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方仲賢同學,我係台灣人,齊上齊落

2019/12/13 — 18:1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12 月 12 日,連登上突然一則《台灣手足,西門町 KFC 對出!》,晚上 8 點在台灣觀光區西門町,幾位香港年輕人正唱著願榮光歸香港歌曲,我的台灣朋友送 30 杯飲料過去,說:「香港人報仇!」 

隊伍裡頭香港年輕人們仍英勇地在台灣街頭呼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響徹台灣鬧區的宏亮聲音甚至蓋過商店播放的電音舞曲,成為逛街眾人的焦點。

「是香港的事情,香港人,哀好可憐。」身旁台灣路人如此說。 

廣告

「是香港欸,香港加油。」 「是香港人!加油!」路邊台灣人聲音此起彼落,我不太確定出喊口號的香港年輕人們是否有能夠聽得見。 

有支持的聲音也會有反對的怒罵 「有種不要戴口罩!」 

廣告

「滾回香港,這裡不歡迎你們!」 觀光地西門町偶爾遇到台灣親中派人士大聲責備這群香港人,我與台灣朋友們上前對峙,形成台灣人對抗台灣人的局面,普通話就要由說普通話的人來回嘴最適合。 

路經西門町紅樓 bar 街時 「噓~香港就是中國的啦!」一位中國中年男子坐在酒吧外頭的椅子上如此說。 

「Stand With Hong Kong~!」酒吧另一桌的女生們大喊,中國男子受挫,令人會心一笑。 

更多時候,是在西門町遇見許多年輕人一起加入唱歌和喊口號,有提著 uniqlo、H&M 購物袋的年輕人們,也有剛吃完飯的女生加入隊伍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遊行結束之後,不過問對方是誰,揮揮手解散,煲底見。 

回想,這陣子確實有諸多香港手足朋友請問我究竟該怎麼對台灣訴說強烈希望台灣能夠正式啟動《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 18 條的政治庇護功能,懇談過程中香港手足們也內心明白台灣並沒有義務一定要協助香港,從台灣過去的各類協助已經很多了,而從與港警奮鬥過的地獄回來,更是明白實務的困難。 

對於此事,我回說香港人提出訴求時的方法與姿態很重要,切勿觸怒台灣資源本土優先派和在台灣在面臨 2020 年 1 月 11 日選舉情況艱困的情況之下,早已對執政黨是否能夠繼續連任的支持者們的反彈。 

還在想著要怎麼籌備,日前就還是爆出了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那懷疑用鮮血換選票的事件。然而,其實無論是前線手足或者是學生會長方同學,香港人迫於急切的心境都是同樣的,悲怒與急切對於事情的發展為何無法換來得心的發展。 

只是這次爭議的發話者身份就這麼剛好是頂尖大學的學術精英,是香港學界未來領袖的年輕香港人,但方同學同樣也是一位校園與師資被港府港警打垮的大學學生,一位很單純的學生只因為所擁有的學術光環讓方同學的言論被放大、遭到台灣的親中共派利用,作為一介台灣人的道德就是不應該就此跟著責備一位已經歷經身心煎熬的年輕香港人。 

這不是方仲賢同學的錯,甚至,我個人都想要與方同學道歉。 

台灣常例立法院國會制度,整年的下半年度是處理國家預算年度,台灣《難民法》的立法和《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修法從 2016 年討論至今仍尚未正式完成立法。坦白說,在今年夏秋之前,台灣社會多數輿論層面根本沒有想到難民法會這麼地迫在眉梢,導致無法順利地接軌上香港的需要。 

我是不想再在已如此焦土處境的港人們身上再刻責更多必須要表現出謙虛與恭敬的姿態要求,香港政治庇護牽涉台灣與中共還有在中國做生意台籍商人的國際對峙政治,台灣過去甚至並無累積政治庇護的程序學識與經驗,因此無法輕易就能夠有所推展的具體成果。 

方仲賢同學是出於一個校園生活遭到打碎,香港岌岌可危的急迫之心,我是完全可以理解事情發展不順利之後的焦躁,港手足十足展現了包容連核彈都不割蓆的典範,值得學習。港人的決心讓一位年輕人不因一時的犯錯而跌到人生谷底,然而台灣因為方同學的個人發言,後來甚至方同學都已有致歉,卻繼續爭執於片面的曲解,牽連出政黨支持者之間的爭執,其實怎麼樣都和香港無關,跟台灣自己的選舉才高度相關,這是台灣自己的爭議,並不能夠真正幫忙上香港。 

而台灣民間要跑在比政府還要前面才能夠幫忙香港人,台灣民間近期困擾的不是方同學發言被扭曲而分化的事情,而是香港警察暴力持續升級,反送中港人的防護裝備等級也需要與之跟進,台灣在基於人道的立場,支援香港抗爭者與人民防衛性的物資,以抵禦香港警方濫用武力造成的傷害。坦白說,台灣募款金錢如何能夠透過合法的募款基金加快速度,用以購買防毒面具及濾毒罐,高規格眼罩,鋼盔與護具,並且定期公布財務報告表示社會公信力,這才是台灣民間切身煩惱的難處。 

台灣民間不會因為些微的插曲而停下支持香港的腳步,更況且,給予明顯已經身處危難的年輕人犯錯致歉的空間與機會也是我身為台灣人民能夠做到的事情。方仲賢同學,我係台灣人,齊上齊落。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