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夜 港大

2015/7/29 — 14:54

【文:朝雲】

夜晚約9:20,校委已開會五小時,學生衝入會議廳,抗議拖延副校任命,李國章亂政。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一)夜晚約9:20,校委已開會五小時,學生衝入會議廳,抗議拖延副校任命,李國章亂政。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學生衝進會議廳後,盧寵茂向學生喊話,但在另一邊的校長亦想發言,學生齊喊「俾校長先講」。

廣告

廣告

學生質問梁智鴻與李國章,一再拖延副校任命,理據何在。

筆者引述劉進圖說法,問校委是否串謀抵制校長建議,架空校長。梁智鴻重覆,謂評審副校人選的報告,30/6才有結果,交予校委會討論,故至今未決。接著數位校委欲離場,學生攔截李國章。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三)學生質問梁智鴻與李國章,一再拖延副校任命,理據何在。筆者引述劉進圖說法,問校委是否串謀抵制校長建議,架空校長。梁智鴻重覆,謂評審副校人選的報告,30/6才有結果,交予校委會討論,故至今未決。接著數位校委欲離場,學生攔截李國章。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李國章在保安護航下,欲再次奪路離場,學生阻擋,眾人擠在會議廳門口推搡。突傳盧寵茂在附近跌倒受傷,學生開路讓校長前往探望。

* * *

盧寵茂如何跌倒,筆者承認真的看不到,不敢言真假。但筆者的見證,與《東方日報》完全不同。

學生得悉盧躺下後,非常肉緊。會急救的袁源隆和其他醫科生。立即欲上前協助;梁麗幗站在桌上,交代情況,呼籲各方讓路;其他學生,則因記者圍攏著盧拍照,不惜與他們口角。

筆者正是聽從學生勸喻後,儘量避免直拍盧。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五)盧寵茂如何跌倒,筆者承認真的看不到,不敢言真假。但筆者的見證,與東方日報完全不同。學生得悉盧躺下後,非常肉緊。會急救的袁源隆和其他醫科生。立即欲上前協助;梁麗幗站在桌上,交代情況,呼籲各方讓路;其他學生,則因記者圍攏著盧拍照,不惜與他們口角。筆者正是聽從學生勸喻後,儘量避免直拍盧。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梁麗幗站在桌上指揮大局,籲委員就座,讓盧寵茂離開。李國章回到席上答記者問題,詳後。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六)梁麗幗站在桌上指揮大局,籲委員就座,讓盧寵茂離開。李國章回到席上答記者問題,詳後。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李國章回到座位,被記者包圍。

「我做咩要辭職?我犯左咩罪?你講俾我聽?我有殺人放火咩?」

筆者問劉進圖的文章是真是假。李斷然否認。

筆者質問,他是否表示劉進圖說謊。他辯稱不知劉的資料從何而來。

其他記者繼續追問,他說:「佢話我有做過,證據係邊樹呢?叫陳文敏出嚟講中間人係邊個囉。如果佢講唔出啲人出嚟,你地自己判斷啦。」

「我係受害者,佢地要虐待長者,冇法啦。」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七)李國章回到座位,被記者包圍。「我做咩要辭職?我犯左咩罪?你講俾我聽?我有殺人放火咩?」筆者問劉進圖的文章是真是假。李斷然否認。筆者質問,他是否表示劉進圖說謊。他辯稱不知劉的資料從何而來。其他記者繼續追問,他說:「佢話我有做過,證據係邊樹呢?叫陳文敏出嚟講中間人係邊個囉。如果佢講唔出啲人出嚟,你地自己判斷啦。」「我係受害者,佢地要虐待長者,冇法啦。」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梁智鴻與學生談判,條件是讓校委自決去留,願意留下的校委便與學生對話。但須屏退一般媒體,只許校園傳媒在場。此時李國章又想鬆人,學生自發一再攔下。
學生會最終決定,以噓聲趕走李國章。校長馬斐森,梁智鴻等六名校委,留在會議廳與學生會談。

李國章一再揚言遭受禁錮,學生終決定在詈罵中趕他離開。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九)李國章一再揚言遭受禁錮,學生終決定在詈罵中趕他離開。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 * *

突入會議廳,並與李國章對質的主力之一,港大文學院學生,也是本土民主前線成員(下圖)。

將近凌晨,在大堂赫見一位不像傳媒人的伯伯。原來他的女兒是港大二級生,正在會議廳內。

問伯伯是否擔心女兒出事趕至,「有咩事啫」,伯伯說唔係擔心個女,原來他也是97年畢業的港大校友,和女兒一樣,都想維護港大學術自主。

遇事最淡定的校委,顯是校長馬斐森。除了言辭鎮定便給,也不拘小節,很快習慣記者和學生們,都站在桌上的境況。接下來他為省事,就直接跨上面前的桌子,跳到學生面前。

* * *


學生與校委會談結束。學生會批評多架警車駛到校園外,警察亦在紐魯詩樓出沒。校方則稱沒有召警進校,只是救護車延誤,由警察護送。

在學生衝擊前,校委否決了再行商議副校人選的問題,維持當初「等埋首副」的原案;但在衝擊後的會面,校方似推翻舊說,毋須再等首席副校,將設時間表加快商量另一副校人選。

梁智鴻謂前後沒有矛盾:若到八月首席副校的人事未定,另一副校(原屬陳文敏的職位)就不宜再拖。但學生會駁斥,所謂時間表根本沒有確實日期,梁推說詳情尚待校委一同協商,不過係繼續拖。

對於教育局譴責,會長強調過去已經做盡聯署、遊行、申訴,會談等和平之路,但當校委怙惡,制度失效,行動是最後手段。

他不覺得行動有予人話柄的反效果。認為若無行動令校委正視訴求,不過縱容校委肆無忌憚,任命會拖得更久。

對於下一步有什麼行動,如遭學生唾棄的李國章再來開會,會怎樣招呼,學生會說要再行與同學討論。

梁智鴻解釋何謂「向前看」的新方案。但即使不用等埋首副,重談陳文敏的任命,依然要拖到九月。

筆者重聽梁的解釋多次,原擬筆錄,但始終聽不明白,如何說得通,望高明賜正。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十二)梁智鴻解釋何謂「向前看」的新方案。但即使不用等埋首副,重談陳文敏的任命,依然要拖到九月。筆者重聽梁的解釋多次,原擬筆錄,但始終聽不明白,如何說得通,望高明賜正。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馬斐森與盧寵茂的分別。

港大 紐魯詩樓 校務委員會 (十三)馬斐森與盧寵茂的分別。趕去屯門啦。。。

Posted by 蕭雲 on Tuesday, July 28, 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