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局蔡若蓮「抹黑」和「栽贓」的手法何其歹毒!

2020/8/17 — 17:01

蔡若蓮

蔡若蓮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女士昨日(8 月 16 日)在教育局專欄撰文,回應最近學童欺凌事件,指稱「去年的社會事件、網絡的敵意言論和人身攻擊、傳媒廣泛報道民間『私了』事件,青少年耳濡目染,誤以為社會接受『私了』,以仇恨言論宣洩情緒的行為,導致價值偏差、守法意識薄弱」云云。筆者以為,如此言論豈只是輕率,卻是借題發揮,妄斷青少年心理,藉個別事件「抹黑污衊」抗爭運動,甚至有「栽贓嫁禍」之嫌,不僅手法拙劣,實是居心歹毒!

首先,「校園欺凌」問題從來就是香港學界嚴峻和敏感的教育議題,但是,觸動事情的爆發有其遠因、近因和誘因,既關乎事件的本質,也觸及涉事學生的背景、朋輩同伴的影響,以及校園環境因素等等,為官的蔡女士竟然未經查究和深思,便急急歸咎於社會運動的負面影響,簡直是「信口開河」!這種諉過式言論,與中央黨國和特區政府一直聲稱「香港人離棄祖國,罪責完全在於香港教育失敗」的抓住代罪羊手法,如同一轍!說穿了就是貫徹「政治正確」的宣傳政策,看來蔡女如此忠實執行黨國路線,借勢見縫插針,他日局長楊潤雄下堂離去,她必然上位填補了!

事實上,觀乎 2015 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CCD)所發表的《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資料顯示,香港 15 歲學生學業能力表現名列前茅,閱讀及數學能力在 72 個國家/地區中排名第二,可是,該計劃的另一個調查結果,反映出香港學生在校園遭受欺凌的比例位列首位,相對於其他幾個亞洲國家的排名卻是:新加坡第 11 位、日本第 19 位、韓國第 51 位、台灣第 53 位。筆者相信,不少香港人心目中原本滿以為日本和韓國的「校園欺凌」問題應該較為激烈嚴重,可是這個調查結果卻道出一個相當駭人的訊息:香港中學的「校園欺凌」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必須正視!

廣告

如果要從過去「抗暴逆權運動」說到對整體社會造成的不良氛圍影響,包括暴力、仇恨、中傷、霸凌,以至「私了」現象等等,筆者以為,在螢光幕前的真實映象更為震撼,香港人必然深深感受到「黑警」的野蠻、暴戾和枉法,昭昭在目,令人髮指難忘!須知「欺凌」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欺凌者」和「被欺凌者」的「權力關係」強弱懸殊。因此,權力的完全並不對等,對於「欺凌者」是極大的誘因,沒有了制約的顧慮,釋放了人性最陰暗的慾望本質,對「被欺凌者」施暴作惡,輕易擺脫良心枷鎖的羈絆,毋視法紀而為所欲為。那些「黑警」是執法者,擁有合法的權力、專業訓練的經驗和具殺傷力的裝備,如果面對抗爭群眾卻不能保持應有的專業態度和克制能力,往往容易變得粗暴狂烈、失控妄為。蔡女士那幾句「以仇恨言論宣洩情緒的行為,導致價值偏差、守法意識薄弱」,用在「黑警」身上最為貼切不過!

「黑警」揮拳舉棍,擎鎗射彈所造成的傷害並非只是身心上的痛苦和血痕,卻是深埋在香港人心底的憤怒、恨懟和仇怨!不幸的是,過去逾半年以來,這些不合比例和超乎法理容許的警暴行為歷歷在目,正是「耳濡目染」的留存在香港人記憶中,並早已傳送到國際社會每一個角落,相信也記錄在歷史冊頁,特別是香港本土的抗爭歷史中!筆者當然並不認同個別人士的「獅鳥」行為,只能理解為弱勢抗爭者絕望垂危的掙扎搏擊,絕對不予以肯定。可是,更急切的問題卻是香港警察的施暴、濫捕、選擇性執法和徇私瀆職等惡行,在中央黨國和特區政府包庇縱容下,令香港市淪為「警察國家」,跡近「無法無天」了!

廣告

所謂「聽其言而觀其行」,固然是「驗證」個人的「言行是否一致」,另一方面也可「警惕」人們從個人的言論「反照」此人的「狠毒用心」和「惡劣行為」!對於蔡女士的一番言論應作如是觀!事實上,香港的「校園欺凌」問題一直存在,不容忽視,值得社會關注,更是教育界同工必須認真處理的教育和輔導議題。不過,筆者奉勸教育高官的蔡女士應該放下「黨性」,不要「黨委真身」曝光的胡言亂語,煞有介事向年輕人「潑糞灑尿」,必須回歸到教育專業本位,檢討問題所在和籌劃應對策略,「好自為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