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盧偉聰割席,馬上刑事檢控「暴力警」

2019/6/21 — 15:09

盧偉聰

盧偉聰

【文:黎梓聰】

警察濫權是世界各地共同問題,「法治」精神的其中一個重要面向,在於政府及其人員,受到法律監督及規限,政府決策可被法庭裁定違憲而無效;作為國家機器的警察,即便身穿制服、聲稱執行職務,亦須因其違法行為而負上刑事責任。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聲明稱「不忍法治被摧毀」,更應以身作則。必須指出,即使是在「法治」西方國家中,仍有無數市民身受警察濫權之苦,仍有數之不盡的「濫權警」逍遙法外,面臨刑事檢控的警察只是眾多「濫權警」的冰山一角,更有部分被控的「濫權警」因擅用灰色地帶或互相包庇而被判無罪。饒是如此,「執行職務」的警察涉嫌違法而被刑事檢控,在「法治」國家中,實乃稀鬆平常。畢竟,公職人員不是穿起制服就可以胡作非為。

然而,香港近年多次大型示威行動中,香港警察被拍下濫用武力的照片及影片,已不計其數,在「有片有真相」的情況下,仍只有朱經緯及「暗角七警」負上刑責。在本月的示威行動中,警察於未有發出警告下,向群眾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等武器,更有片段清晰可見,警方開槍射向市民頭部、不斷圍毆手無寸鐵隻身一人的市民、向坐在一旁毫無動作的市民狂噴催淚水劑、猛力摔倒已被制服的市民、拉起女示威者上衣拖行,甚至故意跑到記者上方偷襲。

廣告

引用《明報》報導:「根據《警察通例》有關使用武力的指引,警務人員除非有絕對必要,而且沒有其他辦法可完成合法任務,否則不得使用武力;使用前須表明身分,並在情况許可下盡量發出警告。另外,警方所使用的武力必須是為達到目的,而需使用的最低程度武力;達到目的後,須立即停止使用。」上述這些行為,絕無可能是「必要」及「最低程度」武力。

網上有影片顯示,部分警察對於毆打示威者及發射催淚彈感到興奮及自豪,部分毫不掩飾對示威者的敵意。當警察使用武力時涉及發洩、敵意、取樂等個人情感,該名警察其實已非處於「執行職務」的狀態,不論是下達指不的上級或扣下板機的警員,都應為自己的行為負上法律責任(警方的集體責任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例如蒙受損失者有權向警隊提出民事訴訟;更不用提以上行為極可能已違反國際法,這裡只提出在本地法制下的最低限度應有做法)。

廣告

事實上,只要在網上搜尋器輸入 “police officers charged with criminal assault”“police officers charged with criminal homicide”“police brutality” 之類關鍵詞,已可找到無數「暴力警」被刑事檢控違法使用武力的新聞,筆者並不嚴謹地只隨意列舉三例。

澳洲警察被控襲擊一名領取殘疾津貼市民
[Police officers to fight charges over alleged assault of pensioner (23/04/2019)]

澳洲維多利亞州(Victoria)3 名警察被控於 2017 年 9 月 19 日,非法襲擊一名領取殘疾津貼的市民。事發源於一名心理學家認為其服務對象心理健康有問題,遂報警求助。該名心理學家指,當事人曾進行背部手術,事發時自行停用止痛藥,認為他有焦慮及抑鬱癥狀,擔心他的人身安全。6 名警察到場後,當事人拒絕完全打開大門,被警察強行拖出前園。現場閉路電視拍下片段,其中 3 名警察於事主未有反抗下,隨即用拳腳及警棍毆打事主,更出言侮辱,問他 “Are you happy? Are you happy?”,綁起事主後又用高壓水槍射向他面部,3 名涉事警察被控襲擊罪。(影片連結)

美國警察開槍射殺疑犯被判罪成
[William Chapman shooting: Virginia officer found guilty of manslaughter (04/08/2016)]

