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方艙醫院即是木馬

2020/7/27 — 22:10

以武漢體育中心改裝而成的方艙醫院,攝於 2020 年 2 月。(資料圖片,來源:湖北省人民政府網站)

以武漢體育中心改裝而成的方艙醫院,攝於 2020 年 2 月。(資料圖片,來源:湖北省人民政府網站)

【文:一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

先建立一個假設:中央政府一直想把中國醫護送入香港。

若我是中聯辦,要如何打開缺口呢?總不能一車車大陸醫生送入公立醫院,那無異於挑動全港情緒。必須要找個好方案:趁醫護間互相指責,醫患關係緊張的時候,乘虛而入。 

廣告

方艙醫院,便是特洛伊的木馬。

目前,鯉魚門渡假村會收容已康復、等待 viral clearance 的年輕病人。亞博則將會收容院舍爆發,但未須入院的老人家隔離。嚴格來說,以上兩者都不完全等同年初武漢所實行的方艙醫院方案。

廣告

方艙的理念是,病人們只有部分會成為病危,需要氧氣或呼吸機。在武漢,設立方艙的前題,是大量檢測出患者,之後立即送入 low care level 的方艙,在那裏觀察,他們有部分可能自行清理病毒,like a flu;反之若病情變差,才送往醫院,以紓緩醫院壓力。

亞博與武漢方艙,暫時看來,相同的是,方艙是遠離社區的地方,所以它設立之目的,只是「自然療法」,讓病人自行康復,亦隔絕病毒流入社區。但之後政策會如何變化?或者說:這項措施,細節會如何被港共操控? 

我們都知道公立醫院已大刀闊斧地減少非緊急服務,也能騰出人手,醫護只是不滿無能的高層,但從未想過放棄病人。不足的只是醫院內的隔離病床,並非人手。這也是自二月罷工以來,除封關外,香港醫護一直批評政府防疫不力的重點:未有足夠床位,又無足夠設施和保護裝備,有人,都無用。私家醫生更是由於資源不足,寧可賺少啲,都不看肺炎病人。

在這個背景下設立「方艙」,提供極需要的隔離床位予輕症病人,表面上,符合邏輯。但如以上所講,為送至亞博的病人貼上「不用醫」的標籤,就給了港共上下其手的機會。

不難想像,港共輿論會將亞博病人,寫成是香港醫生的「棄兒」。好慘好慘,所以呢?就派大陸醫生來救援!

這個做法有幾個好處:一)突顯香港醫護貪財、怕病毒,放棄香港人;二)反襯黨醫的英勇,在高風險下拯救香港人,即使醫死人都「雖敗猶榮」; 三)避免雙方醫護在公立醫院裏針鋒相對(或literally 拎針筒互隊)。

政府封關不力,反應遲鈍,建制組織多次舉辦聯歡聚餐,武漢肺炎感染人數節節上升,壓垮公立醫院隔離設施的 capacity 是遲早的事。在這情況下,分流病人至低人力的設施隔離處理,合理至極。但檢疫中心和所謂社區健康中心的設立,卻成為了一個絕妙的缺口,在引入黨醫的同時,減少其引發的矛盾。

醫學界,現在是團結的時候了:不要指責某某部門「唔做嘢」,cut 症了。一起要求 HA(醫管局)、DH(衞生署)公開人力分配原則,如何在不影響公立醫院運作的情況下,適當地分配人手至方艙。若要 recruit 私家醫護人手,則必須提供相應保護裝備及訓練。

另外,局方必須提供公開,清晰的指引,並向大眾解釋方艙設計上的功能和病人群組,明示病人會得到那類型的照顧。即係,到時真係出事,唔該高層揹上身,咪推俾前線受箭。

資源短缺之際,醫患關係難免緊張。這時更應小心港共借刀殺人,煽動群眾。

目前民情,大部分香港人都是站在本地醫護一邊,但那不是必然的。林鄭日前說了一句「市民抗疫鬆懈令到社區爆發」,惡毒得十分精準。這句話,或者挑起了醫護對部分市民的鄙視,將壓力從無能的政府醫管局高層轉移至醫患互罵。凍薪通告亦是偽命題,本來就無人提過要加人工,全港卻被一張紙牽着走,一時之間竟無人追究病床不足。民意戰中。被對方 set agenda 是很蝕章的,而被對方操控情緒更甚,尤其是醫學界本身工時長、knowledge gap 大,和民眾的距離不免遠一點,更易被離間。

醫護日日收投訴是真的,管理層也袖手旁觀多年。但大家要小心此情緒 generalize。畢竟專業的認受性,一部分也是來自人民的信任。

在下知道,香港人從未放棄醫護,醫護亦必須團結,防範港共陽謀。我們知道抗疫要素,就是年初 HAEA(醫管局員工陣線)的罷工五大訴求,至今未變。務須小心的是,戰事一拖長,港共就有時間分而治之,現在便是警惕的時候。或者說,面對港共政權,永遠都是警惕的時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