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6 月 26 日,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出席將軍澳聖安德肋堂「為香港新聞自由祈禱」會。 (相片由 Hong Kong Frontline Media Galileo Cheng 提供)

【新聞自由祈禱會】夏志誠:讓我們都做敢於揭示真相、講出事實的人

編按:《蘋果日報》日前停刊,引起社會以至國際對本港新聞自由的關注。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周六(26 日)舉辦了祈禱會,為香港新聞自由祈禱。會上有多名記者領禱,包括《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記協主席陳朗昇等,其中陳沛敏在讀出「維護真理而身陷囹圄的人,包括新聞工作者,求主保守他們」一段禱文時,一度哽咽。

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晚上出席在聖安德肋堂的祈禱會時,在分享中提到,每個人都可以在日常生活影響他人,亦要為真實作證,文明社會固然需要有新聞自由,需要按道德良知報道真相的記者,「但是,想深一層,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按照道德良知生活的人;首先要有按照良知生活的人,我們才有按照良知生活的記者。我們不要把責任推給其他人,然後在後面嘆氣、鼓掌,我們都可以、也應該做,按照道德良知生活的人。」在分享的最後,他勉勵眾人都要做「敢於揭示真相、敢於講出事實嘅人。」

另看報道〈天主教正委會「新聞自由祈禱會」 《蘋果》前副社陳沛敏哽咽領禱:求主保守身陷囹圄的新聞工作者

以下是夏志誠發言全文:

各位弟兄姊妹、各位朋友:

今日我們聽的兩篇讀經,《宗徒大事錄》,以及《若望福音》,出現最多次的,就是「作證」兩個字,當耶穌離世升天時,門徒們在想如何可以建立一個世上的、有王權的以色列國。但是耶穌說,你們要為我作證,不是要在世上有甚麼權勢,要作證,要做我的證人。若望福音都一樣,它說,聖神來的時候,衪要為我作證,你們也要為我作證。

作證甚麼呢?作證甚麼呢?為耶穌作證啊,要做「我」的證人,耶穌就是天主愛我們而降生成人的那一位,衪降生成人正正告訴我們,我們是衪的兒女,在我們的人性裏,有一份美善,是不能取走的。有一份尊嚴是沒有東西可以替代的。正因為人性裏有這份美善、有這份尊嚴,所以人同人之間都是兄弟姊妹,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天主的兒女。所以我們是兄弟姊妹,我們中間有彼此尊重的需要,有互相予對方自由的必須,我們不能夠不尊重對方,不能夠剝奪對方的自由。我們需要活在公義之中,活在和平裏面。這些全部是來自人的真實面貌,在信仰裏看人,永遠離不開天主如何看我們,我們和天主有什麼關係,原來人是這麼重要的。

我們要作證。不僅要在信仰裏,在宗教裏要作證,有禮儀、崇拜等等,而且我們日常生活之中,要去說出這個事實,就是我們彼此尊重,就是彼此要有自由裏面生活。生命,是值得尊重,人,是有自由。不過「作證」這個字在希臘文中,是跟「殉道」這個字的字根一樣。「作證」是要「殉道」,上網查一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去年年尾,發表一個數字,去年一年內,全世界有 59 位新聞工作者被殺,而過去十年,過去十年有超過八百幾位新聞工作者遇害,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所以他們發起一個運動,叫作「保護記者,保護真相」,希望引起人對於記者的尊重,對於事實真相的尊重。在香港,剛才導言時,這裏都印了,最新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公布的新聞自由排名指數,香港在 180 個地區、國家之中,排名第 80,屬於第 3 類,第3類即是甚麼?即是「問題明顯」的這一類,而在回歸初年,香港是排行第 18,(現時)由 18 變了 80。

這個星期,《蘋果日報》結業,不知是否「被結業」,怪不得香港很多人,或者越來越多人,說我們新聞自由是否岌岌可危呢?我們是否已經進入一個寒冬呢?不過,為何我們要舉辦一個祈禱會啊,為何要在教會裏講這一樣事情?教會不是彌撒、祈禱、唱聖詩而已嗎?說這些新聞自由幹甚麼?各位弟兄姊妹,教會不是為自己而存在的,教會是為人而存在的,連天主都是為人而降生成人,來到我們中間啊。教會是為人而存在的。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一個很出名的文件-《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的第一節中談到,凡是人的喜樂和期望、憂愁和焦慮,都應該成為基督徒的期望和喜樂、憂愁和焦慮。教會分擔著人類的命運,教會要向世人作證,告訴人們聽,天主愛我們。我們的生命,不應該在困苦裏面,不應該在不自由當中。因為這是違反我們作為天主兒女的尊嚴。

