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歲三願:願榮光歸香港、一眾手足平安、警暴報應不爽!

2020/1/25 — 12:11

1 月 24 日大除夕夜,黃大仙祠外有人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1 月 24 日大除夕夜,黃大仙祠外有人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疫病襲港,勢頭凶險,全城已淪陷,殘年急景更添蕭索。筆者在歲晚收筆的前兩天,如願完成兩件事:其一是前往「懲罰」「燈神蕭生」,吃了一頓「堅石燒」的韓牛,撐黃色經濟圈;其二便是前往銅鑼灣「和你宵」走了一圈,買了一個小小塑像和幾張貼紙,給年輕人一點支持。今日(24 日)際此歲序更迭時刻,筆者誠心許下三願:願榮光歸香港、一眾手足平安、警暴報應不爽! 

首先,《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的曲詞清楚道出香港人的心聲。回顧過去七個月的日子,筆者體會到香港這個地方的可愛,更感受到身為香港人的驕傲。香港的可愛不在於其金融經濟地位,卻在於此地畢竟經歷過百餘年的殖民地政府的管治,保留下來的一套法治系統、專業管理制度、相對自由的體制,以及西方傳統價值的社會氛圍。因此,這樣的土壤一直孕育著好幾代的香港人,鍥而不捨的爭取民主政治。相對而言,臺灣經過多年的民主抗爭和洗禮,已發展為成熟的政黨輪替政治局面。如今的香港可說是世界華人社會中僅存的一處面對威權獨裁政權,必須為爭取民主政治而仍要繼續爭扎奮鬥的地方。

此外,香港人值得驕傲的是香港人的質素,特別是在過去這段日子中那些年輕人的表現和付出,激勵了香港市民的鬥志和魄力,團結起來走上抗爭不歸路,更撼動了國際社會的關注,把香港問題視作世界政情大局中的一隻棋子。事實上,這份驕傲足以讓香港人立足於當前紛擾時代,贏得國際稱譽和鼓勵,一直守護著瀕臨沉淪的這一片土地。「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是《願榮光歸香港》的最後幾句文字,也正是香港人心中期盼的願景!

廣告

其次,時至今天,抗爭被捕者已逾七千,部分人士已被判徒刑,正在受著牢獄的折磨痛苦,有些人已流亡外地,生活於彷徨跌宕之中,大多數人仍然保釋後候審,忐忑不安的承受著無形壓力的煎熬。事實上,所有抗爭者在民主路上都是手足,不分和理非或勇武,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下就是齊上齊落的同路人,有如在同一香港這土地的屋簷下,就是血脈相連的弟兄姊妹。所有手足在這一場「抗暴逆權運動」中都曾經受到不同程度的肉體和精神創傷,艱難前路的試練和挑戰依然苛刻嚴峻。

有人說過一個城市的最美麗風景線是這個城市的人!這裡香港的抗爭者,尤其是年輕人,在過去這段日子裡,經已把最亮麗、最璀璨,以及最動人的色彩鋪蓋在香港街頭巷尾、廣場上、公園中和商廈內的不同角落,留下鮮血的痕跡和傷痛的憶記,而且那些照片、錄像、文字、圖畫和報道已在歷史上作出了控訴的見證。筆者曉得,更多的香港人憤慨莫名,深感訴求仍未落實,在庸官把持著的苛政下,公平、正義和人權未得到伸張,抗爭路仍漫長遙遠!為此,筆者祝願所有手足保持身心康泰的狀態,路上平安!

廣告

最後,念及過去逾七個月的黑暗日子裡,香港處於無法無天的局面,魔警當道,惡重孽深,護法人變了施暴人,執法者竟是枉法者,令人髮指!在遊行示威或者集會的場合,有著斯文背景的筆者對於針對警暴的口號每有不同反應:「警察開 OT,警嫂玩 3P!」意識不良,筆者不敢喊;「黑警死全家!」惡毒而禍及無辜妻兒,筆者也不願叫;「好仔唔當差,當差正仆街!」雖然有點粗鄙,筆者卻往往不避俗套的高聲回應;「解散警隊,刻不容緩!」這一句最貼切和實際,筆者一定叫的震天價響!  

事實上,在特區政府縱容姑息和沒有制衡機制的情況下,一支本來聲名不俗的香港警隊淪落到法紀蕩然無存,那些蒙臉沒有面目的警察已成魔變妖,為所欲為的暴行簡直罄竹難書,陷香港於萬劫不復的險境。筆者明白警察已被利用成為當前特區政府的政治打手,但是掌控著權力的人還是可以自行取捨而有所選擇的。畢竟惡是自己做的,孽也是自己作的,從來因果報應不爽,只是時辰未到而已!筆者是基督徒,當然相信上帝的公義必然得到彰顯。「惡人有禍了,他必遭災難!因為要吃自己行為所結的果子。」(以賽亞書 3:11);「求你在天上垂聽,判斷你的僕人,定惡人有罪,照他所行的報應在他頭上……。」(列王紀上 8:32);「……願耶和華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撒母耳記下 3:39)

筆者歲晚許願:「願榮光歸香港、一眾手足平安、警暴報應不爽!」立此存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