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之門為誰而開? —— 兩個教宗的啟示

2020/3/22 — 12:33

The Two Popes 劇照

The Two Popes 劇照

(筆者按:本文早於年初已寫成,只是遲遲未發表。經歷近期疫情,再讀文章已恍如隔世。不少人已足不出戶數星期,有 Netflix 的讀者,不妨觀賞 The Two Popes 這電影。)

元旦之亂

西曆2020年元旦,香港警察為市民送上大禮 — 腰斬民陣遊行,於「和理非時段」提早「開片」。灣仔匯豐外一片慌張,整條軒尼詩道都彌漫着胡椒噴霧的味道。眾人狼狽不堪,有人不斷大叫:「比 BB 車行先!比 BB 車行先!」。那一刻,太太本能地說:「入教堂!」(循道衛理香港堂在幾十米之隔)。一入教堂,立即聯絡失散友人,當中包括行動不便者。原來他們「兜面」中了胡椒噴霧,苦毒不堪。教堂裏的「好撒馬利亞人」提供生理鹽水與急救指導,我為同行者稍稍清理面部。當日教會開放小禮堂,禮堂正前方懸掛金色十架,避難者在十架旁安頓下來。不平凡的新年,擔著勞苦與重擔的男女老幼,輾轉來到上帝面前。我凝望著十架,內心少有地感動,但轉眼又盤算如何離開。

廣告

那一刻,我是在耶利哥路上遇上強盜的人(路加福音 10:29-37)。發夢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有接受香港堂弟兄姊妹「款待」的一日。

開或關?兩個教宗的啟示

廣告

過去半年,相信不少教會糾結於應否為示威者開門。這是「1」或「0」的決定,沒有灰色地帶。無論是聖經本身,抑或是大眾期望,都預設了基督教會的避難所角色。在這時勢下開門,不單是滿足期望,也是一種表態,而此舉必然令教會承受內外壓力。(文匯報社評曾於去年九月點名批評開放門戶的基督教團體)。最近觀看 Netflix 大熱電影 The Two Popes,或許對這個困局有到一點啟示。

電影講述天主教會深受性醜聞困擾時,前任與現任兩位水火不容的教宗真情對話。現任教宗(Pope Francis)剖白,儘管教廷內部檔案對他正面評價,認為阿根廷極權年代時他有保護弱勢社群。但他自知未傾盡全力保護弟兄姊妹,以致有修士和教徒因此犧牲。他多年耿耿於懷,覺得自己不配教宗寶座。時任教宗(Pope Benedict XVI)承認,當日教會性醜聞證據擺在檯上,他卻無動於衷,變相令更多人受害。兩位教宗縱使德高望重,依然於心有愧。

明日之後,問心無愧?

今日的香港教會與兩位教宗情況相似。教宗是全球天主教的領袖,位高權重。香港教會多年來坐擁優厚資源,當中不乏專業人士及社會名流。所謂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若果教宗身兼守護教徒的責任,那麼富庶的香港教會,也務必在烽火連天之際保護香港人。行公義,好憐憫,從來都是天經地義。教會(機構)越大,做決定時的顧慮越多,這是理解的、明白的。但如果教會因富裕安穩而忘卻初心,豈不是窮得只剩下錢?

你希望這代人怎樣記住香港教會? 是「捨己為人」,還是「明哲保身」?相信曾經走入香港堂避難的人,餘生也不會忘記 — 上帝的大門在危難時為他們敞開。教會對現況的表態,將會影響數代人在未來幾十年、甚至半世紀,對本地基督宗教的印象。抗爭者的平均年齡相對較低,他們將會影響教會發展。

長遠而言,這一代香港人也會逝去,但歷史終會(在上帝審判之前)準確地記下每個群體的回應態度。香港的逆權之路漫長,但總會過去。日光之下無新事,歷史上各國的教會,也曾經走過這荊棘之途 — 台灣教會如是、南韓教會如是、東德教會如是、烏克蘭教會也如是。他們的事蹟,一一寫於歷史牆上。人民不會失憶,歷史不會淡忘,上帝必定牽記。但願香港教會吸取兩位教宗的教訓,在非常時期作果斷決定。對得住自己、對得住社群、對得住上帝。

Jorge Mario Bergoglio 當選教宗後,巴西聖保羅大主教 Claudio Hummes 對他說:「Don't forget the poor.」

Church, don't disregard the oppress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