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現實】我推了件垃圾入區議會

2020/3/16 — 10:12

11.24 區議會選舉

11.24 區議會選舉

簡單如題,我等為它仆心仆命助選,一直叫人支持它,最後推了件垃圾入區議會。

不指名道姓是我厚道,公民從來有權利義務監督議員。並非想政治謀殺,但有些事情的確不吐不快,亦是要讓大家認清政治現實,單憑光環不足以擔任政治人物。

至今我仍不明白,為何它要插針入來選。報得名理應有決心搶奪議席,總有些理念抱負想要實踐,但這件垃圾從參選第一天已開始倒自己米,又說議席沒有用,又說自己得一兩成機會贏,你教剛認識它的義工們怎樣反應?義工們在群組的意見愛理不理,合聽就回應,不合聽就由它沉底,你這樣有尊重選民嗎?

廣告

大選舉日,義工們早上七時起拉票,輪流放飯休息,回休息站卻見候選人躺在沙發上看電影;跟它說街站收到很多支持,真的有可能贏,它笑笑口說三成吧。

凌晨點票完成,確定它順利大勝,它第一步不是去找自己區的義工,而是找隔離區來看點票的團隊,我們一群義工只能呆着、看着、等着;到它過來,聽它草草一句多謝,說贏得議席與它無關,是反送中推了個人上去。

廣告

慶功宴,飯後它一連講了二三十分鐘話,整桌人面如死灰,聽它說四年後自己就會輸,最重要是想一下四年後可以留下甚麼。不過有訓話還好,那頓飯以後,義工們像是被遺棄的孩子,留在群組不知有甚麼用,連選舉期負責行政的義工都無聲無息退了群。

以上這些話,為了選舉士氣我一直忍着,本打算任由它成為過去;但最近跟這件垃圾開了一次會,其會上言論實在令人吐血,不得不舊事重提鋪墊一下。

這個會不是它自發要開,更似是有義工迫出來的。會議議程是它的 to-do list,確切時間地點也是會議當日早上、義工們再三查問才公布,最終為等人比原定時間遲了四十五分鐘開始。

會議內容是一個腦可處理的事情,期間有義工相繼點出這件垃圾的辦事問題,討論相當娛樂。

有義工說不介意服務,但怕做多了又不知其他人情況,需要有人比義工企高一級安排工作;它說不用,有興趣的人自然會做,若提出來的意見沒人有興趣,就由它自然死亡。

有義工說讓助理完成簡單行政工作,至少買郵票約開會不用議員自己做,很多事情亦不用義工去辦;它說要讓助理發掘自己興趣,做自己有興趣的事。

它說它不是蛇齋餅粽,民間自救是民間自己救,不是區議員救,很多事情不用區議員做,叫區議員做為甚麼不自己做;義工反問那麼它會做甚麼,它說要反映民意議政。

最終會議沒有跟議程進行,一個腦可處理的事用了十個人的兩個小時;區議員的反映民意,連席間十個人都反映不了。

提提大家,這件垃圾每月領三萬多元,加上它的絕世筍工助理,每月五、六萬少不免。

寫這文除了是洩憤和娛樂大眾,更是要大家認清現實,單單踢走保皇黨從不能確保質素,今屆這麼多政治素人,需要大家更落力去督促,區議員亦請反省自己。

原文見作者 MattersLikecoin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