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2/1 - 11:34

新科目名稱就叫「強國宗教科」

有一種東西,靈魂掏空,名字也改,只剩軀殼猶在,這叫殭屍。

獨立思考不再提,明辨是非很危險,一切毒草從腦袋移除之後,軀殼被注入國家的幽靈;通識科的屍骸,拖着新時代一神教的圖騰,即「正面價值觀」、「國民身分認同」,《憲法》、「法治」,在中學的走廊飄蕩,逐個課室敲門,探頭張望,血盤大口在笑。

新時代思想改造,學生被輸送到北方朝聖,俯伏地上,膜拜宏大基建;然後仰望無處不在的天眼,國家溫柔的眼光凝視你一切;學生們認識電子支付無比方便,每位臣民全天候向主子輸送大數據,成就一個全知全能的神。不再談批判思考,重點灌輸學生正面價值觀,不要問、只要信。

廣告

我想起了中小學時代的《聖經》科,就讀天主教學校,老師是外籍神父,英語不怎麼聽得懂,只記得他慣性在講台上踱步、喃喃自語,他應該是開明自由派,同學們昏昏入睡,他完全放任不管;小二時候,談到「處女產子」的故事,可能我聽到這個不可思議的生物學謎團時,眼睛張得特別大,神父倍感安慰,送我一張「童貞聖母瑪利亞」書簽,從此,我對處女產子這回事,念念不忘。

《聖經》由小學讀到中學,後來談到「三位一體」,又是父又是子,又分開又同體,一頭霧水,激發了本人對邏輯與思考方法的興趣,開始思考「全能的上帝能否造一塊祂舉不起的石頭」之類的話題。課程讀《新約》,有次偶然翻開了《舊約》,驚見故事中同一個神,嫉妒、嗜血、殺人、甚至大開殺戒搞種族滅絕,是人生啟蒙的重大時刻。

及後考公開試,我掌握了應該是自己領悟回來的特別答題技巧,每個題目、每一段落,都強調 faith、faith、faith,只要展視一種全心全意的盲目信仰,越是不可思議越要相信,就是高分關鍵,就此拿下一個 A。感謝主,如果沒有《聖經》科,恐怕我攀不上入大學的門檻。

殭屍在學校遊走,老師自言自言說自己不相信又不能自圓其說的事,徒添學生反感;教材一面倒講述神的慈愛寬容,卻無視擺在眼前白紙黑字的暗黑歷史,只會挑起更大好奇;反叛是年輕的本性,你叫學生不要問只要信,結果就是更多問號更不相信;你要考試測驗,重覆書寫「人大有權」、「憲法神聖」、「行政主導」、「中國崛起」,天花亂墜誰人不懂。

改頭換面,斬你手腳,殺滅通識科,然後想借屍還魂,聽說要改新的科目名稱,可以學術一點,就叫「強國宗教研究」。

 

相關文章:
施政報告擦鞋術
責任完全在對方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