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昔日波蘭,今日香港?

2020/2/10 — 14: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雞蛋】

站在對抗世上最邪惡的共產霸權前線的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下、醫護罷工後,社會瀰漫着更大的無力感。極權政府沒有接納人民的訴求,港共為了侍奉遠在北京的天朝皇帝,作出了各種既荒謬又無能的決定。武漢肺炎蔓延全國,中共的維穩手段在人民面前顯露得無所遁形,微博上竟然出現「我要言論自由」、「不能只有一把聲音」等全民覺醒的言論,加上內地天災相繼出現,讓人覺得支爆之期不遠矣。近日支爆是熱門話題,這令人想到當年波蘭人推翻共產黨政權的歷史,最終更牽起東歐各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反抗浪潮,成功把蘇聯巨頭推翻,把被認為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所謂「希望始於人民」,波蘭當年的成功與全民覺醒成立團結工會(Solidarność) 有莫大關係。同樣站在反共霸權前線,波蘭人當年工會抗共的歷史對今天的我們理應有重大的參考價值。

波蘭的團結工會是當年一個擁有超過950萬會員人數的全國性工會,構成了1981年全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工會主要關心的是建立一個不受共產黨控制、擁有合法罷工權利的獨立工會組織,並希望讓勞工能夠向僱主或政府表達自己的訴求。團結工會成立的觸發點源於1980年7月,愛德華·吉瑞克的政府面臨經濟危機,決定在減緩工資的同時也提升物價,馬上引起了佔領工廠的罷工行動,成立了勞工保護委員會,連繫起勞工網絡。隨後在1980年8月格但斯克的列寧造船廠事件,一位起重機操作員、同時也是知名勞工運動領袖的安娜·瓦倫第諾維茨(Anna Walentynowicz)被解僱,激怒了其他的工人,於是由之前於1976年遭開除的電工技師萊赫·華勒沙帶領下發起罷工,希望爭取讓安娜復職及要求資方保障勞工權益。船廠的罷工行動藉着地下的出版刊物與其他小道渠道傳遍整個波蘭,也刺激到其他造船廠與採擴場成立工會,並建立起罷工聯盟。這個聯盟成功組織了超過600座工廠進行罷工,遍及全波蘭。

廣告

由於得到廣泛群眾與國際媒體的支持,格但斯克造船廠的工人們成功在8月31日及9月3日代表勞工的工會與政府簽下格但斯克協議,正式達成許多勞工的訴求,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帶來了具民意支持的變革,為共產政權帶來動盪。這個團結工會由單純的勞資衝突演變成了一個全國性的社會運動,也為波蘭人在對抗波共政權上帶來了希望,以及賴以生存的意義,明白民眾的力量是有機會改變獨裁政府。團結工會由九百萬至一千萬勞工、知識份子和學生組成,在共產主義下,勞動人口的團結對動盪政權起了很大的作用,大大提升了民眾的談判籌碼。在經濟低迷、物資短缺、物價上漲的情況下,團結工會希望帶來經濟及政制改革,目標是進行民主變革,削弱政府計劃經濟、增加企業自主與自由度、給予工人自我管理的自由(引入資本主義)。工人藉着各種罷工及其他抗議行動,希望與政府談判,攜手進行經濟改革,但波共政府並沒有回應人民的訴求,甚至把傾向支持民主化的執政黨書記換走。

從工會成立至波共倒台中間還相距八至九年,團結工會的支持者與幹事長期受到波共打壓。在1981年12月13日主張暴力政策的國防部長雅魯澤爾斯基取締成為執政黨書記,並頒布戒嚴令嚴打團結工會的成員。過程中出現了大規模的罷工及示威抗議行動,但一一都被軍隊血腥鎮壓。因此,在整個80年代中旬,團結工會只能以地下組織的形式運作,但所有行動都被波蘭的秘密警察監視與追捕。團結工會漫長的地下抗爭持續,罷工、成員被逮捕、被解放,波蘭的經濟也日漸蕭條。

廣告

到了1985年3月11日,戈巴卓夫當選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他的上任代表蘇聯國內一批希望改革的世代。他意識到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經濟情況越加惡化,迫使他在經濟、政治和社會上展開全面改革。他釋放了225名波蘭政治犯,也讓團結工會合法化 — 在1986年9月30日華勒沙創建了首個合法的團結工會暫時理事會,遍布波蘭各個團結工聯分會也陸續隨合法化而公開。

時至1988年8月起,波蘭爆發了團結工會領導的大規模示威和罷工。為結束混亂局面,以華勒沙為首的反對團體代表團與克里斯查克為首的政府代表團在1989年1月27日進行了圓桌會議,為期兩個月,並舉辦國會大選。會議中以賈魯塞斯基將軍為首的波蘭共產黨人希望能吸收突出的反對派領袖加入統治階層,徹底改變了波蘭政府和社會的型態。

故議會允許反對派競選,但國會選舉像香港的立法會不公平,有65%的下議院議席事先由波蘭統一工人黨佔有,其餘則由自由選舉產生。上議院則全部由自由選舉產生。儘管如此,團結工會由於得到民眾支持,在這場選舉中徹底擊敗了統一工人黨和其傀儡政黨,奪得全部自由選舉的議席,民眾的聲音因而得以進入議會。到了1989年8月24日,眾議員選出首個非共產黨的波蘭總理,奠定了後來華勒沙在1990年總統大選的勝利,波共就此正式倒台。隨後,其他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政權相繼有樣學樣,終於在1991年蘇聯正式解體,波蘭人在這場民主戰爭上實在功不可沒。

從這小撮波蘭史我們知道,全民罷工是推倒政權的關鍵,無論你支持與否,時至今日面對強權我們仍沒有其他可行的方法,罷工或許是唯一的手段。今天內地疫情嚴重,天災四起,民生不穩,長期處於支爆的危機。醫護工會的罷工對其他行業也起了很好的帶頭作用,例如航空界的罷工行動也相繼接棒,就如波蘭當時的造船廠一樣,當中更多的啟示也不用多說。但是粗俗說,今次醫護罷工尚未「揸住政府春袋」,未能讓政府妥協 — 而真正的「春袋」從波蘭的歷史可見,是組織總工會發起全民罷工令政府跪低。

值得我們思考的是,89年6月4日除了是中共六四事件,巧合地也是波蘭的國會選舉。從波共倒台以致蘇聯瓦解中,中共汲取經驗,致力發展民生、經濟,更推行政制改革,發展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希望藉安頓民生遏止民眾反抗的意欲,也令大批民眾時至今天仍沉醉於經濟帶來的安定。從歷史可見,「攬炒」也許不是一個情感用事的詞語,而是一個實實在在,以經濟換取民主的必經階段。然而,這是不是香港須要或將會步向的結果,正是有待我們每位香港人要共同努力揭盅的事。

(作者自我簡介:香港本地蛋,深信「沒有雞蛋哪有高牆,所以高牆不應存在。」本科心理學,愛好攝影、寫作,藝文愛好者。但願能煮字療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