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誰最不想香港再出現選舉?

2021/1/15 — 23:12

圖片素材來源:葉劉淑儀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葉劉淑儀facebook

日前,我在游老師家中,與他一同分享大瓜樂的烤雞餐。游老師用「反胃琼」和「假博士」雙排頭的立法會工作報告墊骨;他盛讚工作報告的紙質一流,吸油能力極高。我卻發現他根本沒有拆信,明顯在他眼中,這份報告與 Kina Daily一樣,等同垃圾!不過,我們當晚的討論焦點並非「反胃琼」和「假博士」,而是素有青山童姥之稱嘅:孽瘤。

青山童姥身邊最多的,就是一班孽畜;近期曾為黨、屌家超的大圍捕,令香港成為東方之柒,阿爺實在多得佢地唔少。那身為孽畜之瘤,又豈能為禽獸之後呢?所以,青山童姥就不停高唱國籍法,要為阿爺正本清源,甚至大打開口牌,變相協逼全國傀儡常委會再次釋法!這次寵幸香港的重點,在於重新解釋香港永久性居民定義,等同只擁有天朝蟻民單一國籍,日後凡擔任特衰正苦的公職人員、參選各級議會,甚至投票權,都只可以是天朝蟻民國籍所擁有;若有雙重國籍,不但不能參選,更不可以投票。在釋法的密摺中,更不排除要求擁有天朝蟻民國籍的香港人,是要效忠天朝「及」香港特衰正苦,即雙重效忠;這是有別於現時一貫用法,單位只有一個:天朝香港特別行政衰。

天朝在全面練死權之下,明顯只有勁共人造人可以管治香港;非我族類者,就好行夾唔送!雖然在政界,眾所周知孽瘤已經不是第一次「柒唔切」 ,但孽瘤唱得快,柒定有古怪!游老師問我:「美德呀,你認識為今次孽瘤為什麼又搶住嚟柒呢?」我說:「佢點會放過任何可以上位嘅機會呢?癡膠線嘅青山童姥係有兩個心,就係野心及唔甘心。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佢身穿一套全紅套裝,做左大半篇外媒訪問,彷如下任特醜嘅姿態,令大大一睇到就噴飯,仲差D啃親,就知佢野心有幾大。現在,佢明知阿爺想全面練死香港,佢搶住去表態有幾柒,好正常喎!何況國籍法一經解釋,佢就有首功,仲阻晒一班真~香港人參選、投票。咁佢就有機取代㐂娥妹妹啦!」

廣告

游老說:「這兩個分析不錯呢!不過就流於表面原因,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呢!特別是第二個原因,若國籍法可以阻止真~香港人參選及投票,那便大錯特錯!因為可以移民的縱然不是中產階層,也是下流中產階層,這幫最有能力的高知識份子被逼放棄香港,孽瘤只會再一次令大大噴飯,因為她的膠見,挖空了香港的人才,而這批用腳投票的穩定力量,正是大大的攏絡對象。而抗爭派、心懷獨意、有九成不滿特衰正苦的年青人,大部份是沒有經濟能力可以遠走他方的。若然天朝要行形式主義,他們便送你一個表面效忠,然後繼續參選、攻城略地,在體制內,與你『玩內爆、鬥長命』,那肯定較蘇東波劇變更具毀滅性,屆時孽瘤即使化成白骨,也肯定會被鞭屍!」

「只於第一點嘛?我們只看到天朝只讓勁共人造人治港,只想阻止真~香港人奪回香港。卻沒有看到現在,是誰最不想香港再出現選舉?又是誰鼓勵孽瘤繼續吹?這才是關鍵。」

廣告

被游老師一言驚醒夢中人,我便回想起2003年50萬人大遊行之後,獻世派首次出現滅頂大敗。之後,西廠大幅調整了管治策略,時任二太監李肛在內部會議上,明言西廠在港的工作只有一個,就是選舉;並定了「選舉結果,是檢驗西廠工作的唯一標準」,要不惜一切支持「爛泥扶唔上壁」的獻世派。在這個指導膠見之下,西廠的地區管理權力,便下放到三個工作部,即是香港營、九龍營及新界營。各自讓他們制定選舉策略,所以當時便有所謂「三個一工程」、「五聯五有」等策略;並與特衰正苦苟合定出:「制度傾斜、資源傾瀉」的方針。之後便是我們看到的結果,大量正苦委員會由獻世派包攬,令到大量長者出現三高問題的蛇餅齋粽,一年367日都無限量供應了!

這種權力下放雖然會造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卻持之有效。直至去年區議會選舉,獻世派完了!據天朝軍機處的資料反映,年青人支持獻世派的選票不足10%。首當問責的當然就是西廠青工營的太監。你繼兒公公、陽成萎公公先後被流放到新界營、香港營吊命!問題就來了!三個工作部是前線主戰營,你繼兒公公、陽成萎公公從前在西廠,只懂與香港精聯那群富二代、權二代圍爐吃鮑魚,出入的地方除了西廠,就只有會展,或是中上環一帶的私人會所。離地的他們,不但是造成香港年青人討厭阿爺、討厭獻世派的主因;他們更不諳選舉,去年區選,新界營竟然是靠得罪人多,禮義廉沙田區主委羊咖哩督軍,那已經是未選已穩輸了!

按這種思路分析,孽瘤的分文黨與公記,有呼吸都知是西廠及新界營:叫雞在一起的結果。也因為這個貌合神離、利益結合的原素,去年孽瘤便成功令公記連根拔起,完美演譯獻世派版,宇宙級攬炒!所以每當反胃琼在立法會大叫攬炒派的時候,傳媒不難發現孽瘤往往默不作聲,因為說攬炒功力,誰比青山童姥更厲害呢?既然主戰的工作部不懂選舉,以沙田作幻想根據地的孽瘤也知道他們不懂選舉,更知道若然今年九月有選舉,分文黨仍以西門梓敬搭獻世三杰(連結

之一的陳廁壕出選,分文黨豈不是未出選,已輸突?孽瘤既知道主子不想選舉,便表態唱定先了!

游老師聽罷我的分析後說:「沒想到你如此關注孽瘤呢!難道你不怕反胃嗎?」我說:「青山童姥為害香港,此等孽畜人人得而誅之,妖婦當滅!」游老師老懷安慰地,撕了一根雞腿給我說:「多吃一點,妖邪誅不盡,加油吧!」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