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敵】ㅤ你哋真係咁憎我哋?

2020/7/24 — 18:53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丸丸:

自從你開始上學,爸爸媽媽便已明白,許多我們在家可以跟你暢所欲言的日常話題,反而是不能在學校談論的,否則老師會被嚇壞,然後誤會我們是什麼「思想極端」的人。有什麼「日常」的題目會是學校的忌諱呢?「性」當然是一個,但如果以「性教育」名之,配合一些教科書會用到的術語,大概還是可以淺談的;唯獨有一件,是近乎所有香港中小學幼稚園都不願觸及、不敢承認,偏偏,那是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中,都幾乎面對過的問題: 敵意。

同班同學、公司同事、上司老闆、父母親族之中,總難免出現各類出於羨慕妒忌、輕視蔑視、身份歧視、政見不同……甚至只是單純是雖無過犯,卻覺得你面目可憎的人。總之,對你抱有敵意的人,就像便利店一樣,總有一家喺左近。然而,學校要麼就是教你原諒敵人七十個七次,要麼就是直接當這個問題不存在,當然就不會教你怎樣應付別人的敵意,也不會引導你思考,敵意的源頭是什麼。個別思想開明的老師想跟同學分享一些這方面比較深刻的觀點,也往往只能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扣上「鼓吹仇恨」的帽子。於是,校園欺凌還是處處可見,日日上演;而被排擠的經驗,也幾乎成為了我們每個人成長期間的噩夢。在那個還算太平的年代,別人的敵意還是比較含蓄的,很少情況會構成直接的身體傷害,我們掙扎着,也就開始模糊地掌握到一些應付敵意的技巧;盲摸摸摸着石頭,也就過了河。

廣告

可惜,國安大法臨門,政府公然與民為敵,警察隨口稱市民曱甴,民間黃藍不兩立……即使身為父母的我們多麼心疼和不捨,我們也得向你承認:你們的世代,就是一個強敵環伺的世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既然強敵無法迴避,且讓我們從「」字本身開始,思考我們應該如何自處。

敵的部首是「」(讀剝,或讀撲),小擊之意。它的甲骨文長這樣:

廣告

部首「攴」的甲骨文

給點想像力,它的形象其實就是手持棍棒。那上面的一竪是棍棒,下面那微彎像交叉形狀的,就是手。

可以想像,手持棍棒的人多半不會怎麼客氣。不論是手持棍棒驅趕牛羊的「」字、手持棍棒鞭策你們班馬騮讀書的「」字,還是擺到明手持棍棒向城邑出征的「」字(「正」的本義為遠行,象徵人以足趾 [止]向目的城邑進發[左上那像口字的東東就是了],加上手持棍棒,就是出征了),都指向不同程度的武力。而我們之前談過的「」字,其實也帶有這個部件,所以他們說警棍是「手臂延伸」,動輒出動警棍打到市民頭破血流,不要驚訝,他們的名稱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了大家嘛。

所以禦敵第一號守則,就是知敵,然後做好防備姿勢。認清他們就是拿著棍棒的人,就像 7.21 的白衣人,下一秒就會對你動武,在這個時刻無可能談和解,沒空間講化敵為友,我們唯一要考慮的只是保護自己和同路人。所以絕不能中門大開任由他們進入可以攻擊你的範圍,要麼準備逃走,要麼準備反擊,絕不能坐以待斃。也要小心假裝友善的敵人,如果你記得媽媽跟你講過棍棒和紅蘿蔔的故事,你應該會記得,要在驢子身上謀好處的人,通常會帶着紅蘿蔔去引誘驢子,利用牠對豐厚「收成期」的貪念,模糊驢子對棍棒的戒心。驢子一旦受騙套上石磨上的繩索,便從此奉上一生的自由,千萬要引以為鑑。

