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火同盟被依「法」打壓是一個警號 新加坡模式治港已經開始

2019/12/20 — 10:46

剛閲新聞,得知警方以涉嫌洗黑錢為由,凍結星火同盟基金七千萬,並拘捕四人。事實說明,特區政府對勇武示威者的打壓,變得聰明,更難應付,但事件牽連甚廣,不僅「無名英雄」如星火同盟會被針對,所有依靠眾籌生存的政治組織甚至網台,特區政府都可用同樣手法整治和查封。

星火同盟基金和 612 人道支援基金都是今次反送中運動的產物,深受廣大市民的信任和支持,因而可以籌得數以千萬元計的款項。兩者的分别,在於前者的負責人低調和寂寂無名,除了圍內絕對信任的組識者,無人認識,公眾也不知曉,後者則由幾名公眾知悉及有公信力的人物籌組,按照有關法例成立,所有收支都要賬目分別,可以查核,最後需要交代。

兩者各有優劣,星火同盟是革命組織,對運動的支援更直接實際,警方也承認星火買了不少現金券和示威設備,供青年學生示威者使用,當然也會法律和經濟支援被捕者;但 612 人道支援基金組織要依從建制法規辦事,僅能限於法律和少量經濟援助,不可能明刀明槍向示威者提供物質支援。可以相信,因為運動的道德感召,星火更受積極支持運動的群眾支持,所以眾籌的能力絕不低於公開透明的 612 人道支援,後者更有人質疑對勇武示威者支援不足。

廣告

運動帶有革命性質,必然顛覆建制,行事不可能絕對公開透明,樣樣跟足規矩,一切都是建基於群眾的信任和支持,正如當年支聯會的黃雀行動,動用多少資金透過江湖組織營救學生和民運人士,也沒有和不能公開交代,因為一定「犯法」。但缺點就是統治者便有機可乘,乘虛而入,只要決心鎮壓,一定可以依「法」整治有關組織。

見微知著,中共對付群眾運動的手法,可能多了一個新方向,就是依「法」打壓整治,實行新加坡模式。由於香港沒有政黨法,所有政黨和政治組織都是用社團條例或有限公司組成,前者由政府有關法例監管,容易取締,後者是有限公司,賑目要分明,年年都要核數報稅。不少民間政治組織和網台組成初期,大多基於互相信任,由個別人士開銀行戶口管理財務,尤其是眾籌取得的捐款,因為良莠不齊,缺乏透明度,很容易受政敵攻訐,加上金融海嘯後和恐怖主義盛行,在美國主導下,全球皆加強金融管制,個人或公司(尤其是公眾政治人物)要開戶口殊不容易,政府有心對付,不難找到借口。

廣告

星火同盟基金銀行戶口和資金被凍結,是一個警號,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因為他朝君體也相同。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