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革命半年結】近 6000 人被捕 約 500 人控暴動 漫長司法程序可纏繞數年

2019/12/7 — 19:10

6 月 9 日 103 萬人遊行,為反修例示威拉開帷幕,運動持續半年,警方濫權濫暴無日無之,示威者的武力亦不斷升級,由「和理非」示威陸續轉化為勇武抗爭,及後更多次發生「私了」、「裝修」等,半年間近 6000 人被捕;運動踏入半年之際,《立場》從多角度回顧和展望運動的事態演變和後續發展。

根據警察公共關係科本月6日回覆《立場》查詢,由 6 月 9 日至 11 月 28 日,警方合共拘捕 5,889 人,已落案控告當中 939 人,被捕人年齡介乎 11 歲至 83 歲,16 歲以下的有 342 人。另外,近一半被捕者,共 2,345 人是學生;時代革命已半年,但被捕者要面對的漫長司法程序才剛剛開始。

未來數年難正常生活 500人被控暴動

廣告

示威者被捕只是漫長司法程序的開端,被捕者未來數年將面對眾多不確定性,例如可能因被控失去工作,及要遵守嚴苛保釋條件例如宵禁及禁足令等,而影響生活。以 2016 年年初旺角騷亂案為例,其中被控暴動等罪的3名被告,案件須排期到明年 4 月才正式審訊,由案發、被捕、落控至案件正式開審,歷時超過4年。

而反修例運動持續以來,近 6,000 名被捕者當中,僅有不足 1,000 人的案件已展開司法程序,當中約 500 人被控以暴動罪。綜觀相關案件,目前僅有1宗不認罪案件已完成審訊並判刑,獲撤銷控罪的被告僅有 4 人,除極少數認罪案件可短時間內處理外,絕大部分案件仍處於提堂初期階段,並要多次押後以待警方進一步調查,或徵詢律政司法律意見,多宗案件的主控均於庭上提及律政司須同時處理大量案件,政府化驗所亦要應付海量證物化驗等,導致案件多次押後,未能正式答辯或確定審訊日期。

廣告

目前與運動相關及已首次提堂的案件中,暫時未有任何案件轉介高等法院處理,而涉及暴動罪的案件則陸續轉介區院,但仍未有確實審訊或正式答辯日期,包括遭警方實彈射傷的中五男生與另外 6 人被控參與暴動的案件,將於明年 2 月 13 日於區院再訊。

佐敦逾 200 人控暴動兩日內提堂 7.21 元朗至今僅控 6 人

在被捕人不斷上升的同時,亦要留意警方拘捕及落案起訴不同案件的速度,往往有很大差異,例如 11 月 18 日,大批人在佐敦一帶試圖「營救」被困理工的人,警方當晚拘捕逾 200 人並控暴動罪,快速於 48 小時內將眾多被告押往法庭應訊,要分六個裁判法院處理,為單日最多被控暴動被告到庭應訊。相比之下,涉案被告遠少於此案的 7 月21 日元朗白衣人涉無差別襲擊案,事隔逾 5 個月僅有 6 人被起訴,並將於本月19日轉介區院答辯。

另外,由於暴動案件一般會轉介至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處理,根據司法機構數字,被告首次在區院提訊至聆訊的平均輪候時間約半年,故預期這批逾 200 名被告涉暴動的案件,如於區院正式開審,或須排期至明年年中或年尾。

至今未有暴動案轉高院 無陪審團審訊

這些案件在那一級法庭審理亦可能有決定性分別,跟據案例,暴動案一般會在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審理,若在區院審,最高可判監 7 年,由法官作裁決;高院最高可判監 10 年,但就會由法官聯同陪審團審理,由陪審團作裁決。

自運動爆發至今,被控暴動的約 500 人,未有任何一宗暴動案,是轉介高等法院審理,一般而言,案件在那一級法庭審理,是由控方決定,高等法院曾經在蔣麗莉司法覆核案中表明,在香港,只有律政司司長有特權,決定案件是在原訟法庭由法庭連同陪審團審訊,抑或在區域法院只由法官審訊。

但對比 2016 年旺角騷亂案,就有 8 名被控暴動罪的被告,是在高等法院受審,當中 3 人脫罪;20 人就在區院受審,僅得 2 人脫罪。在區院判刑最重的,是被控暴動及縱火的楊家倫,判囚 4 年 9 個月;但在高院,盧建民及梁天琦分別因暴動罪成,被判囚 7 年及 6 年,是案件中判刑最重的二人。

保釋金可高達20萬元

除了等待司法程序外,被告的經濟壓力亦十分沉重,就算不考慮日後的律師費,保釋金金額亦不菲,目前案件中最高的保釋金金額為 20 萬現金,亦有部分被告保釋金達 10 萬元。另外,兩名破壞屯門輕鐵站設施的學生被告,認罪後遭須各自賠償14萬元,有網民一度打算為此發起眾籌協助他們。半年過去,反修例運動中近1,000名被告的漫長司法纏繞,才剛剛開始。

多人被控暴動罪案件

-11.18聲援理大案: 242人

-9.29反極權遊行:  96人

-7.28 上環衝突:  44人

-10.6 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28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