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26 - 14:02

是你告訴我和平示威沒有用,那麼文明投票呢?

星期日選舉天,看到超高投票率,相信每個人都很忐忑,心裏在盤算:以前沒有在區議會投票今次湧出來的150萬「民意海嘯」,取態如何?傳統智慧告訴我們,投票率愈高,能打破建制鐵票效應,對民主派愈有利;但這個智慧,在社會激烈對立,暴力升級,全城堵路,汽油彈滿街之後,是否仍然一樣?

選舉真好,答案立刻告訴你:保皇黨崩盤大敗,泛民光復十七區區議會,打下地區行政新陣地,又一頁新香港歷史。

幾組數字,值得注意。

廣告

**對比2015年區議會選舉,由於投票率高加上選民登記增加,多了151萬人投票,這些新增選民的投票意向如何?泛民得票由58萬增加至167萬(增幅188%,近兩倍),建制得票由79萬增加至120萬(增幅52%),即是說,新增的150萬票,約72%支持泛民,只有約28%支持建制。這數字很重要,即是說,這些「沉默大多數」,以往無興趣區議會投票的選民,今次蜂湧而出,超過七成都支持泛民,反對保皇黨。

**很多保皇黨,為了向阿爺交代,吹嘘自己得票也有增加,這論述非常滑稽。總體投票人數多了超過一倍,你的票數,也要多一倍,才算能保持優勢;否則餅造大了,你只分得一條毛,好叻嗎?又如通脹100%,你的人工才加了20%,難道還會吹嘘自己努力有可觀回報?例如何君堯,輸了,還說自己選票比上屆多,卻看不見對家的票數如火箭飊升;請何已完謙虛一點,檢視一下自己的不足,這是苛求了。

**大家不要忘記「民意海嘯」的背景:中大一戰與理大圍城後,全港堵路,市民生活不便,西環操盤人開始以為有機可乘,轉風向,鼓吹區選如常舉行,並連續多天在各黨報賣頭版廣告,叫人記住投票,「止暴制亂」、「以選票向暴力說不」,議席零蛋的新民黨葉劉與崩盤民建聯主席李慧琼皆說,輸在「太政治化」,喜歡諉過他人,其實就是你們有份搞出來把政治議題與區議會掛勾,你要怪誰?結果就是被市民狠狠打面。民意很清晰:也許市民不滿生活不便,但市民更不滿政府、更不滿警察暴力,保皇黨詐作不見,就被海嘯淹沒。

**請看看大埔區,政府的如意算盤,就讓吐露港公路被封,就讓東鐵線停駛慢行,大埔區居民是全港各區中,幾乎最無路可走的區域,大埔區議會選舉結果一片黃,奪取全數議席,可見市民眼睛很雪亮,清楚知道問題根由,政府奸計,沒有令他們轉移視線。

**還有天水圍區,又是全部議席一片黃。上兩星期,由於輕鐵停駛,西鐵失驚無神又封站,天水圍居民出入苦不堪言,也是交通重災區,居民同樣沒有中計,以選票製造海嘯。

有人指,若同2016立法會選舉比較,會得出甚為不同的解讀:

**若看整體得票,今屆區議會選舉,泛民與建制得票率大約為57% 對 41%,即是說,與2012和2016立法會選舉相似,「六四比」多年沒有變過。再看今屆區議會選舉比2016立法會選舉多了81萬新選民投票,新增選票,大約 59% 投給泛民,41 %投給建制,也維持「六四比」,即是說,「六四比」這個格局未變,就算投票率高達七成,仍然「六四比」;泛民議席大勝,全因為區議會選舉單議席單票制,多一票勝者全取。(不過,這個選舉制度小選區、單議席單票,一直有利建制派,也是他們有份設計與認可的,他們今天埋怨選舉制度就是輸打贏要了。)

**首先,我不認為區議會選舉的數字應同立法會選舉比較,因為立法會選舉大選區,候選人光譜闊,由最本土到最保皇,由最極端到最大路,由中間派到扮中立派,照顧不同市民口味,而且政治明星多,選擇多樣化,投票率一向較高。

**而區議會是完全兩回事,對選民而言,候選人大部分面目模糊,地區事務零星瑣碎,一向提不起勁去投票;市民今次熱情投票,有很多protest vote,是一場公投式的政治表態,把區議會選舉的關注度,推向前所未有的層次,

**有人會認為,保皇黨仍有四成選票支持,實力不容忽視。沒錯,但最少,唔該,選票證明了,沒有「沉默大多數」支持政府這回事。三百萬人投了票,保皇黨不能再說另外還有「四百萬沉默大多數」,還有沒登記做選民或沒投票的四百萬人,他們大是大非面前選擇不表態,沉默的人將永遠沉默,他們在沉默中隨波逐流、在香港社會中無關痛癢,他們永遠不會在香港的巨變中擔當任何角色。

**沒錯,還有四成人支持保皇黨,他們是發了聲的少數,不是「沉默大多數」,反而,問題係,現在整個專政政府正是制度性系統性地只聽取這少數四成選民的聲音!
二百萬人遊行,減去未有資格投票的學生,大概就是今次投票泛民與本土派的160多萬選民,半年來的歷練,這群人堅毅不屈、有創意、有持久力、有原則、有行動力。區議會大勝,只是一個開始。

半年來的運動,把區議會變成兵家必爭的陣地,改變了區議會選舉遊戲的本質;泛民入主各區區議會,縱是只是諮詢架構,將會掀起前所未見的新波瀾,從下而上顛覆既有的政治生態。

現在,球在北京的場上。選舉遊戲的質變,將不是這一屆的事。泛民在地方架構中「奪權」,北京不會接受;117席區議會界別的選舉委員會議席,北京亦不容有失。今後若還有特首選舉,北京將不可能在選舉前確知結果,正中極權大忌。

中央權貴圈一定在思考,如何改變甚至推翻既存的遊戲規則,不容庶民掌權,一場更激烈的抗爭,源自北京的無底線攬炒大反撲,即將開始。

最後,不知道還有沒有些官員,還僅餘有半分良心,可以聽得進去:民意已經很清晰,趁局勢稍為平靜時,走下選舉結果為你鋪的下台階。

是你告訴我們和平示威沒有用,你是否準備告訴我們,文明投票也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