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局長荒謬絕倫;文革式批鬥種禍根

2020/5/17 — 15:36

【文:鴻鵠】

前天(5月14日)文憑試歷史科問考生是否同意「1900-1945年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一題弄得滿城風雨。教育局在昨天(5月15日)的記者會上宣佈取消該必答題。筆者雖然沒有在中學修讀歷史,但現時在大學修讀文科,也有修讀歷史課程,希望就教育局的荒誕言論以及這次文革式批鬥對未來香港教育及學術自由種下的禍根發表愚見。

首先,這道題目是開放題,考生大可以回答「日本為中國帶來弊多於利」。這就跟去年政府批評校際辯論比賽關於反送中的辯題偏頗,猶如忘記了辯論有正反雙方一樣道理。其次,局長在記者會中指出日本在1900-1945年間為中國沒有帶來任何利處,只反映局長的愚昧以及對歷史的無知。題目問的時期是1900-1945年,並非只局限於日軍侵華時期。教育局一味強調日本侵華之舉,完全無視了1900-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前超過30年的日子。局方審題能力欠佳,實在是全港歷史學生的反面教材,值得同學借鑒。

廣告

楊局長於記者會上「只有弊,沒有利」的說法,筆者實在不敢苟同。先不說毛澤東主席曾經公開感謝日本侵華協助中國共產黨取得勝利這個廣為人知的事實,對中國晚清歷史有稍為深入的認識也應該知道晚清時期日本政制對清廷憲政改革的重要性。1905年,清廷派遣五大臣越洋考察憲政。五大臣返京後,便極力勸喻皇帝仿效日本實行君主立憲制,及後清廷在1906頒布的《預備立憲大綱》中也參考了許多日本明治憲法的內容,可見日本當時的政制在清末對清廷憲政改革有重大的參考價值和貢獻。

傳媒在記者會中就毛主席於1972年9月接見日本時任首相田中角榮感謝日本侵華的言論訊問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他回答說未必完全可以從字面解釋毛主席的言論。試問就算結合楊局長口中的「背景」,又如何能夠改變這句說話的意思?局長本人又對此背景有多少理解?局長搬出一句「不能只從字面解釋」作為擋箭牌,卻完全沒有提及自己對毛主席這番言論有何獨到見解,恐怕連小學生也說服不了。

廣告

對於教育局要求考評局取消這道試題,筆者實在難掩憤怒。局方或許認為取消試題這做法適用於所有考生,所以能確保考試公平。然而,一個簡單的設例便能突顯此做法的不公。假設同學A碰上這道試題,覺得很棘手,於是決定先完成試卷其餘題目,可是該同學剛完成其餘題目後便夠鐘停筆了,就這樣痛失八分。跟同學A一樣,同學B也覺得這道分題很棘手,但他依舊順序作答,更花了接近半小時答這道分題,導致試卷最後的部分不夠時間作答,痛失六分。及後考評局被迫取消這道分題,A同學的八分失而復得,B同學卻因花了接近半小時回答一道取消了的分題而痛失原本可以取得的六分。試問楊局長,這種情況下你還敢對B同學說取消這道八分的分題屬公平之舉嗎?

教育局這次舉措除了對考生造成嚴重不公,更會大大削弱文憑試的國際認受性。現時香港學生能直接使用文憑試成績報讀英國及澳洲的大學。當國際社會目睹港府對學術自由的打壓如何蔓延至文憑試,不惜為了配合國情而剝奪學生批判思考的機會,文憑試的國際認受性難免會下降。日前已有日本傳媒報導這則醜聞,相信港府很快便會「揚威國際」。屆時假如英國和澳洲因教育局這次舉措不再認可文憑試,港府將成為未來無數莘莘學子前途受限的罪魁禍首。

歸根究底,這場風波不外乎是特區政府媚共之舉。特首最近強調不能讓教育成為「無掩雞籠」。筆者相信為了配合中央對香港日益強硬的管治,港府對教育的整頓很快便會蔓延至大學。屆時首先會由部分不怕丟架的人士及媒體,例如某何氏立法會議員及香港兩大極左報,以偏頗為由提出刪減大學某些課程。試完水温後,港府將會指控那些課程「散播港獨思潮」、「危害國家主權及領土完整」,並要求校方刪減課程。港府早已在各間大學安置「自己人」,他們又怎會敢違抗?於是校方便會任由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被蠶食,人文及社會學科的課程將面臨大整頓,學生只能修讀政府允許繼續教授的課程。

港府這次種下禍根,嚴重侵蝕學術自由。在學術自由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之際,筆者認為各院校學生組織除了繼續參與社會運動,也要捍衛學術自由,並向校方施壓。筆者也寄望莘莘學子開始習慣不要一味依賴學校課程。早前已有消息指出中學通識課本將刪減解釋「法治」等概念的內容。有見及此,學生們更應該多留意時事,多看書和紀錄片,自行培養對世界的認識,而不是只靠學校課程獲取知識。讓我們繼續透過知識裝備自己,才能與極權搏鬥下去。

(作者簡介:一位大學一年級文科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