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族裔學生上課(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施政報告前夕】少數族裔教師的政策困難

融樂會每年都設有「少數族裔中文表現獎學金」(註一),專門鼓勵在公開考試中文科考獲佳績的少數族裔同學。當我們在面試時問到有何因素決定少數族裔同學能否學得好中文時,不少同學每每強調師長的角色。今年有一位同學的觀察更為尖銳,她說:「因為教我那一班的老師教得好,所以我才可以如此一步步走來,在家中沒有語言環境、家庭支援的前提下,在公開試的中文科拿到好成績。至於那些在其他班別的少數族裔同學,則沒有我那麼幸運了。」

回顧成長歷程,大概我們也不難分享這份心情:一個有經驗、「懂得教」的老師,太彌足珍貴了,要說是定義一間學校的「校格」也不為過。雖然是同一級同一科目,但由不同老師任教,效果可以差天共地。而在香港,「懂教少數族裔中文科」的老師,更加是鳳毛麟角。原因並非大部分老師無心講授,而是香港現時沒有向一班有心循循善誘的老師提供充足而有系統的課程,讓他們掌握教授「教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專業技能。

樂施會與香港大學在本年初發佈了一個研究,題為《香港主流學校教育少數族裔學生所面對的挑戰之研究》,由學校與老師的角度出發,了解教育非華語學生的挑戰。研究發現,由平均取錄一至九位非華語生的「極低濃度學校」,到取錄多於五十位非華語生的「高濃度學校」,皆認為「非華語生的中文學習支援需由有豐富經驗的老師作抽離支援」,數字直逼九成。這個結果恰好打破了一個長久流傳於教育界的迷思:那些有長久取錄少數族裔學生歷史的學校,「對教授少數族裔中文會較有經驗」。這個迷思常被納來勸退那些想入讀主流學校(不論中小幼)的少數族裔家長:「我們學校沒有取錄少數族裔學生的經驗,你們最好還是安排子女入讀那些傳統上取錄大量少數族裔的學校(即所謂「高濃度學校」)吧!」現在研究結果正好一語道破:學校取錄的少數族裔數字並不能決定該校教授少數族裔學生經驗之高低,反正不論學校「濃度」,每間學校都需要「有豐富經驗」的老師就是了。

少數族裔在港就學並不是甚麼新鮮事,為甚麼這麼多年下來,「有豐富經驗」教授少數族裔學生中文科的老師仍舊供不應求?根源是「培養相關的專業老師」之機制出了毛病。以第二語言的形式教授一門語言,與母語形式教授一門語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專業。不過,現時「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教學培訓可謂千瘡百孔:一來課程不足,供不應求;二來相關培訓實用性不足,流於空洞理論而欠缺實用面向;三來各類短期培訓不成系統,內容不時重複拖沓;四來教育局更未制定專為教導非華語生的教師專業發展要求及專業認可,鼓勵有志老師朝此方向發展……各種各樣的問題積累下來,加以許多老師平日教授華裔學生已分身乏術,無額外心力參與培訓,最後自然被制度無情拒諸門外,只能夠靠一己意志和經驗準備教材,摸黑探路。

香港中學文憑試開始至今,每年一千二百多位少數族裔考生,只得寥寥二十幾位同學考獲中文科大學聯招的最低要求;過往四年,只得二十四位老師獲頒授「教授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碩士頭銜;許多有心的老師也無法循此外的「複修課程」中有效把握到非華語生的教育法。這次施政報告已再無所謂「反對派阻頭阻勢」,在少數族裔中文教育這些民生議題上,可以期待特首真真正正交得出功課了吧?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