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革命半年結】政權人民拉扯 強硬手腕激民憤 懷柔分化會否見效?

2019/12/7 — 22:48

6 月 9 日 103 萬人遊行,為反修例示威拉開帷幕,運動持續半年,警方濫權濫暴無日無之,示威者的武力亦不斷升級,由「和理非」示威陸續轉化為勇武抗爭,及後更多次發生「私了」、「裝修」等,半年間近 6000 人被捕;運動踏入半年之際,《立場》從多角度回顧和展望運動的事態演變和後續發展。

被譽為「好打得」的特首林鄭月娥硬推「逃犯條例」,觸發 6 月 9 日 103 萬人遊行反對修法,惟遊行尚未結束,政府即在當晚 11 時發新聞稿,指條例會如期在 6 月 12 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不少建制中人曾言,政府此舉錯過平息民憤的最關鍵時刻,令民怨進一步升溫。

「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

廣告

到 6 月 12 日,逾萬人包圍立法會,警方首次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林鄭月娥及警方均以「暴動」形容示威,林鄭月娥在同日早上的專訪中,談及「賣港」指控時一度落淚,但強調自己不會撤回草案。

政府以警方清場回應訴求,一石激起千尺浪,林鄭月娥在 6 月 15 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例及重新展開諮詢,但她在記者會中,三次形容警方執法是「天公地義」,拒絕收回暴動定性,政府再次拒絕回應民間「撤回」條例訴求,對暴動定性寸步不讓,當晚梁凌杰以生命控訴,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其後引發香港以來最大規模的「200萬零1個人」遊行,「五大訴求」正式成為運動主調。

廣告

即使林鄭月娥在 6.18 遊行兩日後,再次就事件致歉,但多次表明不會答應五大訴求,7 月 1 日示威者撞毀玻璃闖入立法會,示威者在立法會會議廳外的園柱上,噴上「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最終警方再次清場。

但示威者的激烈行為,未有引致民意逆轉,7 月 9 日,示威者攻入立法會後一星期,林鄭月娥指條例已「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兩次百萬人級的和平遊行,政府並無正視,包圍闖入立法會,政府才宣布條例「暫緩」及「壽終正寢」,亦為及後示威愈見勇武埋下伏筆。

林鄭月娥:示威者「玉石俱焚」會推香港走上不歸路

反修例運動在七月後走向偏地開花,多區先後有光復遊行,其中 7 月 21 日有示威者包圍中聯辦大樓,並以漆彈掉向大樓的國徽;同夜,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林鄭月娥翌日見記者,發言時先強烈譴責中聯辦國徽被塗鴉,其後才譴責元朗事件,被批評國家面子比人命安全更重要。

開花示威持續,政府遲遲拒絕答應五大訴求,示威聲浪繼續增加,到 8 月 5 日爆發全港「大三罷」,以罷工、罷市、罷課的方式爭取五大訴求,同時多區都有嚴重堵路。警方則以鐵腕方式鎮壓,發射約 800 枚催淚彈,林鄭月娥則指示威者「玉石俱焚」,會推香港走上不歸路。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只有撤回修例成功爭取

示威愈見勇武,政府不斷譴責的局勢持續到 9 月,新學年展開,大專、中學以至小學都有罷課等表態行動,政府最終在 9 月 4 日宣布撤回修例,但仍堅拒其餘四項訴求,拒絕 6.9 百萬人遊行已歷近三個月。運動陷入膠著,政府繼續依賴警方「平亂」,《路透社》曾爆出林鄭閉門錄音,指政府除了三萬警力什麼也沒有,林鄭往後的撐警立場更見鮮明,多次公開表態繼續支持警方執法。

拒批不反停港鐵 引特權法立蒙面法 市區猶如宵禁

強硬清場鎮壓成效不彰,政府亦開始改變手法。7 月 27 日,市民鍾建平發起「光復元朗」遊行,警方拒絕批出不反對通知書,以首次有反修例示威被警方禁止,但鍾建平繼續「一個人遊行」,響應市民迫滿整個元朗市區,事後鍾建平被捕;此後多次反修例遊行示威都被警方拒絕,評論質疑警方的做法是想減少「和理非」參與遊行的意欲。

除了不批出不反對通知書,政府是大股東的港鐵亦似乎有意「配合」,8 月 22 日,大陸官方《人民日報》批評港鐵,派專列護送黑衣人,應掂量輕重,到 8 月 24 日,港鐵在觀塘遊行前,已率先宣布九龍東多個港鐵站提前關閉,亦令港鐵被批評是「黨鐵」,之後數月全港的港鐵站都成為示威者破壞的目標。

到 10 月 1 日爆發「沒有國慶,只有國殤」遊行,同時各區有人士堵路,警員更在荃灣近距離向一名示威者左胸開實彈,擊中中學生曾志健,三日後,政府宣布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

雖然林鄭月娥在記者會否認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只強調希望禁蒙面法可以協助警方執法,但集會遊行被拒、港鐵提早關閉、動用緊急法,局勢已形同宵禁戒嚴。

止暴制亂成主調

香港的緊張局勢持續,中方的初期亦由初期觀望態度到主動表態。港澳辦 7 月 29 日首次開記者會回應香港局勢,指中央堅決支持林鄭月娥和警方,強調暴力行為嚴重觸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及後另一記者會稱「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之後官方媒體高調訪問香港警察,例如「光頭警長」劉澤基、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展示強硬支持警方的立場。

國家主席習近平更在 11 月 4 日,突然在上海會見林鄭月娥,自運動爆發以來,首次公開表態「高度信任」林鄭月娥,11 月 14 日後更在外訪時放話,指「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此後,「止暴制亂」成了特區政府官員、建制派和警方的口頭禪。

懷柔分化成效未明

硬手「止暴制亂」的同時,政府亦由初段消極拖延,開始採取懷柔措施,近月多次推出文宣和電視廣告,試圖勸說停止示威,早在 8 月 24 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個人 fb 發圖,指「大家都累了,可否坐下來談一談?」到 9 月 26 日,在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辦首場,亦是至今唯一一場「社區對話會」,政府亦多次以此為例,指政府願意透過對話解決問題。到 8 月底政府推出「珍惜香港這個家」,作軟性宣傳,11 月又推出「與暴力割蓆」廣告,試圖令「和」「勇」分割。

同一時間政府亦不斷強調,持續示威活動對經濟民生的影響,並先後在 8 月、9 月及 10 月及 11 月,推出四輪紓困措施,包括為市民可以分期交稅、免企業部份水電費,豁免 27 類政府收費、發放多一個月綜援金額等。

林鄭月娥亦試圖在政治上消解抗爭,雖然一直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籌備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新任警務處長鄧炳強亦表明不反對設立;一直強硬的警方態度亦有變,鄧炳強 12 月 7 日上京時表示,日後會更「人性化、彈性」處理示威,對掟汽油彈、磚頭、鏹水或放火等,會果斷行動,但堵路或年輕人「輕微情況」,就會人性化及彈性處理,明確要孤立打擊最激進的示威行動。

一系列的懷柔拉攏分化成效如何,目前難以論斷,不過坊間對政府軟性宣傳興趣缺缺,示威者對「檢討委員會」亦「不收貨」,實際成效或許可從 12 月 8 日,久違獲不反對通知書的民陣大遊行看出端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