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解散】5 月楊潤雄態度仍溫和 上月底官媒轟「必須鏟除」 僅 11 天後教協宣布解散

教協今日(10 日)宣佈,因近日政治和社會急劇改變,教協受到巨大壓力,但未能找到可化解危機的方案,理事會一致通過解散此 48 年歷史的團體。由上月 30 日官媒《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發文炮轟教協「煽暴搗亂」,到今日教協宣布解散,中間僅相距 11 日。

官媒狙擊教協翌日,教育局即宣佈與教協「終止合作關係」,教協其後即表明將聚焦教育專業和權益的工作,退出職工盟,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因應《大公》批評教協教材煽暴,教協同日即把所有教材從網上下架。然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其後表明「不會輕易作出改變」;警務處處長蕭澤頣也指,有組織表明自己從來沒有違法,但警方不會理會「呢啲自圓其說、自我催眠嘅說話」,不排除調查教協有否違法行為。教協會長馮偉華今日亦承認,一系列措施過後,形勢無改善,「批評仍然四方八面,壓力仍然咁大」,反映上星期的努力「無用」,唯有解散。

楊潤雄 5 月態度溫和  僅稱若影響教學會與校方「討論」

2021 年內,教協已先後於 3 月和 7 月,以政治環境為由,先後退出民陣和支聯會。5 月,多名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再追擊教協,經民聯議員梁美芬形容教協縱容「專業失德」教師,自 2014 年起已與「政治團體」無別,指教協發佈教材「教導」學生如何參與政治活動;新民黨議員容海恩則指教協一直支持「歪風」,又稱其圖書館非常多「黑暴書」,不少年青人到圖書館借閱後受影響,要求教育局介入。

不過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當時回應溫和,僅澄清教協是工會,故並非附屬教育局,當局亦一直根據既定準則制定政策,不受教協影響,不過若有任何團體影響校內教學,當局會與學校再討論做法。

一個多月後,教協向《立場》透露,已於 6 月退出支聯會,教協會長馮偉華上月 29 日向《立場》確認,六月時已退出支聯會,他解釋原因是「政治環境一直變差,是無奈的決定」,強調教協對堅持平反六四的立場不變。(另見詳細報導

但到七月底形勢持續惡化,由官媒炮轟「必須鏟除」,到最終教協宣布解散,間距只有 11 日。

炮轟第 1 日/官媒:必須徹查 依法清除

教協退出支聯會翌日(7 月 30 日),《人民日報》及新華社一同發表針對教協的文章,兩文同樣形容教協為「必須鏟除的毒瘤」。新華社題為《香港教育要正本清源必須鏟除「教協」這顆毒瘤》的文章提到,雖然教協已宣布退出民陣和支聯會,但亦不能「勾銷其過往煽暴搗亂、禍害香港的罪責」,包括「煽動暴亂的各種游行集會」等,因而要被鏟除,又促港府有關部門「必須對『教協』有關問題徹查到底」,若香港教育要「正本清源」,就要「依法清除『教協』」。

《人民日報》評論文章也指,教協的所作所為,與教育背道而馳,又反問「煽動師生罷課、炮製港獨教材、售賣黑暴書籍,鼓吹歪理邪說,哪一項是為香港教育著想及為在校師生考慮」,批評教協有目的、有組織為反中亂港惡行,推波助瀾,是整個香港社會亂象橫生的一大禍根;而隨著香港國安法實施,社會恢復秩序,教育重獲安寧,教協毫無意外地走向窮途末路。(另見詳細報導

第 2 日/教育局封殺:不諮詢、不處理個案、不承認成員和課程

不足一日,教育局即宣布全面終止與教協合作關係,聲明指,教協「自稱」是教育專業團體,惟近年教協「本質上與政治團體無異」,包括積極參與民陣及支聯會;在社會動亂事件中,當部分學生及教師受影響參與暴力及違法活動時,教協也沒有發揮教育專業作用,加以教導及勸止,反而「推波助瀾」、製作「佔領中環」教材、「公然傳播美化黑暴書籍」等,教育局當時促教協會員深思,教協「是否真正能代表自己。」

當局又表示,今後不會與教協開任何會議,不會再向教協諮詢教育議題意見,不會處理教協轉介個案,考慮不承認任何以教協成員身份出任當局轄下的諮詢組織及相關教育團體之委員或其他崗位,及不承認教協為教師舉辦的培訓課程,教協轉介的個案須改為直接聯絡教育局、相關學校或團體;以教協身份出任教育局轄下組織的委員,當局或終止其任期、拒絕其參與有關會議,或為此進入教育局辦公大樓。(另見詳細報導

