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騷亂】戴耀廷公開信:暴力抗爭在香港沒有出路

2016/2/13 — 12:53

資料圖片:戴耀廷

資料圖片:戴耀廷

【文:戴耀廷】

就「旺角騷亂」給香港市民的公開信

香港市民:

相信你與我一樣,沒想過在大年初一因小販街頭擺賣,竟最後會轉變成自六七暴動後,幾十年來純因香港本土的問題而出現示威者及警方都使用了大量武力的騷亂事件。當然小販街頭擺賣必只是觸發點,因任何地方會出現騷亂,都一定有更深層次的原因。香港社會過去一直是文明及和平的,竟在此時此刻出現騷亂,就更加需要深入了解導致騷亂的根源問題是甚麼。

有人指騷亂是與「佔中」有關,這點我絕對不能認同,故需寫這封公開信以正視聽。自人大常委會在2014年公布「831方案」,香港已被迫進入「抗命的時代」。像所有其他地方的抗爭運動,香港的抗爭運動也分為非暴力抗爭和暴力抗爭。兩者在抗爭的目標、原則、信念及策略,都是很不同。「和平佔中」是非暴力抗爭,「旺角騷亂」是暴力抗爭,兩者本質上是有根本分別。在香港現在的情況下,我並不認同暴力抗爭是合理及聰明的做法。

對所有不認同暴力的人來說,譴責暴力是理所當然,亦不會為使用暴力的人尋找借口,但若我們只顧著譴責眼前的暴力,而看不見暴力會出現的背後原因,與那些把頭塞進地裏的鴕鳥沒有兩樣。正因香港多年來都是一個和平的社會,為何到了現在,竟出現了大部分人都不想見的騷亂,那必有深因,絕不是一篇文章或一些人鼓動就會出現的。

一個負責任、有遠見和視野、及具承擔的政府,是絕不會只去譴責暴力,卻推缷一切施政責任,並指責那些叫政府反思管治失誤的人是在故息暴力和轉移視聽的。真正在轉移視聽的,實是這樣的一個政府。

回看梁振英上台之後在香港發生的事,香港社會出現抗爭激化的現象,一個最主要及根本的原因,必是與一區之首的梁振英有關。香港既是行政主導並行政長官享有「超然」地位,若出現嚴重問題,作為行政長官的梁振英,又怎能推缷責任?有點常識的人都會問,為何上兩任特首施政期間,雖也有抗爭,但都只是以合法及和平的方法進行;但到了梁振英上任,就一下子改變為公民抗命的非暴力抗爭,甚至現在竟爆發了暴力抗爭的「旺角騷亂」呢?真正要為騷亂爆發負上最大責任的人,就是那位刻意挑起紛爭、有權用盡的梁特首!

正因非暴力抗爭行動的合理要求,未得到當權者正面回應,才導致現在演變成暴力抗爭的衝擊。其實在很早期,我已發出了這警告,寫了多篇文章解說「和平佔中」只是向當權者發出警號,若他們不能回應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讓佔領一旦發生,局面必會演變至難以收拾的地步。當「和平、理性、非暴力之路」不通,有些人「理性地」選擇走上「暴力之路」,那是常識。不幸地,當權者一直置若妄聞,才令局面惡化至現在的境況。

事情發展之今,若當權者仍是掩耳盜鈴,只空洞地叫大家不要容忍暴力,而不認真想法處理做成騷亂的原因;或認為用更強硬的方法就能處理得到導致騷亂的根源問題,那實是犯上嚴重的政治錯誤。這不單不能化解已積累起的怨憤,反必會刺激出更大規模的動亂。若現在當權者還不想方法疏導由不公義制度所產生的怨恨,管治全面崩潰相信也可能會很快出現。我希望反對抗爭和期望香港能建立起真正和平的香港人也要明白,真正的責任應由誰來承擔,及甚麼才是治標治本之法。

至於支持抗爭的香港人,我希望在此重申,暴力抗爭在香港並不會有出路,一方面抗爭者沒可能在武力層面勝過當權者的強大武力系統;另一方面這也不可能得到大多數香港人的認同。再且,即使他們的行動能成功,由暴力所建立的政權是建基在仇恨之上,長遠不利於建立一個民主、文明、及和平的社會。

我仍然堅信非暴力抗爭才是可持續發展的抗命方法,最有機會爭取得到大多數香港人支持我們的抗爭目標。因此,我們必須繼續透過非暴力抗爭,針對制度的不公義,推動民主普選盡早在香港落實。

非暴力抗爭可以很多樣化,不一定只在街頭進行。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無論你是否完全認同非暴力抗爭,你手上仍有著能帶來改變的一票。只要所有希望香港變得更好和拒絕暴力的香港人,同心合作,結聚每一票組成龐大的政治能量,向沒有遠見及承擔的建制派及梁振英政權堅決地說「不」,讓非建制派取得立法會一半議席,使建制派不能再主導立法會,就必能產生「政治大地震」,令當權者不能不正視香港政治制度亟須改變的政治現實。積累起的社會怨憤才有機會釋放出來,化解香港社會走向暴力的傾向。

反過來說,若大家不能在此時同心合作,在九月選舉進一步失利,連三分一否決權也失掉,那只會令任何解決暴力根源的機會也沒有了。若不能用體制改革去釋放出社會積怨,那只會在街頭上再次爆發,且規模甚至比「旺角騷亂」更加嚴重。這是我們絕不希望見到的。

的而且確,現在是回歸以來「最壞的時刻」,但也可以變成「最好的時刻」,問題是我們能否看透世事的真象,把握時機,做應該做的事。一切都在我們一念之間。

戴耀廷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