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其是、非其非」

2019/11/13 — 13:52

今天(十一月十二日)我由下午三點半至晚上十二點半左右也在中大(在二橋、在康本國際、在大學站附近、在信和樓附近),我基本同意中大兩位老師譚蕙芸及梁啟智的報導。

但我想說一下我看到的幾件事。

1)網上有人以「傷者及同學被困山城」或是「警察要趕絕中大生、圍困他們」形容今天。據我觀察中大崇基、四條柱及大學火車站的路障全部是同學起的,因為他們擔心警察會攻入大學。但我沒有看到傷者或同學被困。救護車及同學一直可以自出自入中大。

廣告

2)雖然我絕對反對警察在二橋駐守,但我們不能略去一個事實- 在十一月十一曰早上確實有人從二橋投擲大型物品到東鐡路軌。

3)有網民傳閲一貼文說警察今曰向中大射了一千枚催淚彈。但我估計應該是介乎 80-120 枚(約六次,每次八至二十枚)。我的估計可能低了,可能是 200 枚或更多。在六月十二曰警察發射了 150 枚催淚彈。由六月九日至十一月初警察共發射了 6,000 枚催淚彈。很難想像昨天中大一天警察已發射了平均一個月的催涙彈量。其實就算是我估算的百多二百發已是不能接受,因為催涙氣有毒、催涙彈頭無眼,可以造成嚴重傷亡。

廣告

4)今天有 50 多同學等受傷了,有 16 人已出院。大部分也應是被催涙彈頭及橡膠子彈所傷。有一個傷勢嚴重。這些都使我痛心。但我不認為用「war zone」、「屠城」、「大屠殺」、「激戰」、「六四」、「日軍清鄉」這些字眼是合符事實的陳述。我全日差不多十小時在校內各處觀察,絕大部分時間大家也可以安全的自由行走,也是示威者在築路障。我想用上述強烈的字眼可能是想表達憤怒的心情,因為我在現場也看到同學情緒激動、痛哭失聲。但我希望大家陳述必須合符事實,不要火上加油。因為只有這樣長久才可以建立公信力。

我今天在中大和前缐傾談,他們一直要求警察撤離二橋,但到晚上警察真的撤離時,同學仍在加固路障,準備如果警察攻入時抗爭。為什麼?因為同學根本不信任警察,因為警察過往說了謊言,又常用言詞狡辯。

但今天,我也看到反修例陣營和事實不符的陳述。最近我常常在想,一個如此撕裂的社會如何可以修復。我們要求有獨立調查是因為社會需要真相。但真相不是只從獨立調查那?來的。真相也掌握在我們每一個人手中。例如我們發放資訊時要 fact check。例如我們在陳述時用詞要合符比例。例如我們可以親自去現場做見證,不要只在鍵盤上以激烈言詞號召。對我來說,那些自己處於安全之境,卻在不斷叫人出去抗爭的激動呼號是不負責任的。

面對政權的謊言及不仁,我們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是我們可以選擇以最接近自已觀察到的「事實」挑戰謊言?

說多了,如果冒犯了大家,對不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