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晚六四過後,香港到底還剩下多少個「大中華膠」呢?

2020/6/5 — 16:59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昨天六四晚上,警方引用疫情「限聚令」的藉口禁制支聯會三十年來在維園舉辦的六四燭光悼念晚會,可是支聯會的「遍地開花」應變計畫可說依然產生預期的效果。 香港人畢竟人心未死,鬥志頑強,堅韌勇敢,還是走了出來,並且透過網上直播形式,向世界展示出香港在黑暗歲月中依然守護著光輝璀璨的追悼六四歷史,讓憶記得以傳承下來。 而且,在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壓力下,香港人反而更為凝聚起來,增加互相體諒和彼此包容的團結系數,因為大家警覺到面對的是同一個敵人:獨裁專制的中國共產黨!  

昨晚維園在沒有大台主導的安排下,上一輩的悼念「哀思」和新世代的抗爭「亢奮」揉合起來,而後者的熱熾更為強烈,相信將會繼續蔓延。  支聯會還是象徵性的完成了既有的悼念程序,在未能完全控制秩序的情況下,盡量保持著肅穆氣氛,可是,不少人的情緒還是被牽引到本土意識的敏感議題上。 儘管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口號叫得響亮,和應的聲音也不弱,可是相對起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唯一選擇!」和「香港人,建國!」觸動起更大的迴響。 雖然《自由花》和《民主會戰勝歸來》的嘹亮歌聲仍然令人感動,不過《願榮光歸香港》的振奮旋律更能感染著年輕人的高漲情懷!  筆者不禁問:昨晚六四過後,香港到底還剩下多少個「大中華膠」呢? 

事實上,香港人的「抗暴逆權運動」不斷在輾轉中發展,隨著時局的變化而起伏跌宕至今,典型的口號反映出年輕香港年輕抗爭者的不同階段心態和特性:從「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轉為「香港人,報仇!」,再到「香港人,獨立!」,如今已成為「香港人,建國!」。  一年前的自勵互勉式「加油」,至今已轉化為決絕血拼式的「建國」,當然這是由於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持續逼迫施壓,以及警暴肆虐橫行,直接令年輕抗爭者的反彈力量更強,以至趨向極端取態! 明確來說,始作俑者無疑就是共產黨的狂妄和瘋癲,最新強行引進的港版《國安法》完全扼殺了香港的自由空間,火上加油,逼著香港年輕抗爭者別無選擇,「窮途末路」的走上絕境,不得不拼死抗爭!

廣告

筆者自忖,時至今天,要在「中國」這兩個字的意義裡尋找一個足以令自己信服的位置,實在愈來愈困難,甚至可說經已並無立足之地。 「大中華膠」的筆者多年前已開始深刻反思,在政治上完全否定共產黨專政下的「中國」,只是認同歷史上、傳統上和文化上的「中國」,嘗試一分為二在心態上保持平衡。 可是,筆者愈發感覺到這是極不理性和自我放逐的「心理麻痹」,經過昨天晚上在一群年輕人的中間徘徊遊走,更深深感受到時代的變化和年輕人澎湃的力量。 筆者以為,支聯會的中堅分子和支持者大多是「大中華膠」,過去三十年來一直擁抱著的既有的信念和訴求,滿有幻想和聲嘶力竭的高喊著「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等的口號,依然或多或少心繫著他們所認同的「中國」。 可是,這種情懷和期盼在共產黨執政的殘酷政治現實下,不斷受到淘洗侵蝕,漸趨幻滅,「大中華膠」的香港人應該已「花果凋零」了。 

筆者下月便年滿七十二歲,縱然未必毅然退出江湖,可是就算仍在波濤中優悠蕩漾,「大中華膠」的心境應該已大不如前。 司徒華先生已離世多年,傲然矗立的李柱銘已屆耄耋之年,問題並不是英雄遲暮,畢竟時代的巨輪向前無情滾動,如今已是時移勢易的新世代 他們的門生弟子面對衝擊的洶湧洪流,恐怕在浮游掙扎中已再難站立得穩。  香港的新世代屬於新一代的年輕人,「大中華膠」可以休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