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7/30 - 19:23

是你們每一個人的一票起了作用 <3

收到被 DQ的消息,說實話,團隊固然有所失落,但也不無興奮的聲音。面對虛擬的自由、虛擬的議會政治多年,一直苦無突破的香港民主運動走到今日,我們終於見到中共被逼到一個地步,不得不撕下最後一點偽裝,暴露香港從來就沒有「正常」議會政治的事實。

的確,從往績看來,「立場姐姐」是其中一個最沒有理據被DQ的人物;然而今日被 DQ,我並不驚訝,甚至覺得這是對民主運動,更為有利的結果。十分感謝 26,802位投票給我的選民,以及初選投票的 61萬人,但請相信,你們的一票,並沒有因為政權的專橫而被浪費。覺得失望的朋友,請容我解說如下:

對香港而言最壞的情況,就是選舉「如常」進行。個別候選人被DQ,社會快速消化,然後選舉一切如常。初選 61萬人毋懼《國安法》投票的結果,令北京看得清楚,《國安法》已不足以恫嚇港人、完全消除 35+的可能性;而DQ風險較高的候選人成為出線主流,亦令北京無法再透過 DQ 少數人就讓選舉繼續進行。

廣告

逼到中共走到這一步的,不僅僅是甚麼外國勢力,而正正是每一位仍未放棄、仍然傳承著運動精神的香港人。運動精神是甚麼?攬炒啊。反抗,是求生的唯一出路。

自 2016年夏天首宗 DQ出現,香港人早已失去在正常選舉中投票的權利,今日一幕,更是將選舉最後一點神聖完全殺死。香港社會已再無理由迴避事實:這一次大規模 DQ,完全將選舉作為「以神聖一票選出民意代表」的機制無效化,也將鳥籠式選舉吸納、消弭政治運動能量的功能完全扼殺。

議會仍是一條戰線,但相信在所有香港人眼中,「選票」與「民意授權」,在今日香港這個威權政體下的意義與價值,已經完成轉換:從「票選賢與能」去「代表」人民,變成作為抗衡政權操控的政治行動。

感到悲憤、失望、氣餒,是很正常。但來到這一步,香港人,是時候拋開民主運動有「時間表」、有既到計劃與路徑、有「路線圖」的觀念:議會之路,從來就不可能將我們帶到民主化的終點。

從 2019年起,我們就身陷巨大的不確定當中,但正正是這樣的不確定性,打開了香港突破中國死局的缺口。沒錯,香港此去是迎向光明,還是墜落深淵?這一個問題,沒有任何當下在政治場域中的人能夠回答。但縱觀歷史上的民主運動,史書上的記載,當然是有著慣性與軌跡,但身在其中、承受政權壓逼而匍匐前行的反抗者,在投身抗爭的時候,又怎會明確見到成功的方法?還不是以理念為先,面對壓迫仍然一往無前,直到成功突如其來的一日。

Endgame 是一個漫長過程,終點未知。

或者會,在見證成功之前,率先迎來自身的毀滅。昨日,四名學生因言論被以「國安法」拘捕,至今仍在警署被扣留 —— 2019年的傷痕,從未治癒,也從未有一刻被忘記。專制治下,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非「代價」,而是對運動的推進。

五月,華府反擊國安法、宣佈香港不再享有自治地位那一夜,寫下的這段說話,仍然適用:過往一年,香港人憑藉如水的靈活與柔韌,一次又一次創造出新的抗爭形式。小小的香港,竟能奇蹟地突破現實的大國地緣政治框架;進入國際視野的,不是香港的經濟地位,而是無面目、和勇不分、擔起「時代革命」旗幟的抗爭者 ── 正是一個又一個香港人的決志與覺悟,匯水成浪,開啟了本不可能的新路徑。

就是我們這一代,就在此刻;所謂「時代革命」,分野不在年齡,而是我們共同面對的宿命。香港的命運,就由活於這個時代的香港人的意志去開創,絕不要將責任再推卸至再下一代。只要知道仍有香港人未放棄,我們彼此,都要並肩走下去。

各位仍未放棄的香港人,我們同呼吸,共命運,一息尚存,力戰不降。

* * *

「革命是求生,而不是求死。反抗,就是求生。那些覺得攬炒是消極的人,只是未意識到香港已經差到甚麼地步。建制派說,立了國安法香港就會平靜。但如果那安靜是建基於六百幾人被告暴動,那不是平靜吧……攬炒消極還是積極,取決於你看到的香港是不是真實的香港。」

「所以我不是沒有未來,而是為了看到未來,我要打破現在的局面。」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