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6/12 - 10:19

新公務員工會遭打壓 主席顏武周遭降職 司庫賴嘉欣遭照肺 「打份工唔係做一個奴隸」

賴嘉欣、顏武周

賴嘉欣、顏武周

訪問原定於 6.10,原擬聚焦於 6.14 公投,不意必須延後,而且標題和重點都要改寫。

因為當日下午顏武周收到通知,將失去署任職級,由署任一級勞工事務主任降為二級。

* * *

廣告

公務員事務局長聶德權甫上任便向下屬施壓,謂公務員有「雙重身份」,同時隸屬於國家。政府亦連番出手,宣稱正研究加入宣誓;並高調抨擊 6.14 公投。

顏武周質疑「雙重身份」查無實據,「搵勻所有文件都冇提及,基本法第 99 條只係寫明『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 。」

顏說工會諮詢同事,俱答宣誓並不必要。因為公務員入職時都要認識守則和基本法,倒思疑增添宣誓一節,不過為乃後可 DQ 公務員鋪路。「係咪同政府有唔同睇法就唔忠誠?政治中立嘅原則之一就係如實向政府反映意見。」

他亦回應政府譴責公投,解釋 6.14 公投立基於多個工會,符合基本法對工會的保障。

惟筆者問到 6.14 公投的門檻看來高不可攀:期望超過六萬名工會成員投票,六成人(36000)同意方可望有進一步行動。但現時加入工會的人數,根本未夠六萬,恐怕甚難達標。

顏以其工會為例,現時新公務員工會約有 3200 名成員,須要 3500 人投票才過關。換言之公投追求的投票人數,皆超出各工會的人數,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他解釋公投的目標之一,便是藉此推動更多人入會,以期各行各業都有 5 - 10% 同行加入。因為必須響應者眾,才有實力罷工,所以公投其實是寓宣傳於行動。

他不同意 6.14 公投無果會「失威」,雖然眾多工會多屬新創,但公投必須在國安法落實前推動。即使未如理想,他們會多加宣傳,再接再厲。

* * *

新工會成立至今,已有約十名會員向工會求助,他們或遭截查,或被拘捕,或受檢控,工會正在跟進並提供支援。

惟新近受害者不只成員還有骨幹,主席顏武周與司庫賴嘉欣皆遭政府針對。

顏武周自去年十月升職,署任一級勞工事務主任,卻在 6.10 下午收到通知,將以「行政需要」結束他與七名同事的署任職級,令他在七月降回原職(二級),降級後他將失去約二萬元月薪。

顏解釋慣例,一般人獲升職「署任」,在晉升時均知曉是否屬臨時性質(即所謂行政需要)。除此之外,獲晉升者「署任」一兩年後視乎表現便可「坐正」,極少在「署任」期內未過一年,卻因「行政需要」降回原職,「好少依啲情況。」

而且在他的部門,來年「署任」職缺將創新高,供過於求。更可疑的是他知道有資歷更淺,未過三年試用期的同事將獲晉升為「署任」。

顏不敢斷言自己受打壓,但肯定自己的遭遇「好罕見,好唔尋常。」身為行政主任(EO)的賴嘉欣更篤定地說:「身邊啲 EO 都好震撼,係聞所未聞。」

一人已經空前,何況一舉刷下八人。賴形容此舉像「核彈」般株連,她質疑政府為掩飾降職是衝著顏武周一人,不惜抓七名同事陪葬。

自從賴嘉欣與顏武周露面受訪,她亦受到上頭關照。

據聞政府高層每朝都閱覽各大報章,看到《明報》訪問感「震驚」。兩周前一高層召賴入房,詢問「政治中立」、「黑色衣著」等問題,她不住反問據理爭持。

乃後 5.27 網民宣布包圍立法會阻止國歌法,上頭特意打電話給上司查問她有否上班。豈知當日上司不在,正在辦公室的她接下電話,「勁無聊。」

仕途受挫,顏武周自承難過,不獨自己受屈,更擔心不止七名同事受累,恐怕來日牽連更廣。既打擊部門士氣,更令人憂慮公務員的升遷是否公平。他會先循機制上訴,若體制內的渠道皆徒勞,不排除會考慮司法覆核。

然而打擊無阻兩人為繼續工會獻身。

顏武周說:「職位唔由我控制,我能夠控制嘅係繼續企喺自己崗位。」他已有準備丟失工作,「打份工唔係做一個奴隸。我會繼續做我自己,我唔係甘於做奴隸嘅人。」

賴嘉欣說:「一早預咗被炒,我覺得值得。我會更加俾心機做,愈打壓就要愈頑強。」

臨別前筆者聽到他倆互相打氣:「有今生,冇來世!」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