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書《Hong Kong in Revolt》答客問

2020/11/18 — 14:40

圖片素材來源:區龍宇《Hong Kong in Revolt》封面、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圖片素材來源:區龍宇《Hong Kong in Revolt》封面、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作者按:有認識或者不很認識的朋友轉來有關我的新書《Hong Kong in Revolt》的疑問。他們未曾讀到原書,又略有聽聞,故有此問。我在此簡答。

問:現在出版界都有不少關於反送中運動的書出版,可否扼要介紹你這本書呢?它與其他有關著作有何不同呢?

答:我就先不講其他著作,只談自己。去年底 Pluto Press 邀請我寫一本關於那場運動的書,我應命而作。我首先設定一個任務,就是盡量求真相,將這場數以百萬人計的大運動既寫出一個總覽,又反映它內部的多元和矛盾。我認為,從運動五大訴求來看,它無疑是一場偉大民主運動。我希望能夠向外國讀者解釋這一點,令他們明白為何這場運動值得支持和需要支持,儘管它有某些缺點。去年運動中確包括一些特朗普支持者,這令外國的非特朗普支持者對於香港的運動有點疑惑。但無論如何,團結二百萬人的核心要求,是五大訴求,而不是港獨要求,或者是支持特朗普。這場運動的特點正在於目標一致之餘,同時又十分多元。我們如果不揭示這種多元主義,就是違背真相。所以我的第一章在總覽運動之後,第二章就敘述運動內外十個有典型意義的角色,說明運動參與者團結對抗中共,但彼此又有差別。既然參與的人那麽多樣,自然會有各種分歧,互相激蕩,且各有自己理據。第四章就是檢視運動內部各種矛盾立場和做法,及其各自理據,同時也給出自己的看法。這個分析過程,當然包含一些理論前設,但這些前設,我希望是有助於呈現運動的複雜性,而不是相反。是否「政治正確」不是我的首要考慮。

廣告

問:你的書是否主張運動應該有統一領導?「不要迷信無大台」?

正如我說,我的書首要是重現運動的浩大與複雜和多元。我主張什麽,在書中不是重點。但運動為何如此浩大?那首先因為這場運動有很大的自發成分。我特別提到,這是被欺壓的人民自行創造歷史的時刻。英雄有時也創造歷史,但人民也經常創造歷史。很多改變歷史方向的大事件都是群眾闖進統治者禁區、闖進歷史創造的結果。這個時候的群眾行動往往是「無大台」的,而且很多時候是好事。然而,反抗若曠日持久,群眾若要鞏固實力,這時便需要考慮聚眾商議,因此出現群眾性的民主決策會議。大家回顧歐洲四百年的民主革命,莫不這樣。群眾一旦起來,第一階段往往完全自發,但接著,就出現兩個層次的組織化 — 第一個是群眾抗爭的組織化,第二個就是要求「召開立憲會議」。最近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也是從完全自發走向建設群眾各級 / 各種大會。所以社會反抗往往是自發性與組織性相結合。

廣告

注意,即使反抗有組織性,歷史經驗(包括去年的歷史經驗)說明,這不等於就是「統一領導」。如果經由革命召開立憲會議,它當然是個「大台」,不過那是多元主義的大台,黨派林立,不會有什麽「統一領導」。民主反抗運動必然多元,很難想像可以有「統一領導」。把任何「大台」都想象為「統一領導」,其實是因為自己沒有真民主革命必然多元的概念。這樣很正常,因為中國從無外國的那種民主革命,有之,也很快夭折,以致今天很多人都繼續被統治者愚弄,懵懵懂懂。不要以為「啊我不是中國人,我是香港人」,換一下身份就能夠旦夕之間變成真有民主習慣的人。我自己的經驗也是需要時時反思,時時學習。

問:你的書是否認為運動主要是由排外本土派所推動?這是否抹黑了本土派?因為現在的本土派都不再根據移民身份或者血緣來界定香港人。

答:當然不是。我從來主張具體分析。我區分了兩種本土,一種是排外本土,一種是愛護香港和珍惜香港人身份。我也是這種意義上的本土。至於真正自覺地排外的本土,在運動中是有的,但不是主流。我們要尊重事實為先,不要膠板一塊地看問題。我的書就舉了劉頴匡這個饒有興味的例子。劉頴匡在 7 月 7 日號召的遊行,目標是向大陸旅客解釋反送中運動的訴求,爭取他們,而不是要滋擾他們。他更強調當日遊行將以「優雅」姿態進行。當日有些人更自發地印刷介紹反送中運動的單張(簡體字),派給大陸旅客。或者是用很重廣東話口音的普通話高喊五大訴求。過去十年,排外本土派(例如雙黃一陳)不斷說中國人不懂民主,不配有民主,說普通話的人就是低人一等,香港人不要理會鄰國等等。然而,在反送中運動的高潮,一位本土派居然發起遊行,爭取大陸旅客支持香港,這豈不奇特?凡事都要具體分析,不能用意識形態代替事實。

但排外本土的聲音是否已經消失了,只剩下純樸的愛香港者?也不是吧。現在雖然比較少人使用血緣來界定香港人,但就更多地使用語言來界定,認為說普通話的就不是香港人。或者是次一等的香港人。這種被稱為「鬥黃」的現象,不利於團結大多數香港人。不要忘記事實上有不少大陸移民是支持民主訴求的。我們要取回移民審批權(我很早就主張過),但也要公平對待因正當理由(例如家庭團聚)的移民。這講遠了,我的書其實沒有涉及這點。只是你很想知道我的所謂「立場」,我才講講。各位讀書而要自己立場先行,沒問題,但如果去讀,最好認真看看大部分篇幅究竟寫了什麽,不要只顧政治審核而忽略大部分內容。

問:你的書是否屬於一種左翼視角的分析?這會不會犯了左膠毛病,例如把香港的資產階級,都視為香港民主運動的敵人?

