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作家、旅歐犯罪學家,著有《警國論》。受訓於劍橋,穿梭英法中港作研究和專題演講。讀寫雖見礙,踏雪方留痕,沉思著書,也談生活文化萬象。目前正編寫續作。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20/8/4 - 11:14

新書《警國論》對序:沈旭暉老師篇(一)

沈老師推薦序
新書《警國論》對序:序

沈旭暉老師是今代知識份子的代表人物,成就出眾。他背負家族及學院等體制包袱,勇於在大時代岔口作出關鍵站隊站台,跟很多仁懦的學院同業比較,自然耀眼。鎂光燈下,素有爭端。今次文章的焦點,純粹希望以文會友,集中在討論文章中的觀點與看法。

沈老師的推薦序中有三個獨到的觀點,令我不禁反覆思量。首先,我們素未謀面,故聽到方案時,心底不免有點疑惑,亦有感難以高攀。後來有幸得推薦,深感無法兌現過譽的期望之外,我由衷地佩服沈老師的目光穿透書本,乃至連關鍵句(punch-lines)都察覺到。本書要兼顧慎密的理論結構以及可堪閱讀的文理,宜細讀消化,稍一不慎便掉下懸崖,要重整思緒再來。譬如他形容為耐人尋味的「雙重警政」之局,在整套邏輯中相當重要,卻非常人所能完全意會得到。沈老師卻能在繁密的體系中抽絲剝繭,掌握溫軟的主旨及成書目的。序中寫的「見人所未見」,於他本人身上更貼合。

廣告

第二點是顯學。他說:「過往社會對於警察的想像,正是處於這種平面狀態,或過份集中在表層,至於『警政』的本質是什麼,其文化意涵與政治關聯是怎樣,認受性又如何等等,縱然值得研究,卻未成為顯學。」這說法是社會病理學分析的層次,不但正中香港警察研究的死症,更對應了書中希望解決的失語症。有說現代學院培育大量知識庸人(Bildungsphilister),象牙塔中不少人道德跟知識分離,假借客觀科學之名,終日埋首於學術遊戲,做不痛不癢的研究。尼采對此痛批為:「聽起來是個雷,天宇卻沒有洗滌乾淨。」法國哲學家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亦有類似說法。

警察是甚麼?這個問題文法上簡單,回應卻可以很複雜。好青年荼毒窒的序亦觀察到書中的這個「基本關懷」,我之後會再談。如果錯將表象視為內涵,只作沈老師指的「一般意義」的研究,市面上屢見不鮮。在欠缺深入語義理解下強作「平面」、「表層」的分析和結論,難以對課題產生更準確的理解,更別說啟發到讀者以令社會進步。鸚鵡學舌,便自然回歸到尼采對學術界的批評,尤其在華語及香港語境下,很難生成有關警察警政的準確知識。顯學在乎的除了深度,亦在乎深切的人文關懷。沈老師字裡行間表露的就是這種士人情操。

林慎《警國論》

林慎《警國論》

 

誠品及各獨立書店有售,購書專頁
作者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