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間民心在抗爭者一方 勇武謹記 Be Water

2019/11/20 — 18:48

【文:沈墨】

現在,真是一天都嫌長!對於勇武派在中大一役、理大一役是否中圈套,和理非或覺得守兩次陣地戰於事無益,但應理解在警察行止失控,前線示威者又受悲情與恐慌籠罩時,實難有周詳之應對,和理非亦無作出任何譴責或批評的理由。

圍攻中大理大無助平息局勢,更似急於交功課

廣告

為甚麼圍攻中大、理大?分析很多。但此種圍而不剿的策略,在個人看來,實則與恫嚇港人要出解放軍卻只讓他們「自發」清理路障一樣(若真是自發,解放軍的軍紀能散渙至此,也實在令人感到不安!)說明中共尚未下最後決心。習近平喊了狠話,加上極左派路線有其慣性,圍攻中大、理大無論背後有多少所謂戰略考慮,但這種圍城式的策略實更似急於交功課,以回應習的強硬喊話。其因是,圍攻中大、理大的時候島內四處開花的景象不僅沒有任何平息跡象,相反已成常態(催淚放題亦如是);即使警方攻入理工逮捕所有人,但對平息事態一點幫助也沒有。指揮這場圍攻的人當然不會看不到,而是他們已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去尋找可以冠名的敵人,試圖以壓制勇武派向上交待。現時,文官已無法制約武官,武官受命於極左路線,在習未下決心去承擔千古歷史罵名前,中間環節的執行者再大膽也不敢在還有公開直播的情景去做「血洗」這種事,也就是說這個圍攻,實質是個不上不下的局(除非勇武派因絕望與恐懼而走向另一極端,慶幸至今未發生!)。極左若要為押後、撤銷區選而製造事端,反而更可能利用其他勢力或方法去幹不可見光之舉。

極左執行者的焦慮感與危機感不比抗爭者少

廣告

現在,天秤開始出現傾斜,一邊是高等法院裁定特區政府推出的禁蒙面法部分內容違憲,警方已經暫停執行該法;另一邊是美國參議院亦已全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管中共對兩者的反應如何,制衡作用肯定會產生,區選得以進行的機會又添一分。所以,雖明知沒甚麼用,但還是衷心希望勇武派回到 Be water ,莫再以己之弱勢對暴政之強勢;區選,這極大可能是讓事態透過政治解決的最後機會,亦可能是讓習近平有理由轉彎的一個機會。至於,法工委、外交部至今說了些甚麼實在沒有必要太在意,因為這就是他們可以說的最政治正確的東西(他們一樣要交功課)。在如今陰晴不定,計劃遠遠趕不上變化的局勢下(中共的策略亦會因為外部環境的變化而調整),個人始終相信極左路線執行者的焦慮感與危機感不會比抗爭者少(如上次所說,習近平殺氣騰騰的表態對他們同樣是個巨大壓力)。而時間與民心卻一直在抗爭者這邊,保持韌性與靈活始終是不二法門。

作者自我簡介:澳門廢佬,有摩托有負債,無自由!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極左路線執行者的焦慮感與危機感不比抗爭者少」。

  

發表意見