《教會社會訓導》裏,關於媒體是這樣說,媒體是責任和義務的工具,通過媒體,一方面揭發那些不稱職的、貪污腐敗的,以及濫權的人,而另一方面,亦都會引人去注意那些做得好的、熱心公益的,以及盡忠職守的實例。兩年前,教宗在梵蒂岡接見一批記者時,他致辭,敦促記者,「記者要按照真理和公義來工作,好使到傳播成為真正的工具。甚麼工具?就是為了建設,而非破壞的工具;為了使人彼此相遇,而不是互相衝突的工具;為了帶來對話,而非自說自話;為了確定方向,而非失去方向;為了彼此了解,而非帶來誤解;為了要在和平之中前行,而非播種仇恨;為了讓沒有聲音的人一把聲音,而非為聲音更大的人做傳聲筒。因此,很明顯,新聞工作者在現代文明的社會是非常重要的。教宗說,我們需要甚麼記者呢?我們需要的記者就是那些站在受害人那邊,站在被逼害者的一邊,站在被排斥者、被拋棄者、被歧視者的一邊。我們需要這樣的記者。但是如果沒有新聞自由,記者被迫要說一些、報道一些既定立場、即定見解。這樣又如何去承擔起他們的使命、他們的天職呢?

南非的前總統,亦是曾奪諾貝爾和平獎的曼德拉說過,一個社會的文明是如何看得出來,就是看這個社會那些邊緣的、貧窮的、坐牢的人是如何被對待。在那裏才能看到這個社會有多文明,而新聞工作者、記者,就是去揭示真理,為我們擺上事實的一群。

教會要宣講的,當然要說福音,不過並非只是永恆不變的福音,同時也要說那一位降生成人的耶穌基督、天主的說話,來到我們中間。當然講道理並不能變成時事評論,好像讀報紙那樣。或者神父說自己的政見,完全是不對,不過如果說道理,是脫離了社會的情況,脫離了兄弟姊妹生活中的種種困難、挑戰的話,這個又是甚麼道理呢?如果我們所相信的那位天主,來到我們中間,和我們分嚐苦痛,流涕落淚的那一位。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沒有理由不關心我們今日社會所面對的種種困難。

教會所享有的宗教自由,不是自己單獨存在的,我們不要將宗教自由陝窄化、矮化成為個人的、思想裏邊的、想法裏邊的:啊你有宗教自由,你自己信甚麼就信甚麼,不過不要做出來啊,不要在公共空間去展示你的宗教物品啊,譬如那些十字架等等,人們不信的看到便不對了,所以便拆了它。宗教自由,不是純私人、個人的信仰自由,是需要有表達的地方,是需要維護社會入面人的自由。所以當一個森林失火時,教會要關注的,不僅只是看看這場大火有否燒到我先,我還有沒有些空間存在先,不單單是如此,教會更加應該關心的是,整個森林裏面,這個生態的環境是否合適我們大家繼續在此生活,繼續有尊嚴地存在呢。

新聞自由,其實即是言論自由之內,亦都就是人有的一份自由,按照著自己的良知道德去生活、去表達、去講說話,最終,就是剛才梁(旭明)博士所說的,思想的自由。人作為天主兒女的自由。第一篇讀經《宗徒大事錄》中,耶穌對那些門徒說,你們要為我作證,由耶路撒冷開始。這是第一章,到第四章時,伯多祿跟若望按照猶太人祈禱的習慣,在祈禱的時間到聖殿祈禱,一路上見到有一個出世時已跛的乞丐,想問伯多祿拿些錢,伯多祿望著他說,「錢我就無了,不過我將我有的給你,我因耶蘇基督的名字叫你起身」,赫!他竟然起身了,竟然行了,大家當然很哄動,以致到群聚起哄,以致到當時掌權的公議會召見他們來,「喂,你們如何醫好那個人?」「哦,以耶穌的名字囉。」「下,耶穌?耶穌我們前幾天才釘死了他,不准你們用這個名字,不准你們將這件事再說出去。」不過我相信這也是在《聖誕》裏面,第一件壓制新聞自由的案件。發生了這件事,但不准那些門徒將這件事講出去。他就,「如果你們說呢,就要捉你們、打你們」。但是門徒們呢,沒有讀過書,是捉魚的,他們理直氣壯,他們說,聽天主的話勝過聽人的話,我們要為我們所見的、所聽的「作證」。我們必須為我們所見所聞的事「作證」。

這樣作證是要付出代價的,所以沒多久,伯多祿被捕坐牢,好多門徒也受逼害,他們四散,但他們四散時帶同信仰出去繼續作證。福音裏告訴我們,耶蘇說,護衛者來到時,他要為我作證,你們都要為我作證。所以首先是護衛者聖神作證,即是說甚麼?原來我們的作證是不足夠的,我們靠自己是不足的,我們「人」真的很驚惶,很多事情值得我們害怕,我們是誰?我跟你在社會裏面,我們能影響到甚麼?可以做些甚麼?小市民而已。我們可以做甚麼?各位兄弟姊妹,我們不要離棄我們那位偉大的靠山-天主、護衛者聖神的保護、安慰。衪跟我們一起,我們才有力量去作證,如何去作證呢?

