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知失敗,為何仍要抗爭? 從《十年》預言到《進擊的巨人》的命運

2021/4/18 — 10:28

《十年》

《十年》

早前,曾鈺成在與民主黨元老劉慧卿的對談中,認為若當初民眾肯接受 2014 年的「袋住先」方案,我們至今至少仍能有特首及立法會普選,不致淪為現狀。若果,我們知道政府會以「密謀分裂国家」為藉口,把原有的一點政制改革也除掉,還以国安法收緊有限的自由,我們還會否出來抗爭?會否直接選擇「袋住先」至少有名義上的普選,偶然還可選泛民候選人當特首?

相信,不少讀者都很清楚自己的答案。雖然,我們不像《進擊的巨人》中艾倫那般可清楚了解自己的命運會是如何,但我們不少人在上街前,皆很清楚未來的香港就如《十年》那般,將會面對国安法及新文革。2014 年雨傘運動前,不少人都清楚成功的機會不大。到了 2019 年反送中時,經歷過傘運失敗的眾人,更知道中共難以撼動,不只雙普選難以爭取,義士的釋放亦同樣難以爭取,某程度上不少人都已有失敗的心理準備。但是,大家仍認為若不嘗試反抗,便必定失敗,只有試一試才有機會成功,所以才會有那逆權的一年出現。

不少建制派,現在仍會趁一切已成定局時落井下石,把国安法及選舉制度的改變全歸因為民眾反抗才使得中共出狠招,說得好像民眾不抗爭,便不會出現国安法及失去自由選舉權,過去的兩年民眾皆是徒勞自招苦果。不過,心水清的眾人都清楚,就算當年民眾沒有抗爭,中共最後仍會立廿三條與国安法,到了 2047 大限時香港很可能也只能行中国大陸的人大選舉制度,自由民主的選舉不會長存。中共眼中的乖孩子澳門,縱使民主派勢孤力弱遠遠構不成威脅,中共仍是在社運潮出現前的 2009 年為澳門立下廿三條及国安法。澳門現在雖然沒有香港的「完善選舉制度」,但官委議員一直存在,連同有如香港功能組別般被建制派牢牢操控的間選議席,使直選議席不足總議席的一半。比起現在香港立法會選舉唯一的一點優勝之處,只是澳門不需要通過候選人審查委員會便可參選,但在政府的打壓下,就連現存的民主黨派如新澳門學社也一直掙扎求存,未能有多少作為,激烈一點的抗爭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因此,就算香港人乖乖聽話,也只會面對現今的命運,唯一的分別是沒有那麼多人因抗爭被捕,這也只是因為沒有人出來上街而已。

廣告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並非代表愚蠢,而是大家都視抗爭為公民的義務,寧願當撞向高牆的雞蛋也不能當綿羊授權屠夫宰殺同伴。在《進擊的巨人》裡面,調查兵團的士兵們深知每次任務都會以傷亡慘重收場,艾倫也清楚自己的結局只有一死,民粹的耶格派崛起也不會使和平真正來臨,但調查兵團們清楚自己不犧牲的話便沒可能為人類戰勝巨人帶來一點進展,艾倫也清楚只有自己擔當惡魔並由自己最愛的同伴殺死,才會使各國發現過去互相爭鬥及種族滅絕的愚蠢,繼而才會有坐在談判桌上尋求和平的機會。一切愚蠢的舉動與犧牲,皆推動未來朝向戰勝巨人與達到和平發展。同樣地,此刻雖然有不少人被捕,連選舉法治傳媒與教育也失守,但大眾皆把政權之惡銘記於心,同時喚起各國認清中共的真面目,雖然我們犧牲了這一代的民主自由與青春,但在各國奧援下,未來仍有機會重奪我們應得的一切。

在 1979 年美麗島事件發生時,沒有人會想過台灣會有如今的自由;在 1980 年光州事件發生時,沒有人會想過韓國會有如今的民主;在整個 80 年代波蘭團結工會進行工運時,沒有人會想過整個東歐及一眾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會脫離蘇聯的控制相繼獨立自主,連蘇聯也驟然崩解。未來會是繼續差下去還是會有轉機,沒有時光機或水晶球的我們不會知道,但只有我們仍保存成功的希望,繼續集氣再爭取,才有機會使香港重光。就如《十年》最後所說的,為時已晚?為時未晚。

廣告

作者 Facebook Page: 李伯第之鐘 Li Berty Bel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