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的小角色

2019/11/14 — 18:1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我在十一月十三日凌晨五時的一個面書貼文引起了很多爭論及批評。我書寫那文章的本意是,我認為抗爭是長遠的,如果運動要長遠得到市民及世界的支持,陳述就必須要盡量貼近現實。因為我相信真相可以幫助我們對抗政權的不公義。

我明白運動走到這一步,政權仍漠視抗爭者訴求,大家看到很多警暴,悲憤莫名,但同時大罷工又遙遙無期,因此前缐的年輕抗爭者正在和警察武力極不對等的情況下犯險以武力抗爭希望使市民「被罷工」。

我十一月十二日下午三點半左右在中大二橋遇到一個年輕男性痛哭失聲,情緒激動。我和一個 first aider 嘗試安撫他。但同時由上午開始,我不斷在不同群組收到訊息説中大被恐襲、碧秋樓電腦系統被攻擊;同學以火燃燒垃圾建造兩個路障,火光熊熊的照片在網上傳播,又有人説成是中大被警察火攻;同學以火造路障時被燒傷又被傳是被警察燒傷。

廣告

我的判斷是,如果真的和警察開打,同學根本不會夠打,只會白白犧牲。我擔心網上的不實陳述會火上加油,使現場有些同學情緒更激動,因此我不斷在一些群組呼籲大家不要轉發未經証實傳言。在同日下午 4:42 分我也在面書呼籲大家不要轉發不實訊息,例如有人說警察圍困中大。我很遺憾有些人自己處身安全之地,但又不斷轉發情緒化訊息,如「屠殺」等,號召人入中大。

我文章有四點。首先因為我觀察到物資及支援一直可以自由出入中大,因此我不認同網上有些陳述說中大被警察圍困。第二,我觀察到是抗爭者希望用二橋作基地阻塞東鐵路軌才引發和警察的對抗。第三是關於催涙彈數目。第四是我希望網上言論可以更合符比例,不要用「屠殺」、「屠城」那些我認為不合比例的字。

廣告

由於大量針對我的批評是基於我對催涙彈數目的估算,因此我在這?詳細回應。 我是社會學家,因此會作出長遠比較。由雨傘到現在所有催淚彈數字也是以發/枚(rounds) 計算,不是以彈頭計算。例如 2014 年 9 月 28 日 87 枚,2019 年 6 月 12 日 150 枚,今年六月到十一月初全港 6000 多枚,前天全港八區 1567 枚。

如果我要以一個社會學家角色寫這個運動,我不能在寫到中大時就突然以彈頭計算。

如果大家覺得警方一直公佈的催涙彈數字有問題,不應以發計算,要以彈頭計算,為什麼以前沒有人提出?

以下附一個記者朋友的分享:「大家喺計算彈藥數目時,唔好用彈頭為單位,應該以彈殼為單位。槍射催淚彈有 5 粒彈頭,催淚手榴彈有 23 粒彈頭,而彈殼寫有“cs”既先係催淚彈 “R”係橡膠子彈」。

我十一月十三日凌晨五時發文時很可能低估了催淚彈的數目,因此我在早上上調至 200 多枚或更高。就算是 200 發或更高已經是完全不能接受,沒必要以一個非常高,如一千發或是後来的 2300 多發去表述。

我認為,如果估算當日單是中大就發射了一千枚,或是 2356 枚是難以想像。因為數算催涙彈不應數彈頭,而是數彈殻。一個手榴催淚彈有 23 個彈頭,而槍射催淚彈則有 5 個。換言之,如果中大拾到 2300 多個彈頭,又全數由手榴催涙彈所發出,那數字就要除 23,即 100 發。但如果全部彈頭都是由槍射催淚彈發出,那數字就會是 460 多發。因此,根據中大拾到的彈頭保守計算,催涙彈數目可能在 100 至 460 發之間。

如果單是中大就有一千發或是 2356 發,那天全港八區開花,那數字如果外媒或歷史/社會學家以後查證也會疑惑。不論是 100 發、還是 460 發,還是更高,警方使用催淚彈已完全失控,是我從來沒有否定的事實。2014 年 9 月 28 日警方發了 87 發已令全港震怒。但在十一月十二日全港各區就發了1567 發。昨晚有一個年輕示威者給催淚彈頭射中頭部,情況危殆。我自己十一月三日在灣仔做硏究觀察時就給催涙彈擦中右臉。催涙彈一發也太多。

在這樣一個時代,我一直嘗試用一個市民的身份承擔起我對抗不義的責任。我曾寫公開信批評政府處理反送中的手法。由六月至今,我為香港媽媽反送中起碼草擬了十個聲明、參與了他們籌辦的二個集會;也在反警察性暴力集會上發言,參與了其他聲明的草擬,也常常到示威現場。

但我同時也是一位社會學家,一位硏究者,我必須堅持我的專業良知(professional ethics)書寫我所觀察到的。當然我的觀察也有很多限制,這個我從來沒有否認,而我也樂意修正;因為對真相的堅持,不但是社會學家的責任,也是文明社會的根本,更是歷史的基石。有朋友和學生告訴我,可能如果我那個 post 的標題不是「是其是、非其非」,那負面迴響可能不會那麼大。不過我會保留那個 post 的標題,因為它已是歷史的一部份。

昨天有人在網上散播謠言中傷我,說我在十一月十二日在中大和學生口角,也有說我十一月十三日凌晨十二點半離開中大時被人指罵。我在此澄清,這完全不是事實。對於這些謠言,我很遺憾。但一個這樣大型的運動,這樣的事應該是難以避免的。我會以謙遜的心去接受建設性的批評,但也會堅守我所相信的價值。這兩天我收到很多很多朋友的鼓勵,謝謝您們。時代如此,我們只能盡己之力,勤勉的奮鬥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