教協當日僅表示對決定表示失望及遺憾,又指教協是擁有 95,000 名會員的教師組織,具廣泛代表性,教局拒絕處理轉介個案,未有顧及教師福祉,「儘管有意見上的分歧,若當局與工會斷絕來往,對整個行業都是一個損失。(另見詳細報導

第 3 日/林鄭:教協騎劫教育界

特首林鄭月娥之後在記者會首度回應「割蓆」事件,稱完全支持教育局的決定,又否認當局做法是因為「一篇社論、一篇文章」。

被問及她曾在 2018 年「破冰」出席教協酒會,並稱出席是「應有之義」,林鄭月娥回應指,競選及上任初期與教協關係不差,但她自言在反修例風波上了「深刻一課」,批評教協將政治立場凌駕教育專業,令政治問題、反政府、反中央的情緒進入學校,形容是騎劫了整個教育界,對其他老師非常不公道。(另見詳細報導

第 4 日/教協「補救」   退職工盟、國際教育組織   下架教材

教育局「割蓆」數日後,教協會長馮偉華向全體會員發電郵指,工會一直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一直關心國家民族的發展,反對港獨;今後事務將聚焦教育專業和權益的工作,並會全力做好工會的本業,包括注重師生權益與褔祉為己任、反對港獨,教協表明會一如以往,繼續跟進會員的求助個案,同時希望教育局能盡快恢復處理教協作為工會的轉介個案。(另見詳細報導)。

其後一連三日,教協先後推出「補救」措施,包括退出職工盟、退出國際教育組織(另見詳細報導),之後更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以推動教師「正面認識中國歷史、國情和文化,以培養學生的家國情懷」;教協也下架所有過往製作的教材,包括曾被教育局批評的有關政制發展、八九民運、及介紹劉曉波的教材,其位於旺角的獨立營運書店亦已結業,教協原定日後將在會所發售有關中國歷史及文化的書目(另見詳細報導)。

第 7 日/蕭澤頣:不排除調查教協

警務處處長蕭澤頣在本月 6 日被問到,警方是否打算調查教協,他則稱不會評論個別組織,但提到有組織表明自己從來沒有違法,但「呢啲自圓其說、自我催眠嘅說話」,警方都不會理會,又表明「不排除調查,我們一定會調查,看看它(教協)有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又指任何組織,若有企圖違反國家安全或任何刑事的行為,一定會追究到底。(另見詳細報導

第 8 日/楊潤雄:不會輕易改變「割蓆」決定   未回應有否違反《國安法》

儘管教協連日「補救」,但楊潤雄在本月 7 日強調,終止合作關係經過深思熟慮及長時間觀察,因此不會在公佈後一星期,就教協回應作輕易作出改變,教育局亦會持續觀察,在需要時調節。

楊潤雄一直未有回應教協有否違反《國安法》,僅指教協有否違反國安法是執法問題,有關部門會調查及跟進,重申特區政府「有法必依、違法必究」,「任何團體或組織都不應觸碰國安法的紅線」。他指政府考慮取替任何機構時都需要依法辦事,他相信執法部門會聽取會社會上的聲音,例如指他們有機會違反公會條例、稅務條例,並根據事實採取行動。(另見詳細報導

第 11 日/教協解散

教協一眾理事聯同監事見記者,宣布解散。教協會長馮偉華指,近年社會政治環境改變,加上近期一些急劇發展,令教協承受巨大壓力,面對嚴峻危機,已盡過最大努力尋求繼續運作的方法,但未能看到前景,昨晚理事會一致通過決定解散。他承認是短時間內作出的突然決定,官媒發炮後教協作過一系列措施,但形勢無改善,「批評仍然四方八面,壓力仍然咁大」,反映上星期的努力「無用」,唯有解散。(另見詳細報導

教育局發言人則回應,局方早前已因應教協近年有違作為教育專業團體的言論及行徑,以及對師生造成的負面影響,宣布全面終止與該會的工作關係。對於教協的最新決定,教育局不作評論,但強調最新發展對教育局的工作絕無影響,局方會繼續與名副其實的教育專業團體通力合作,以及致力與前線校長和教師保持溝通並提供支援,攜手促進敎育專業的長遠及健康發展,做好培育年輕一代的工作。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