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敵視傳媒及記者 因為不能面對事實

2018/5/15 — 12:17

有線新聞中國組記者陳浩暉面部傷痕

有線新聞中國組記者陳浩暉面部傷痕

香港記者在國內採訪受到暴力襲擊,過往已經出現過多次。有線電視的記者因為採訪汶川地震10周年而在都江堰受到的襲擊,也肯定不會是最後一次。

在「經濟高速發展」、「民生不斷改善」、「國家邁向小康」、「偉大的民族復興」這些口號之下,這麼多年來,中國政府在這方面究竟有沒有進步過,可以說是清楚不過。在經濟發展包裝下,政權機關的行為仍然是野蠻如昔。

廣告

中共政府行政立法司法權全掌控於一身。外交部發言人在每周定期的對外傳媒發佈會,可以面不紅耳不赤地一再說中國是法治國家,但實際上違反法治不斷違法的正是這個國家的政權機器。劉曉波的判罪以致死亡;其妻子劉霞多年來在完全沒有被檢控及未被判刑的情況受到長期軟禁迫害,這樣的例子,在中共治國的歷史上可以說是層出不窮。

還記不記得外交部發言人不久前曾經面對海外的傳媒說,劉霞現在是自由的,還享有所有公民同樣的權利。但最近流傳出來的訊息又是如何? 同一道理,當一個政權,完全無法以法律的理據來說明,為何一個從來未經過法律程序作出檢控的律師王全璋,被政府拘捕之後超過一千多日,不但仍然未檢控,而且更是不知所踪的時候,面對如此局面,政府最希望的,當然就是沒有傳媒去報道,不要繼續追問下去了。偏偏獨立的傳媒就是要做這樣的工作,就是要窮追猛打,追究到底,就是要發掘及揭露事情背後的真相。

廣告

在極權專制的體制下,權力的行駛往往出現很多不合理、濫用公權力、不乎合法律對公權力的限制、甚至是極度扭曲人性的操作。不斷自稱是法治國家,實際上法律完全由當權政府舞弄。連負責詮釋法律的法庭都要聽命於政府,而人大這個全國最高權力機構,也是立法機關,同時擁有法律的最後解釋權。如此荒謬的制度,可以如何面對傳媒的監察?

新聞傳播媒介被稱為「第四權」,要在行政、立法及司法之外監察政府。傳媒的天職,就是要發掘真相,揭露事實令施政的透明度增加,令政府更加重視問責,也令人民在作出選擇的時候有更多的訊息可以參考。整個社會的政治文明程度也可以間接得以提升。

傳媒強調的新聞自由,對事實信息的傳播,及對政府一言一行的報道,自然會令壟斷了公權力,習慣了肆無忌憚地攬權的政府敵視。

習近平說過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裏,但直到今天,這個政府除了把異見分子、維權律師、民運人士這些人關進政府的監牢之外,它就只能繼續把任何意圖監察政府的傳媒關進籠子裏,目的就是要不讓政府的惡行曝光。

敵視傳媒及記者,其實就是敵視所有有權知道真相的人民及社會。同時,要敵視及壓制傳媒,要千方百計讓傳媒收聲,要阻撓記者扮演其天職,阻止他們對事實作出報道,根本原因就是這個政府沒有能力面對事實,也不想面對事實。因為這個政權自己心裏明白,其所作所為根本在制度及在法律的框架下完全過不到關。

汶川大地震既是天災,也是人禍。當年令災情擴大、死傷人數如此高的主要原因,是豆腐渣工程,是基層官員貪污腐敗,是整個基層政府的制度性朽敗。隨着事實的逐步揭露,在天災背後的人禍因素,便越來越清楚。而且,各界在災後的巨額捐款,也確實有不少是交代得不清不楚。這些不也是這個政權不能面對的事實嗎?不能改變事實,便要令事實不再繼續曝光,要讓事實不能再引起更廣泛的討論。限制傳媒採訪、由政府控制公開訊息、對來自海外不受政府控制的傳媒施加各種不合理的限制、甚至以暴力對待意圖發掘真相的記者,也就是在扭曲了的制度下十分順理成章的行為了。

中共政權可以繼續自欺欺人,不斷宣稱自己是法治國家,繼續讓村官扮百姓來騷擾記者、歐打記者。甚至可以繼續把「國家安全」、「社會要穩定」這些理由枱出來為其惡行及與現代文明越行越遠的作為說項。但在「世界新聞自由排名指數」排名榜,中國多年來都排在最後幾名。

為何近年有更多人視中共管治下的中國越來越像是個流氓國家?為何有更多國家對中共政權的好意減低、敵意提升?為何越來越多在海外的孔子學院受到質疑抵制?為何就連送個馬克思雕像往一個德國的小城市也引起爭論,甚至有人放火?每一次有香港記者在國內受到暴力歐打,都在提醒香港人,這些都不是孤立的單一事件,他們不少人盼望過的融合與進步,並沒有出現。甚至越來越多人質疑,這根本不是香港人願意回歸的那個國家。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