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時代下我們最後的新醫生

2020/7/3 — 12:51

公立醫院急症室(資料圖片)

公立醫院急症室(資料圖片)

又到七月了。七月是全香港醫院的重要月份,因為新一批的醫科畢業生將成為實習醫生,而實習醫生也變為了駐院醫生。今天我在病房看到了新的實習醫生,年輕的面孔,緊張戰競的神情,仍然生澀的技巧,就像看到當初的自己。恰巧的是,我現在的上司,也是當年負責監督實習醫生的人。他跟我說:「時間過得真快啊!當初你也是這樣子呢!」是啊,兩年前我就坐在同一個病房同一個位置,懷著同樣緊張興奮的心情,迎接我的第一天。我想到,無論是新的實習醫生還是駐院醫生,這一年對他們來說是人生非常關鍵的一年,便有些話想跟他們說。

我只是一個前線小卒,並沒有什麼資格作什麼訓話,也沒有這個打算。具體工作技巧前人之述備矣,也就不獻醜了。我只是以平輩的身份作一些分享。到現在我做了兩年的醫生,每一年都是劇變的一年。第一年作為新人一定會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不要怕去問,不懂不要裝懂,很多醫生都是願意教導的。不要期待沒有錯誤沒有挫折,如果你作為新人完全沒有錯誤,那你就不是醫生而是醫聖了。不要期待所有人都會親切友善地對待你,因為世上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友善。而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保持友善本身已要很高的修養。還有要對自己好一點,有時間休息就不要玩手機,有時間就趕緊去吃飯,你除了是病人的醫生,還是父母的兒女。雖然有很多跌跌撞撞,但我總算捱過了第一年。我還是有很多不足,但我感覺自己已是完全不同的人了。

到了第二年,我成為了正式的駐院醫生,開始親自負責治理病人。對我職業生涯而言,也是劇變的一年。做正式醫生和做實習醫生是完全不同的事,責任重了很多,有時重得讓人透不過氣來。我還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慶幸這一年來遇到很多細心認真的上司,用心教導我,願意傳授我知識和技巧,願意給我寶貴的意見,願意原諒我的不足,願意給我機會改正錯誤。雖然我還是有很多不懂的事,但是一年過去,我又是完全不同的人了。

廣告

大時代下,這一年除了對我個人是重要的一年,對於香港的醫護人員也是震撼心靈的一年。原來除了是醫生,我們還是香港的一分子,是香港市民的血汗錢培養了我們。肺炎疫情教導我們,原來醫護人員並不能躲在象牙塔內,原來象牙塔也是會被攻陷的。原來你想做一個離地醫生,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想對新醫生們說,今年的七月一日是歴史性的,你們這一批新醫生也是有著歷史性的意義。你們除了要對自己負責任,還對香港醫療界和香港社會有著歴史的責任。你們也許是最後一代接受正統香港醫療培訓的醫生了。所以趕快成長吧,能撐多一刻就撐多一刻,這是鬥長命的比賽。希望你們要努力學習正確的做法和醫德,要教導你們的後來者,要互相體諒守望相助。畢竟以後的事誰能預料呢?二十年前誰能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呢?今天香港還有面目自稱東方之珠嗎?遊行集會的熱情喧囂已變為道路以目的沉默肅殺。

也許幾年後香港醫院已不是我們熟悉的醫院。也許註冊和考試制度會大變,大開方便之門,而立法會或醫委會反對,就成了阻撓政府施政,變了顛覆國家政權。也許自某地來的醫生考試及格率低,會被詮釋為歧視以及煽動仇恨,傷害民族感情。很多醫生會移民外國,此消彼長,香港本地醫生也許會愈來愈少。也許收取紅包變了自然不過的事。也許將來留髮不留頭,所有醫護人員都要宣誓效忠。也許互相舉報的風氣會很快蔓延到醫療界。防人之心不可無,做醫療的人不一定就會與人為善,醫生出身的「賢達」實在太多了。也許醫院內批鬥檢討貼大字報會蔚為風尚。也許每間醫院都會設立黨支部,有黨委進駐,時刻提著達摩克利斯之劍。這些都是狂想嗎?你懂的。也許唯一不變的就是我們引以為傲的床位和輪候時間。

廣告

霪雨來,陰風至。天空變得灰暗,空氣變得混濁。生命會凋零,自由會消失。荒謬會變為常識,常識會變為荒謬。舊人將會逐漸離去,新人將要拚命成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