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然是命運共同體,就要顧大局

2020/1/6 — 11:5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為趕寫幾篇時間性強的文章,把大遊行的討論壓後到今天,主要是擔心之前沒有把道理說透,可能造成網友的誤會。

首先,我們應該找到一個共識,作為討論的基礎,就是我們究竟是盼望整場大遊行可以從頭到尾順利完成,還是我們對半途被警方腰斬無所謂?我們是希望所有克服交通困難遠道而來的市民,都可以通過參與遊行表達自己長期抗爭的決心,還是覺得數萬人連出發的機會都沒有,數十萬人堵在街上不能動彈也算是成功?試想想,空拍鏡頭下,整條英皇道變成一條的黑色巨流,傍晚手機燈海又像蜿蜒的火龍,那該如何震撼世界﹑震驚大陸人﹑震攝林鄭和藍絲?

如果大家的共識是我們要做一場聲勢浩大的遊行來振奮人心,打擊政府,那就剩下如何維護大遊行,讓它有始有終成功舉行的問題。

廣告

警方要破壞,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要想辦法對付。有個別勇武派想裝修,因為對大局有影響,應該勸阻。這是兩個問題,分開來討論。

警方要破壞,重要是識別他的身份。這一次警方的臥底身份就暴露了,之所以暴露,是旁邊的市民沒有袖手旁觀,大家出聲質疑他們的行動,之後又懷疑他們的身份,這才逼使他們逃之夭夭。因此,大遊行中有干擾,先要出聲阻止,然後追查攪事人的身份。

廣告

一般市民可能以為勇武派在裝修,不忍出聲,但大家都袖手旁觀,就讓警方臥底得手了。所以一定要有人出聲阻止,才能辨別身份。是警方臥底,他只能逃離現場,是勇武派自己人,一經講道理,多數會照顧大局。只要出聲的人夠多,即使個別偏激衝動的勇武派,也不可能一意孤行。

誰可以最先出聲勸阻?就是糾察隊員,這是大會組織者賦予他的權力,他要維護大遊行的秩序。糾察隊員出聲,周圍的市民幫腔,輿論就具壓倒性威力,就能阻止事故發生,讓遊行順利進行。

因此,如大家都希望遊行順利完成,那就要組織糾察隊,凡有人攪事,糾察隊員挺身而出,人人都主動配合和支持糾察隊員,那樣不論是警方臥底還是自己人獨斷專行,都先制止了再說。大家都協助才有效,光靠糾察隊員也是不足以彈壓的。

這一招,先把警方臥底搞破壞嫁禍勇武派的陰謀破了。

至於勸阻勇武派個別人出來攪事,那就要在遊行前將維護大局的意識講清楚。勇武派有自己的平台,事先可以討論,勇武派當然不會出於破壞大遊行的動機出來做嘢。連登或其他平台,或一些小群組,都可以討論,大家講道理,把反送中運動的整體利益放在第一位,是非很容易搞清楚。

在勇武派內部先檢討,統一對策,即使準備裝修,也可以等到大遊行結束後才進行,那樣既保住大遊行,也不影響他們裝修,一舉兩得。和理非得到充份表達,勇武派也給政府制造了麻煩。遊行結束後,百萬人群散去,市民的安全沒有問題,勇武派以自己的方式與警方對峙,沒有人會有異議。

以上提及的兩招,一招是勇武派要略微克制(只是不要在遊行半途生事而已),另一招是現場揭穿警方臥底身份,而為達此目的,就要建立糾察隊伍,分佈在沿途不同地點。人不需要很多,有數百人已足夠(網上招募很容易做到),因為糾察隊員只是一種象徵,重要的是得到周圍遊行市民的支持。民陣在出發前,應該舉行新聞發佈會,強調和平理性,希望每個人都主動維護秩序,也要公佈維持秩序的措施,讓市民有所遵循,支持糾察隊員的工作。現場有事發生,人人都責無旁貸,共同維護遊行秩序。

有人一聽說組織糾察隊就擔心要搞大台,要捉鬼,那是太敏感了,現在還有可能建什麼大台?有可能捉鬼嗎?捉了鬼交給什麼人去辦?即使現場捉到警察臥底,略施教訓,放他走就是,太擾攘反倒影響和平示威。

大遊行是民陣申請的,也是他們臨場指揮,民陣只是臨時的組織者而已。沒有申請人,沒有組織者,遊行搞不起來。遊行散去,民陣做民陣的,其他人做其他人的,沒有人可以自稱大台。但民陣作為遊行的組織者,組織一支糾察隊來維持遊行秩序,那是應份的工作,他們也不可能把組織機構和糾察隊常規化,常規到領導整場反送中運動。遊行結束,糾察隊就解散,下一次遊行籌備時,再作另一次招募,如此有什麼好擔心的?

大台是因需要而產生的,沒有人需要,即使有人想建也建不起來。沒有人需要領導,就沒有領導者,領導者不是自己封的,是被領導者推舉出來的。

未討論問題前,不要先懷疑提出問題的人別有用心,那只會制造更多問題。大家都為香港人的未來打拚,有共同的利害,我們是命運共同體,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一定要明白這一點,一定要顧大局,每個人都我行我素,大局就完蛋。

這件事到此為止,想通的就通了,想不通我也沒辦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