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革式大批判 林鄭死期不遠

2020/12/18 — 22:32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建制派對林鄭的批判陸續有來,繼大公報之後,文匯星島東方也加入戰團。現在批林鄭成了時髦,建制派爭先恐後,有如文革之圍攻。

建制派火力集中在香港抗疫措施不力這一點上,據說是因為大陸對香港抗疫不力﹑疫情嚴重不滿,擔心香港疫情影響深圳廣東,進而在大陸擴散。其實,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大批判的目的,是逼走林鄭。

中共要求林鄭以大陸的野蠻抗疫為師,分明是強林鄭之所難。香港能像大陸那樣,發現一單新症,就封鎖整個小區嗎?比如說太古城有一宗個案,馬上四面八方路口都堵死,住客不准出入,外人不准來訪,每家限定一人一星期買一次菜,再不聽話,就把大廈門口用鋼板焊死,每家用竹籃垂吊來買餸?

廣告

首先,政府一時之間,不可能動員那麼多閒人來做這麼多額外的行政事務?就算請人,也未必請到這麼多人。其次,涉及這麼多家庭的生計和安全,政府有沒有法定權力去剝奪市民的自由?再次,封鎖會造成很多次生災難,有長期病患者失救,或加重封鎖區內的感染等等,政府會不會被追究法律責任?最後,若疫情不斷擴大,全香港停擺,造成的社會混亂經濟損失,又如何面對?

實際上,香港政府還從來沒有如此野蠻地控制社會,香港人也從來沒有被如此嚴酷地規管過,中共中央要求林鄭學大陸,根本是給林鄭出難題,換駱惠寧來做,他就能搞得掂?不當家不知米貴,指手劃腳容易,真正落手落腳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不幸的是,林鄭的權力來源正是中共,她聽話做不得,不聽話又不行,林鄭之死期近,理由在此。

廣告

這是林鄭自己的難題,我們當然無須替她擔心,不過現在建制派火力全開,大有「炸平」禮賓府之勢,分明是以抗疫不力為藉口,想逼林鄭落台,這個現象卻十分有趣。

自董建華以來,歷任特首沒有一個遭遇過如此凶猛的攻擊,江朱朝、胡溫朝,對特首都和顏悅色,說盡好話,要求香港各界支持特首的工作。習近平多次見林鄭,也都正面肯定,港珠澳大橋通車,林鄭居然緊隨習近平,地位特殊,當其時,香港建制派有誰敢對林鄭說三道四?

今日異象,不能不讓人聯想到林鄭地位不保。如非上頭暗示,香港建制派誰吃了豹子膽,膽敢和林鄭過不去?林鄭對建制派多番出言不遜,抱怨他們支持不力,又指責民建聯的人不中用,如此狂妄目中無人,便是仗著她的背後有習近平撐腰。今日眾人造反,證明習近平已不再撐林鄭,這一點可以肯定。

林鄭長期以來倨傲猖狂,大權獨攬,不把建制派放在眼裡,早已令建制派不滿,現在風聲有變,人人雀躍,知道林鄭末日已近,墻倒眾人推,這便是今日林鄭陷入自己人重重包圍之中的原因。

林鄭在香港政壇,早已成了孤家寡人,如今腹背受敵萬箭穿心,在禮賓府裡對隅而泣,香港人隔岸觀火,心情難得舒暢一回。

看這形勢,從中央到香港本土,推倒林鄭之勢已成,大凡留一點情面,有事都會在內部解決,不會公諸於眾連一點顏面都不留給她。既然不惜大動員大批判,就是趕她走人的意思了。

如此看來,林鄭應該及早諗定自己後路了。中共示意建制派出手,施加社會壓力,希望她知趣,自動求去。至於接任者,一定早已物色停當,隨時可以接班。

林鄭要如何安排自己的後路?下台後就不用指望去當什麼政協副主席了,香港已經有兩個政協副主席,再多一個就過份了,於體制不合。做政協常委便與唐英年同級,對她就有羞辱性,也不可接受。至於其他虛銜,高不成低不就,更難啃下去,最終就是淨身出戶,「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恢復平民身份,她全家要在哪裡落腳?在香港,幾百萬仇人日夜紅了眼睛等她,她一落街一定遭人辱罵,如何過日?到北京,北京是政治中心,是非之地,不可久居;西方國家因為美國制裁,沒有誰敢收留她;唯一可以考慮的,只有大灣區了。但全世界銀行都怕了她,她把數千萬身家用卡車載去大灣區安置,買一幢獨立屋,成座山的鈔票放在地庫,在大陸那種匪盜橫行的地方,她晚上能睡安穩覺嗎?

無論如何,這都是她一世做孽的報應,就讓她自己去操心好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