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屋嶺要帶給示威者恐慌

2019/8/30 — 12:4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昨午(8月29日),隨着銀髮一族的人,前往新屋嶺扣留中心,看看這個神秘地點。

由九龍塘地鐵站,乘坐旅遊巴士前往,沿途交通?順,車程大概是40多分鐘。是遠是近?每個人的計算都不同。但假若從港島前往,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相信時間將會超過個多兩小時。在零晨時分,沒有公共交通工具,計程車單程也要花上數百元了。

到達後,旅遊巴士先將眾人車往一個小山崗上,從山崗遙望新屋嶺扣留中心。中心除被重重鐵絲綢包圍外,還被許多草和樹木所包圍。剛下着大雨,雖有雨傘,但眾人多全身盡濕。在這情況下,扣留中心,在眾人眼中,更顯淒涼。

廣告

從山崗下來,繞了一個很大的圈,走到拘留中心的正門,大概約行了40分鐘。門外有多位警員站崗,築起防線,我們都不能越過,只能在較遠處着見門和門上的牌,寫上「新屋嶺扣留中心」。其中一位銀髮族的成員向大家講解這中心的歷史,原來遠自很久前已使用過多次。港英時期,中心用作將偷盜來港的內地人士在譴返前暫作停留,現在已很少作這用途。89六四黃雀行動,接收逃來香港的民運人士,停留以待核實身分。2005年韓農在港示威,超過千人被捕,部份人士也被扣留在此。除此以外,中心基本上很少使用,可想而知,中心設備必然十分簡陋,CCTV可能也沒有,所謂的臭格也必然比市區內的警局的差很多。事實上,警方記者招待會中所顯示的圖片也指出中心內的簡陋情形。由於中心週圍都多是雜草,蚊蟲很多,大家站在中心外,也經常要拍打蚊,相信中心內的情況也會如此。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廣告

自811後,不少被捕者被送往這中心。雖然2個多月的返送中運動中,被捕者已超過800人,但不是在同一時間被捕,每星期只是數十人而已,市區內任何一所警局均可接收。為甚麼要這麼遠,勞師動眾將被捕者送來此地?心中只能有這樣的答案:要令被捕者心驚。

離市區遙遠,電訊信息接收很弱。被捕者要聯絡家人律師等都不容易。事實上,811當天的54位被捕者便遇到這情況。律師與家人都不知被捕者被扣留在這地方。最後知悉,還需花時間於舟車。律師在門外等了十多小時,也不准見被捕者。三分一被捕者是在錄取口供後才可見律師。假若律師要聯絡家人,電訊接收差也難以聯絡。

令大家最不明白的,就是54位被捕者中,31人要送院,其中6人情況嚴重。警方指他們都是在被捕時反抗受傷,但假若他們在被捕時已受傷,為甚麼不是即時將他們送往就近醫院?事實上,我們從電視畫面上看到被捕人士在被捕時多沒作出反抗,反而求情。在被捕時仍神智清醒,但幾十小時在扣留中心後便腦部沖血。這不難使人感到他們是在扣留期間被虐打。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警方多次指被捕者自己選擇在沒有律師在場錄口供,也沒有被捕者投訴或指出在扣柙時遭虐打,如有,市民可投訴。但想想,示威者一直知悉,在沒有律師陪同下,不會說任何話。此外,有誰敢在沒有法律保障下去投訴?向警監會投訴,便會交回警方調查。就算投訴,警察便指沒有錄像,警察也沒將事紀錄在簿。投訴何用?更有趣的是,不少傷者被問及知否在甚麼情況下受傷,大家的回答是「不記得」。受傷的情況和地點,怎會不記得。相信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怕」,怕被警方多加控罪名!

林鄭一直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怕開罪警方。但對於這扣留中心留下給市民和示威者恐佈的印象外,個多月來,警察在市民心中所留下的,都是不良的印象。我們常聽到街坊罵警察,記者在採訪時被問候等,假若林鄭繼續以警打壓,只有造成更負面印象。

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調查,情況將會更惡化。林鄭要負起全責,不過,她也無力負得上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