遇上敵人的攻擊和欺凌,要不要當下還擊?學校為免多生事端,老師大多會說不要還擊,告知老師就好,他們會公正處理。但假若學校或老師像去年七月某天的元朗警署,落閘趕人、不予受理、事發 39 分鐘才施施然到處,甚至縱放欺凌者,繼而把事情扭曲成「意見不同的雙方毆鬥」呢?媽媽看過關於校園欺凌的研究(註 1),都指出學校對欺凌事件袖手旁觀,是校園欺凌持續的重要因素之一 — 善良的學生發現學校不能主持公道,於是就會攜帶武器保護自己(註 2),甚至尋求「外部勢力」幫助。救兵和公道有時來得很遲,而傷害造成了卻無法彌補,所以媽媽還是覺得,面對欺凌者太過份的行徑,就是要制止、合理的還擊、甚至尋求外部協助,而且出招一定要及時,令對方知道你不好惹。待到他們踩到上心口才反擊,你就需要用更大的武力、更極端的手法才能制止暴行,一不小心就會釀成不可挽回的悲劇(不就是攬炒嘛),對雙方都是更壞的結果。畢竟欺凌者大多捨難取易,所以在公道不彰的情況下,禦敵第二號守則就是懂得還擊,而且要及時。不服來辯。

好了,剩下最後一個問題:能不能和解?要不要寬恕?要回答這道問題,我們可以看看敵字的另一邊部件「」。根據《廣韻》,「」有根本之意(「啇,本也。」),至於《六書正譌》有更詳細的解釋,說「」可以指樹木的根、果實的蒂(「木根、果蔕皆曰啇。」),《字彙》甚至說啇也可指動物的蹄(「啇,本也。木根、果蔕、獸蹄皆曰啇。」)。雖無過犯面目可憎的敵意是有,但世上大部份深刻的敵意,往往有其因果。先有其根由(),引發動武解決(),最後演變為人,原理再清楚不過了。所以,要化解敵意,卻沒有深究箇中因果和來龍去脈,沒有從根本解開死結,妄談和解只會引發下一波更大的仇恨。談到校園欺凌,雖然媽媽有幸不曾親身經歷,但也親眼目睹過老師如何處理。的確有老師非常公正地處理了事件,還受害人一個公道(這位老師我至今仍一直奉為榜樣),但更多是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了事。媽媽最不齒那些不辨是非的「中間派」老師來勸架,甚至還威逼利誘受害人和加害者握手言和。南非惡名昭彰的種族隔離政策逐步消失之後,在 1995 年成立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希望「在弄清過去事實真相的基礎上促進全國團結與民族和解」。許多人只看到「和解」、「寬恕」,卻沒看到,這一切必須建基於徹查真相、追究責任、賠償受害人的前提之上。因為不公不義、隱瞞真相,就是敵意的根本。沒有真相、沒有公義,談何和解?

近日有警員在大陸的電視節目隔空問香港市民:「你哋真係咁憎我哋?」,網上一片撻伐之聲。我倒覺得他比起那些面目猙獰、精神狀況堪憂的同袍,已經是比較有自省能力的了:至少他居然知道市民憎恨警察,還流露出希望了解原因的丁點意願。不過,正如前言,沒有真相、沒有公義,便不可能有和解,在 7.21、8.31、10.1,還有無數個警察濫捕濫暴的日子,這一切真相尚未查明、責任未有追究、公義未得伸張之前,我們給他的答案仍然是:

係呀,我哋真係好憎你哋,因為你哋一直與民為敵。

媽媽

 

註 1:Lam, D. O. B. and Liu, A. W. H. (2007). The Path through Bullying-A Process Model from the Inside Story of Bullies in Hong Kong Secondary Schools, Child and Adolescent Social Work Journal, 24:1, 53–77.
註 2:Meyer-Adams, N. and Conner, B. T. (2008). School Violence: Bullying Behaviors and the Psychosocial School Environment in Middle Schools, Children & School, 30:4, 211–221.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