美國樸茨茅夫(Portsmouth, Virginia)一名警察被控於 2015 年 4 月 22 日,在開槍射殺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疑犯。事發當日,Wal-Mart 店內保安報警指懷疑有人偷竊。一名警察到場後與疑犯糾纏,疑犯 William L. Chapman II 一度掙脫,但手無寸鐵並舉起雙手,警察開兩槍射中其面部及胸部,令疑犯當場死亡,其遺體仍被手扣反綁於背後。根據現場保安指出,疑犯當時曾舉起雙手作拳擊準備姿勢,但從未衝向警察,只曾說道 “Are you going to fucking shoot me?”,又距離警察遠至6尺,這點獲驗屍報告證實。檢控官指,警員 Stephen D. Rankin 本可使用非致命武力,但仍於多方證供顯示疑犯並未構成威脅之下,接連向兩個致命部位開槍。該名警員被判一級謀殺罪成,後來上訴獲改判「故意誤殺」(Voluntary manslaughter)。今年 3 月底,州終審法院處理 Stephen D. Rankin 上訴,維持原判誤殺罪。

警員 Stephen D. Rankin 於 2011 年亦曾連開 11 槍殺死一名醉酒黑人疑犯,但報稱其身上、車上配備的收音及錄影裝置因個人過失而不復存在,加上並無人證,令相關刑事及民事檢控都不成立。

英國 G20 防暴警被控誤殺不成立仍被解僱
[Met riot police 'must reduce use of excessive force' (21/12/2012)]

2009 年 4 月 1 日英國倫敦舉行 G20 峰會期間,警方出動防暴警察,示威者 Ian Tomlinson 被警員 Simon Harwood 用警棍毆打,又於背向警方時被猛力推落地上,事主起初清醒,但不久後昏迷及死亡。警員 Simon Harwood 被控誤殺,裁定不成立。不過,該名警員於審訊中承認,事主當時正離開警方防線,並不構成威脅,又承認擊打及推倒事主是犯下錯誤。警方內部紀錄聆訊裁定,警員 Simon Harwood 違反執法守則,決定予以解僱。事主家人表明,將從民事途徑追究。

總結

三個例子所涉程度、後果各有不同,但帶出的訊息是如出一轍:警察於執勤期間使用不恰當武力,可被刑事檢控。即便是面對疑犯而警察認為安全受威脅,使用武力程度亦須與威脅程度成正比,在有其他選擇下使用致命武力殺人,亦可被判誤殺。事實上,即使疑犯手持器械,警員亦須按指示使用相應程度武力,開槍亦不可隨意瞄準要害。

的確,不少外國警察殺人案例中,涉事警員被裁定罪名不成立(雖然部分案例有毀滅證據嫌疑),但這裡想指出的重點只是,涉事警員須經過刑事法律程序,這是慣常做法,是對「法治」精神的基本尊重,罪名成立與否畢竟涉及個別案情,不可一概而論;有多個案例顯示,部分警員即使被裁定刑事罪名不成立,在內部紀律調查亦被裁定違反守則而被解僱。在香港,我們只看到警方包庇「濫權警」,更向毆打途人被判「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的警司朱經緯如常發放退休金及長俸。

「朱經緯案」的終審庭判詞指,無論遇到多困難的情況,警方都不能以不必要的武力對付公眾人士。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於記者會中,澄清示威現場只有局部人士參與暴動,以暴動罪拘捕 5 人。不過,盧偉聰早前表示警方於 6 月 12 日約使用 150 枚催淚彈,又使用布袋彈、橡膠子彈等武器。警方使用武器數量與「暴動」人數不相稱。盧偉聰需要解釋在市民及記者拍下的證據中,手無寸鐵的他們如何對警員安全構成威脅,警方使用的武力又如何與這種程度的威脅匹配。盧偉聰稱使用何等武力是由前線人員臨場決定,割席之意已昭然若揭,但不夠徹底,既然所有行動都跟他沒有關係,作為最公正的處長,他應該馬上立案調查及起訴所有沒有依從指引/法律的警察,將害群之馬繩之於法,做前人沒做過的事,以示他對市民也是「最客氣、最有禮貌」的處長。

 

參考資料
Police officers to fight charges over alleged assault of pensioner (23/04/2019)
William Chapman shooting: Virginia officer found guilty of manslaughter (04/08/2016)
Met riot police 'must reduce use of excessive force' (21/12/2012)
【6.12 佔領】盧偉聰:「暴動」已拘 11 人 發射數枚橡膠彈 150 催淚彈 僅「低殺傷力武器」
【6.12 佔領】指報道「誤解」暴動說法 盧偉聰:共拘捕 32 人 僅 5 人涉暴動罪
大律師公會:警武力似遠超合法權力 影片顯示圍毆示威者 射擊棍打記者
法律界全體選委聲明關注警方對示威者用過度武力
無定向學堂:警權無限大?如何定邊界?
Cases in which police officers were charged in shootings
更多重要案例詳見:維基百科「Police brutalit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