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化中國作為中華道統的原理

2018/12/20 — 17:10

柯文哲,圖片來源:Unique ONE 片段截圖

柯文哲,圖片來源:Unique ONE 片段截圖

柯文哲以前談的「文化上是中國人」的認同,兩岸一家親,最近的同文同種,這叫「文化中國」,在香港,是本土主義者曾經和正在面對的大山。在香港很多上一代民主人士也說,他愛國不愛黨,他愛的中國,是歷史,文化,詩詞歌賦(常見於中文系出身)還有人民本身,不是政權。

這套東西,我叫做中華形上學,好像黑死病在蔓延,整個歐陸死了三份一人,神學士仍然在談燭台上有多少個天使在跳舞。形上學是到尼采才終結和完成的,他尖銳打破柏拉圖到基督教文化以來的二元觀,指出理念世界和現實世界根本是同一個,只有大地而沒有天國,或至少不用再考慮後者。

很多人看到現實中國,不是理解它,而是視而不見,高呼「本來」的中國是怎樣的,中國本來是很好的啊。嬰兒潮接受反日反帝時期激發的民族主義教育,最受這一套。過渡到現在,因為他們是社會的中流砥柱,所以影響力仍然最大。

廣告

「道統」的作用就是冒認祖宗,偽造政權和文化的族譜,鮮卑人的唐認劉邦的漢,或者再上面的西戎的秦;沙陀人的宋也認了鮮卑的唐,如此類推。冒認是因為要令「政權合法性」無中生有,中華沒有一神教,只有從歷史中找根據。道統發揮製造政權合法性的機制,便是訴諸理念世界,即是「理想中華」、「天下是一個」、「我天朝文明最高」等自我想像。

所以中華型文化出來的人,包括香港人,都是用「理念」理解中國,接受了今日的中國是一條系譜的最新繼承者,所以自己身上有一些「中華性」,所以就有某種受天子統治的義務。但事實上中華不是一條,天下不是一個,我們身上的東西也不是「中國」,這一切只是因為董仲舒以來的政治帝國神學而變成理所當然,理念壓倒了真實,文化中國成為真實中國的遮醜布。

廣告

所以這些事情,在這邊也是經歷過的,但文化帝國主義,或者中華式的思考模式,不光是民主就可以抑制的,而是涉及文化和教育。一般人會將反中視為「持意識形態」,這只是因為他們不感知自己由小到大都在某一個意識形態氣旋的中心,所以對於反論述有感罷了。

事實上將某種共同流傳(如漢字、各種東亞的古老文化)的東西視作已經被現代中國繼承,並且認為這些根源附帶政治意務(被統治,被過問),本身就是一種很頑強的意識形態,帝國構造的思維。這些心理殘留,並不因為僅僅百多年的大清倒台而消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