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作家、旅歐犯罪學家,著有《警國論》。受訓於劍橋,穿梭英法中港作研究和專題演講。讀寫雖見礙,踏雪方留痕,沉思著書,也談生活文化萬象。目前正編寫續作。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20/8/3 - 14:05

新書《警國論》對序:序

首先在此感謝《立場》平台以及讀者的支持,鋪展了出版《警國論》的機會。這本書的重量承載的不只是在字詞間的維根斯坦式「語言遊戲」,更是充實我們文化的卑微願望。香港語境,不只混雜,不只借舌,而且有力產生原創的、對日常生活具啟發性的論述。編輯對此總結得妥當:「他帶領讀者對警政活動、公權力作深邃思考甚至主張,抵抗成為文化庸人的命運。」我也必須對她公開致謝。

原本有更大的空間斟酌細節,後來為趕上書展忙了一場。徒勞有時,未必無功,只是再次驗證今年好事多磨。本書榮幸得沈旭暉老師、黃國鉅老師、好青年荼毒室各路文人作序。序固然過譽,乍看之下無法不耳朵通紅。哲學家 Kripke 研讀書中常引用的維根斯坦,作出意義懷疑論(meaning skepticism)之解讀。穿鑿附會下,我也懷疑老師們的客氣和善意背後,還隱藏著更大善意。百忙中沒有時間在書中詳細回應,場所也未必適合。以此機會感評新書,隔空對談,可能更佳。

劉以鬯先生有名著《對倒》,是為今次跟序者對序的靈感。《對倒:花樣年華寫真集》中,改編者王家衛導演解釋名字道:「《對倒》的書名譯自法文 Tête-Bêche,郵票學上的專有名詞,指一正一倒的雙連郵票……它也可以是電影的語言,是光線與色彩,聲音與畫面的交錯。Tête-Bêche 甚至可以是時間的交錯。」常說「解釋」,為的是稍為解惑、釋懷;書中如若有意,有意者自能解釋。我以往曾寫過一篇有關劉以鬯先生的短文,正好適用:「有說書如紅酒,可惜人生太短,覺悟趕不上遺憾。不管你是六十年代輕吐煙圈的周慕雲,還是從二零四六回來告誡我們的先知,依然分享著同一份的悲愁。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物,美好的時代,總讓人措手不及。」

廣告

書本的序,是最早的書評。對序,就是最早的研讀對談。對序之序作結,系列開始。

林慎《警國論》

林慎《警國論》

 

誠品及各獨立書店有售,購書專頁
作者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