在該題上花費時間心機手力(寫考卷手有多累高官們還記得嗎?)的考生。

文憑試不同於一般資格試,不是說及格就可以,還要考生時間相爭鬥高分、爭取想進入的大學學科。每一分都是關鍵,每一個曾經在香港公開試制度浮游掙扎準備升讀大學的學生都會認同。

廣告

教育局的高官,是不是脫離試場太久了,以致完全低估自己一個輕率的決定,會為考生帶來多大的不公平和影響?為了表態、媚共、保住自己還沒有多少年歲剩的頭頂上的烏紗帽,直接把全科的考生「擺上枱」。學生本來是他們的服務對象,現在卻變成可有可無的犧牲品。甚至為了對「祖國」儘早顯忠,也不管文憑試還沒考完,也不理會消息會對學生帶來何大的情緒壓力,不等考官完成批改,只要我發了新聞稿、開了記者會,上頭不會怪責我,那就行了。考生的權利得失?教育的意義?整個文憑試的認受性?我何須理會。

看到新聞,我不會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淪陷、教育為政治服務云云而氣憤。過了這一年,還有甚麼事這個政權做不出呢?甚至不會在寫文章時驚訝嬲怒於一眾「高官」可以淪落到多低,因為根本就是事實嘛。我心痛的今年的學生。以及以後每年的考生。我們的後代,要如何才能在被政權扭曲的考試制度存活還要保持清醒。是不是每一次考試、每一次發言,都要自我審查、衡量題目會否被消失?

那些口口聲聲說「不要把政治帶入校園」的教育局高官,卻因自我審查和某些興波作浪之徒的吹噓,而一手讓政治凌駕學術和考生的將來,絲毫沒有尊重過考生在過去幾個月以致幾年的寒窗苦讀。

而黨媒、國家領導人 KOL 和不盡不實的「藍絲 page」繼續讓民智繼續下跌,看裡面那些追隨者的邏輯、自以為是和井底之蛙般的思考模式和見識,只令我覺得可惜 — 劣幣驅逐良幣,賠上了整個香港。

朋友轉發一篇自稱應屆考生所寫的文章,足見香港學生的質素,不是媚共之徒可以比得上的。也看得出刪除試題一決定,對考生影響多大。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