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案上訴駁回 — 想念去年,企圖榨取最後「希望感」

2020/4/30 — 9:40

左起:黃家駒、梁天琦、盧建民

左起:黃家駒、梁天琦、盧建民

「旺角案上訴駁回」。下午從荔枝角收押所走出牆外打開手機,見到呢幾隻字,其實連判辭都沒有開來看。經歷過這幾年,很清楚極端的憤怒有時可以以磨蝕意志的源頭,費事看到那些精心包裝的暴力詞彙又令自己抓狂。

只是算一算指頭,天琦最快 22 年頭才可以出番來,盧建民則最快大概是 23 年年中。

其實我不知道,在出面的我們,是否知道有幾大規模的苦難,是即將降臨在我們親愛的手足身上。自問都算是非常緊貼法庭的日程表,每天早上起身打開手機第一件事就是開法庭文字直播台,看看當天的保釋申請結果如何、有沒新案件,諸如此類。但是其實連都是跟得幾貼的自己,都是完全想像唔到單自來自司法界的壓迫,是有多廣、多泛、多龐大:

廣告

這一兩個月,近乎每天都有新案件,近乎每天都有手足上庭提堂被加控新的控罪,當然是更重的控罪。當然少不了的是,每天都有「保釋申請被拒,繼續還押」這字句。

初一案,到現在已經是四年有多,但是當日的被告,有些已服的刑期,還未到一半。所以其實此時此刻的我,是完全想像不到,這麼多宗司法逼害加起來的大 picture 是有幾恐怖:剛剛滑手機,看到律政司表示連 11 月 2 日因為藏有索帶被捕的手足,也正在考慮加控暴動罪。連那天都要加控可判六、七年的暴動罪。

廣告

是能稍為用力去理解都不能的巨大痛苦。而且,親身要去受的人還不是我們,我們還只是頗簡接地因為手足們面對的苦難而痛苦著。

可能沒有激烈的場面,外頭看起來靜悄悄的,看起來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正在發生著。但是我可以好肯定地說,這絕對不是事實,單是已經在發生著的司法逼害,都已經extensive到我不覺誰能有力清晰地說得清楚(如果按著今天的尺度,一宗三人的案件可以帶給大家這麼巨大的憤怒和痛苦的話)。

自問探監都算是密,基本上是一有空間就會去,但一次探監其實都絕不是齋吹水,所以如果全部認真跟進、而每一個探過的手足都不要隔太耐先回去探一次的流,一個議員最多可能只係會探到十零、廿零個手足,其實有好無力的感覺:根本就無可能追得上司法逼害的 scale。

時常午夜時刻都會極度想念去年,企圖去榨取去年一連串事件中的最後「希望感」。

去年的希望感其中一個最大的來源,是很清楚地感受到城市中的每一位都在自己崗位上竭盡所能。僅是如此。

打完一輪,才發現這堆廢話其實是其實是完全沒有甚麼 implication 可言,更多的可能只是對自己無能、無力的抱怨。算是一個夜深點滴就算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