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作家、旅歐犯罪學家,著有《警國論》。受訓於劍橋,穿梭英法中港作研究和專題演講。讀寫雖見礙,踏雪方留痕,沉思著書,也談生活文化萬象。目前正編寫續作。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20/8/17 - 15:48

新書《警國論》對序:好青年荼毒室篇(二)

好青年荼毒室 YouTube 影片截圖

好青年荼毒室 YouTube 影片截圖

新書《警國論》對序:好青年荼毒室篇(一)

好青年讀後語重心長說:「Hume 開初寫 on human nature 無人睇,之後寫第二本淺白點的先有人理,大紅。」這說明了並非他本人看不懂,大呼有點太深的同時,是在為讀者著想,以及擔憂內容因難度而不受重視。新手上路,我坦承筆觸上的不足和進步空間,有特意在後記中致歉。文責固然全在我身上。對於他引用蘇格蘭哲學家休謨(David Hume)作例,則令人感悟人生奮鬥路上摔痛在所難免,不妨將標竿定高一點,將我自己身段放得再低一點。

好青年的閱讀與總結本領,不得了。三言兩語便將我的方向說得一清二楚:「《警國論》開首兩章對於荼毒室的讀者來說略為學術,但讀下去則有漸入佳境的感覺。此書的基本關懷是『甚麼是警察/警察為何物』的問題,如果讀者一直有思考這類問題,便不難在此書遇到啟發之處。」基本關懷一說十分獨到。理論是冰冷的說辭,如果言之有心,背後便是溫婉和煦。

廣告

《警國論》當中的正統遊戲,是好青年口中的方法學論述。透過實用主義研究方法,正統遊戲就像是一個隨身攜帶的思考裝置,有助研判有關認受的場境。他說:「此書基本上選擇了深受維根斯坦影響的實用主義研究方法來探討『甚麼是警察』的問題,此派大多認為要解答『甚麼是X』的問題,其實應該從實際場境裏考察人如何運用『X』的詞語或概念。」是為非常直接了當的描述。

好青年看來對士紳一說亦感興趣。我說的「文化士紳」不是字面解釋,而是一個借用法語中「gentilhomme」的概念,在清末及法國大革命的歷史脈絡下,用以說明雙重警政下的生活態度和模式(詳見書中第三章)。士紳是社會中特殊的一群,勇於挑戰既定事物,某程度上必然反主流,應當不學語而作主張。好青年的觀察也令我反思,知識普及者、歷史陳述者、傳揚文化者、傳播界在我框架中,算不算文化士紳?可能,又未必。這也連結到一些微不足道的想法。好青年四年來收穫大成功,滿載期望。很多人都相信他們在普及之外,毫無疑問也正蘊釀出偉大學問來。屆時入世與出世交界,好青年荼毒室的富德樓會址,便成名符其實的「士紳俱樂部」了。

林慎《警國論》

林慎《警國論》

 

誠品及各獨立書店有售,購書專頁
Google Play 電子書
作者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