想起最近的有一本書很熱門,前捷克總統哈維爾所寫的”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無權勢者的力量》,我想就是剛才梁旭明博士所說的,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我們是小市民,我們沒有甚麼影響力,但我們可以影響我們自己小小的環境。我家庭、我幾個同事、我的一群朋友、我見到的事,我把他們紀錄下來,我們自己做一個忠於良心的人。哈維爾在書中說,我們要做一個「真真實實的人」,不要活在謊言裏面,我們自己首先願意面對真相,接受事實,亦都為真相、為事實在見證,因為指鹿為馬、指黑為白、以謊言代替真理,不是人性來的。作為天主的兒女,是不應該這樣生活的,是不可能這樣生活的。我們就由我們今天開始,由我所見到的開始,由跟我一起生活的人開始,點點滴滴、水滴石穿、涓滴成河。沒錯,一個健康的現代社會,一個文明的社會,需要有新聞自由,需要有按照道德良知來到報道真相的記者。但是,想深一層,其實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按照道德良知生活的人。首先要有按照良知生活的人,我們才有按照良知生活的記者。

各位弟兄姊妹,讓我們不要將責任推在其他人身上,日日僅在後面「撐你啊」、鼓掌啊。各位弟兄姊妹,我們都可以做,而且應該做按照著道德良知生活的人,因為天主的愛在我們裏面,天主的美善在我們裏面,天主的力量在我們裏面。讓我們都做一位敢於揭示真相、敢於講出事實的人。各位兄弟姊妹,你跟我都可以,由細小的、能夠做的,從那裏開始。

信友禱文

1. 請為新聞自由祈禱:新聞及言論自由是福音得以廣傳的基礎,今天香港的新聞及言論自由岌岌可危,記者採訪時人身安全受威脅的情況時有發生,傳媒自我審查的事情日漸普遍。剛過去的一個星期,甚至有傳媒機構的編採人員被檢控,運作資金遭凍結被迫結業。上主,當傳媒不能免於恐懼報導真相,真理又怎能彰顯?求主賜香港人勇氣和智慧,為真理作證,令這個城市繼續發亮發光。為此,我們同聲祈禱。(回應:求主俯聽我們)

2. 請為香港表達意見自由祈禱:上主,表達意見的自由一直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最近社會情況越來越不明朗,種種憂慮有時令我們裹足不前。在表達個人的政見時,我們擔心是否有觸及到那些有形無形的紅線?有專欄作家封筆,有人選擇沉默或離開。上主,求你再一次堅定我們對追求真理的信念,講真話的勇氣。求你提醒當權者,捍衛市民表達意見權利是為政者應做之事,應以德行來行使公權力,以大眾福祉為工作目標。為此,我們同聲祈禱(回應:求主俯聽我們)

3. 請為新聞工作者祈禱:上主,我們被嚇呆了。幾百個警察一而再進入報館,高調拘捕報館負責人和編採人員,取走新聞資料,報館為保員工安全而結業。這些事情從未在香港發生。我們感到徬徨;我們開始對這城感到陌生。求主助佑身處狂風暴雨中的新聞工作者,讓他們在艱險中得到你的保護;在絕望中找到你的安慰。為此,我們同聲祈禱。(回應:求主俯聽我們)

4. 請為出版自由祈禱:看不見的紅缐製造寒蟬效應,令媒體自我審查的情況更加嚴重。求主賜掌權者智慧,使他們能夠尊重新聞和出版自由,讓傳媒工作者免於恐懼,忠實報導真相。為此,我們同聲祈禱。(回應:求主俯聽我們)

5. 請為在囚人士祈禱:特別是因維護真理而身陷囹圄的人,包括新聞工作者。求主保守他們,使他們在背負十架的路上,有受苦的主基督相伴,能在主的平安中渡過難關,早日與家人團聚。為此,我們同聲祈禱。(回應:求主俯聽我們)

6. 請為香港社會祈禱。社會制度一再受到衝擊,自由的空間愈來愈狹窄,求主引領我們,以光明驅除黑暗,以希望克勝絕望,以真相對抗謊言,拒絕顛倒是非,不會指鹿為馬,守護真理和良心,保持正直與良善。為此,我們「為堅持守護真相的人」同聲祈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