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聽手記】她眼中的唐英傑

「有次我去探阿傑,啲懲教問我係咪佢個妹,嬲死佢呀。」Jessica 說著咯咯地笑。四十有多的她,冬菇頭短髮配上一副圓眼鏡,看上去比實際年經。她說,是健碩的阿傑外表太老。

她眼中的唐英傑為人詼諧幽默,與普通24歲年輕人無異。「佢都有失誤有做錯,就係一個咁普通嘅人,點會去到係恐怖分子呢個領域呢?」

Jessica 是旺角茶飲店「Royaltea.HK 皇茶香港」東主。她記得,前年11月街頭抗爭如火如荼之際,唐英傑不時在店鋪休息,又會在店內為受傷市民急救、洗眼、洗傷口。最為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總愛穿着保護裝備擔任義務救護員,「重甲」的綽號亦由此而來。

「阿傑嗰陣時好鍾意落嚟,唞一唞望吓個電視,望吓出面啲新聞。有需要咪行出去出面支援下囉。或者佢都欣賞我哋唔計較利益咁幫人,我相信佢都係一個咁嘅人。」

她特別記得,唐英傑曾協助店鋪運送茶水到太子警署,二人及後亦漸漸熟絡。「你睇吓佢個頭盔上面痴咗個貼紙上去。」記者問有何特別,「哈哈,個M字呀,係佢最鍾意飲嘅牌子。」原來是呈魔爪狀的能量飲料「Monster Energy」。

在她心目中,唐英傑就像細路一樣:「我大佢廿幾幾年做得佢姨姨㗎喇。」唐英傑父母離異,與父親及胞妹同住公屋,中學畢業就出來打工賺錢養家。Jessica猶記得:「佢有時為咗慳錢,會走去買十蚊三個麵包當一餐。年青人係需要捱下嘅,但佢會將屋企人擺喺第一位,呢個係佢值得欣賞嘅地方。」

她表示,深深感受到唐英傑「孭起頭家」的無奈與壓力。去年4月疫情期間,唐英傑被公司辭退後,她亦主動邀請唐到店鋪打工,及後介紹他到薪酬條件較好的日本食肆工作。原來,唐英傑其中一個理想,就是開拉麵店。

「佢讀書唔叻,做嘢唔叻。但當刻我會咁諗,咁熱心為香港嘅年青人,我覺得佢可以有好大嘅進步空間,所以介紹佢一份工作,俾個機會佢。因為佢唔係差嘛,唔差即係有機會啦」她透露,當時唐英傑轉換新工作後,僱主亦對他甚有好評。

唐英傑亦知恩圖報,放工後不時自發到茶店丟垃圾,清洗隔油池。「隔油池真係好臭嘅臭過屎㗎,佢以前學過,知我哋唔識所以就幫我手。」Jessica說,是唐英傑教她將冰倒進隔油池讓油凝固,就能方便清洗。「以前唔識就要個幾鐘,依家三個字就搞掂啦,所以佢真係幫到手。」

話鋒一轉,她說不想英雄化阿傑:「嗰陣時嘅環境,好多年青人好似阿傑一樣,好熱心為香港毫無計較咁付出。阿傑唔係最特別嘅一個,但必定會係其中一個。」

「佢只係嗰陣時嗰個社會氣氛覺得佢做到嘅嘢就盡力做。」Jessica坦言:「但係唔代表佢過去嘅工作都攞滿分㗎嘛。咁佢當然唔係100分啦,一個年青人又點會係完美呢?佢梗係有好多地方進步啦。」

回想去年七一案發當日,她與友人相約唐到銅鑼灣用餐。她形容,唐當日的行為是表達自己對香港的愛,但「唔知個後果咁大鑊」。她反問政府:「點解一條咁重要嘅《國安法》唔係透過教育市民去認識?而係要透過一個判刑令到市民認識,令大家都心存恐懼。」

由唐英傑被捕、還柙,Jessica都默默地在背後幫忙,更為他寫求情信,上庭作供成為辯方最後一名證人。她亦自行收緊店內的社交距離措施,確保自己作供期間不會被針對。今日唐英傑判刑,她擔心成為傳媒焦點,並無到場旁聽,只是默默地等候消息。

庭上的唐英傑身穿深藍色西裝,法官宣判刑期後,公眾有人大呼「撐住」,他回應道「你哋都撐住」。法庭外亦難得聚滿市民,坐滿延伸法庭百多個坐位,更有數十名市民無法入內而在庭外排隊等候。

得悉判刑,有人禁不住落淚,有人痛斥「冤獄一日都嫌多」。或者是因為首宗《國安法》判刑,這日警方連金鐘廊到太古廣場的行人天橋都多翻驅趕,市民無法送車。

對於將來,Jessica說,與其無限傷悲,積極向前看,例如捐贈書籍,以知識改變在囚手足的命運。而她則會努力賺錢,拯救告急邊緣的「皇茶」:「我好想做好皇茶,做好盤生意我先有空間請我想請嘅人,比空間佢哋去諗佢哋想諗嘅嘢。」

「大家如果9年後仲記得阿傑嘅話,知道佢可以成就一番事業嘅,將來咪畀份好工佢囉,到時佢都係30歲姐。」

 

原刊於 Facebook

作者 Patreo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