答:首先,我寫書的目的不是宣傳什麽政綱,而是系統地敘述和分析去年的運動。這就首先要求重現真相和具體分析。什麽是資產階級?可以不區分大小去講這個階級嗎?可以不理會彼此分別具體做過什麽嗎?小黃店的老闆也是敵人嗎?不,他們是盟友,是可親盟友。在第二章我有一節分析了香港的大班們,因為這一類「資產階級」與去年的反抗有過交集。他們的作為,與小黃店老闆真是雲泥之別。不是我的書把大班們當成敵人,而是好幾十年前,他們已經把普羅大眾爭取民主當成敵人。他們反對普選反對了幾十年。中共所謂 1982-97 年的平穩過渡,就是依靠這些香港大班,才超額完成。歷史諷刺就是,他們現在也開始被中共清算了 — 這難道不值得一記?

我的書是否帶有左翼分析視角?是有的。世界上不存在絕對客觀的事實。正如歷史學家 E.H.Carr 講,事實就像麻包袋,除非裏面塞進東西,否則它自己是站不住脚的。要事實成為有意義的東西,站得住脚,你得有個評價各種事實的各自分量的標準、以作取捨(你總不能把所有事實都寫下來)。而這個標準可以人人不同。我所謂左翼視野,就是一種人道關懷,一種對被壓迫者的同理心 — 自由是好的,被壓迫是不好的。對於民主運動來說,這種視野是必要的,因為民主運動就是被剝奪公民權的人民翻身作主的運動,這樣的運動,怎麽可能沒有強烈的人道關懷?現在令人擔心的是,一些人是否忘記了初衷 — 我們既要身份,也要民主,缺一不可。沒有民主的「身份」,容易走向獨裁,最後所改換者不過是一件外衣。

正因為這樣,所以我有一節特別探討運動參與者中的貧富問題。有錢的可以有較多時間參與運動,可以買昂貴裝備,即使青年被父母趕走也多數不致於挨餓,但窮的就不是了。我也點出了「家長」們(不是真家長那種)接濟窮青年,這當然可敬。但難道我們不該問問,我們這個社會,如此富有,為何有人不勞而獲,更多人勞而不獲?為何整個資源分配完全傾斜於地產黨?反過來,如果香港貧富懸殊不是那麽嚴重,如果公民都有起碼生活保障,那對於爭取民主的抗爭難道不是最有利?更不用說,如果這樣,香港的選舉早就不會有那麽多老人家以選票換蛇齋餅粽了。

你最多說,在去年街頭對抗政權之際,適宜專注抗爭而不是呼喊「我要分配正義!」,好吧,但我認為,在一本回顧與反思 2019 大反抗的書,難道不該探討一下「我們想要的是一個怎麽樣的香港」?為何不適合去問問,點解這個新香港想象居然甩掉了分配正義?如果有人覺得沒必要,我尊重他的意見,但我會懷疑,這是否因為「飽漢不知餓漢飢」,所以覺得沒必要?

本土派其實都有興趣探討這個問題。劉頴匡曾經主張港獨(後來放棄了),其關於獨立之後的新香港,值得一讀:

「獨派需要開始構思香港獨立建國後的藍圖……那麽怎樣的藍圖才是最易令人支持的呢?大建房屋?驅逐新移民?大派福利?全部不是。答案是:『在香港宣佈獨立後的第二天,香港市民現有的一切生活方式和習慣,將會維持不變。』」[1]

香港的貧富懸殊驚人,140 萬人在貧窮綫以下,工時也是全球最長的其中一個地區,劉頴匡卻深信,獨立之後的香港,除了旗幟,什麽都不需要變。他不像排外本土派那樣保守,要驅逐新移民,但他理想中的香港國,豈不是照舊是一個超級富豪壟斷土地和民生事業、而窮人只能住劏房的香港國?這究竟是舊香港還是新香港?我覺得,這樣的香港國藍圖,至少值得討論。如果連認真討論彼此的香港想象都不允許,只准跟在 KOL 後面搖旗呐喊,這又是我們所追求的香港嗎?

問:你作為左翼,是不是認為民族認同,或者香港的民族認同,就一定是不好的?

答:我的書其實沒有很多編幅討論這個議題。不過我多少回應一下吧。真左翼一向認為,被壓迫者的民族認同是正當的。如果有人覺得「香港已經是一個民族」,我不會反對。我是近年來最早講《香港人共同體》的少數幾個人之一。問題只是,你怎樣畫出這個概念的邊界。如果你只容許講廣東話和英語的人包括在內,那我就不想做你的民族一份子。但如果你的民族概念,是開放和包容的,那又不同。

你之所以有這種誤解,可能因為你搞不懂什麽是左翼,以為左翼真是膠板一塊。在外國,的確有所謂「坦克左派」(Tankies,即斯大林派),他們附和中共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抹黑。但主流而又多元的其他左翼不是這樣的。外國左翼,有些很積極支持香港民運,有些則搞不很清楚 — 但這不等於他們是「坦克左派」。難道香港人不應該盡量團結多數嗎?難道香港人要「鬥黃」鬥到出征外國嗎?

 

[1] 劉頴匡 Facebook。帖子現已刪除。作者留有記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